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九九九年的十二月十三日,一支對我來說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球隊解散了。
那年,我十五歲。

那天晚上,我流了三次眼淚。第一次是看到任中傑領隊在電視螢幕裡跟球迷敬
禮道歉時;第二次是聽棒球天地時,有一個女球迷打電話進去也一直哭,聽到
她哭,我也不自覺地哭了;第三次是廣告中放了味全的廣告歌,聽著味全,we
can的口號,只覺得好諷刺,於是又掉下了眼淚。

雖然隔兩天就是期中考了,一點也唸不下書。躺在床上想著這支球隊過去伴隨
著我的日子,總覺得世界末日就要來了。

回想著小學時偷偷開收音機,把耳朵貼在旁邊小小聲地聽,因為現在是唸書的
時間;想著黑暗時期的味全有一場對當時的俊國第一局就打了十四分,還記得
主投的是陽介仁,結果同學打來很興奮地跟我說味全驚人的表現,我為了不讓
媽媽發現我在偷聽,還要裝著很開心的樣子,其實早就暗爽到內傷;還有三連
霸時期我去看總冠軍止贏了一場,那時單純地想,以後總會有機會。沒想到在
陳金茂擊出了最後一支安打,我在電視前尖叫以後,就這樣結束了,沒了。

是因為棒球而我愛上了龍隊或是因為龍隊我愛上了棒球?

每當人家問我支持哪一隊的時候,我總是笑笑地說:「一支偉大的球隊。」對
新球迷來說,他們永遠不會了解什麼是味全龍;對老球迷來說,也只有三商或
時報能夠了解沒有球隊可以支持的痛。每當看到球迷互相攻擊或是保護自己所
喜愛的球隊時,總覺得好幸福啊。的確,有一支可以支持的球隊是多麼美好的
事情啊。龍隊解散後我一直無法拿起別顏色的加油棒,紅色的加油棒深藏在我
的櫃子裡,伴隨著它的是老台北球場的一罐紅土。

只是,龍迷跟龍隊的愛情沒有結局。

曾經的紅色狂潮,今日只剩腦海中的回憶以及泛黃的剪報。黃平洋陳金茂呂明
賜羅世幸李