「阿兄,你看多桑把國旗這樣畫,叫我怎麼交啦」
「幫你畫還不高興,阿國旗不是這顏色是什麼色,鬼才看過白色的太陽」
「人家陸皓東畫的本來就是白色的」
「他不識字你也跟他一樣蠢喔,你真笨」 「你看人家日本國旗是白色的嗎,胡說八道」
「你什麼都日本,你汪精衛啦」(北京話)
「你不要以為北京話我聽不懂喔」
「你漢奸走狗你汪精衛啦」
「惡妻孽子,無法可治啦」

相信聽過「多桑」一片的人應該不少,都知道是吳念真以他父親一生為藍本所拍的電影,但我想看過的人可能不多。我自己也是在高中時接觸到劇本書,但一直沒有機會看到電影,就連學校蒐藏數量龐大的視聽中心也沒有(連錄影帶都找不到);原因是這部1994年的電影之後並沒有翻製成DVD,直到今年才出DVD,而且數量不多。

每當他人問起父親的年紀,多桑總是回答,「我是昭和4年出生的。」故事從吳導緩緩的口白開始。日本時代出生的多桑,日文名為SEGA,總是以日本為依歸,日本製的最好、聽日語廣播、連胸部都是日本女人的大小剛剛好。這樣的一個父親,只會說河洛話跟日語,與受國民黨教育長大的孩子價值觀當然是相衝突的;於是我們看到|SEGA幫女兒畫國旗作業時,把所謂白日上了紅色,只因為他覺得太陽是紅色的,日本不就是這樣?看籃球比賽時,不看好自己的國家隊,跟兒子起了爭執;到了晚年,因為跟孫子無法溝通,而感嘆說「兩個台灣人,生了一個外省囡仔」。

嘉義出生的SEGA,後半生都在礦區度過。電影除了敘說一個人的生命史外,也見證了台灣礦區的興盛與沒落。SEGA是一個可以讓颱風天掉落的大石頭放在家裡三天不管,把鄰居事擺在自家事前面的男人;偶爾假藉看電影的名義偷上酒家,叫小孩幫他掩飾;隨著金礦的沒落,SEGA也失業了,取而代之的是打不完的麻將以及拜訪當舖;之後村子也隨著金礦的沒落而凋零,SEGA也改行當採煤工人;退休時,當了二十多年礦工的他,退休金僅有二十多萬。五十六歲那年,SEGA跟他其他的礦工兄弟一樣,得了矽肺病,除了跑醫院外,還常需在家裡補充氧氣,孫子稱這是「充電」,人生走到這步,SEGA知道來日無多,想圓一輩子的夢想-到日本去看皇宮和富士山生做什麼款。就在出國的前四天,SEGA又再度進入醫院,只是這次再也沒出來過,在某個下雨的夜裡,SEGA自己爬出窗戶,留下滿是泥濘和雨水的身軀。

SEGA是許多上上一代台灣男人的縮影,陽剛,對妻、子的愛若有似無,愛從不說出口。辛苦一輩子等孩子長大,但自己已變成老朽不堪。那個時代的人,除了生活上的困境,還有另外一種文化認同的壓力。他們面臨失語的危機,自幼所學的日語,在迎接「祖國」的一夕之間,變得毫無價值,也失去了文化認同。

多桑一片由蔡振南擔任主角,他雖然不是演員出身,但是我一直私心認為他是台灣電影最佳的男演員。當然也許也跟他飾演的角色多半滄桑、草根性強有關。多桑的後半段都在描述SEGA的病情,光聽蔡振南咳嗽的聲音,看他的樣子,在螢幕前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遑論他在劇中所得意時散發出的那種豪爽,或是失意時的那種落魄,都詮釋的入木三分。當時的蔡振南有在吸食安非他命,這件是劇組並沒有很多人知道,但吳導知道。每次只要看到蔡振南開始冒汗、發抖,就知道他的癮又來了;吳導就會喊卡,說他要思考一下這個鏡頭,常常一停就是半個小時,讓蔡振南去過癮一下。劇組人員常會跟吳念真說,吳導你這樣我們很難拍耶,吳念真也只能苦笑。

全片都是由長鏡頭所拍攝而成,延續台灣新電影風潮的風格,當然可能也跟侯孝賢擔任監製有關;大家都知道侯導最喜歡的就是長鏡頭。這部片據吳導所說,原本他要拜託侯孝賢拍一個有關他父親的故事,但侯孝賢跟他說,他是你多桑還是我多桑,你比較了解他還是我比較了解他?於是這就成了吳念真電影執導的處女秀。

女主角是由蔡秋鳳所飾演。片中可以看到,女性在那個時代扮演的角色,地位很輕微,但是很重要。相較於在家沉默寡言的多桑,家裡大大小小事都是由母親撐起,男人失業時,更是一肩扛起重擔。曾有人問吳念真,你都拍了你父親的故事,是不是也該拍一下你的卡桑,吳導笑說,我多桑不說話都拍成三個小時的電影了,我卡桑拍下去可能會沒完沒了。

不過很可惜的,這部電影在國際上並沒有發光發熱,在義大利跟希臘的兩個影展都有獲獎,但影展規模不大,吳導也沒有擠身「國際大導演」的行列。我想原因是多桑的台灣性很強,台灣人看了很容易有共鳴,聽到電影裡面所使用的語言也能有會心一笑,但外國人怎麼能夠理解那個時代的哀愁以及喜樂呢?不過我想能否得獎也不是吳導關心的重點,也不是他拍這部電影的原因。

電影裡面許多橋段都是讓人忍俊不住的,舉個例子來說。村莊的選舉是大事,原本離開的親朋好友都會藉著這機會返回故里,SEGA比任何人都熱中催票。

「林財旺一票」、「林財旺一票」、「林財旺一票」(報票)
「清一色啦,咱錢沒有,志氣還在啦,全村這麼合作,穩的啦」
「阿怎麼才三百八十六票而已,不是有三百八十七個票,怎麼少一個人」
「不行,這要查清楚,看誰沒投」
「阿SEGA你不要那麼囉唆啦」
「不行,要抓出來看哪個人那麼難相處,清一色大家都投了,只有他一個人不出來投」
「SEGA你不要這樣啦,這樣那個人被查出來會很沒面子」
「他都沒在怕村子沒面子,還怕他沒面子。你們這些人就是這樣,村子會敗壞都是你們這些人」
「好啦,不要吵了,有一個人沒領票」(選務人員)
「第二鄰一個叫做連清科的啦」
「連清科……..」
「阿幹您娘SEGA不就是你」
「……阿我忘了投,忘了領票,今天忙一天…..哈哈」

偶來的歡樂還是無法掩蓋全片沉重的基調。

多桑的主題曲「流浪之歌」獲得當年金馬獎最佳電影主題曲,主唱者也是蔡振南。蒼涼的歌聲聽了真是會讓人留下眼淚,另外蔡振南也為這部片寫了同名曲「多桑」,同樣值得一聽。

我在高中時先接觸到劇本書跟原聲帶,一直想要親眼看這部戲,知道出了DVD以後異常興奮,但也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買到。有興趣,但沒機會看電影的版友可以先看劇本書,我必須承認我看了劇本書後的衝擊比看完電影大。也許是因為已經在腦中反覆這些未曾看過的鏡頭太多次了。一堂社會學的課討論後殖民時曾經討論到這部電影,教授認為有點太過搧情,但我不這麼認為。對吳念真有興趣、或是對台灣1950年前後背景有興趣的人更是非看不可。我衷心感謝吳導給我們這麼一部電影,為他的父親,也為那個時代許多的多桑做了一個註腳,雖非完美,但卻真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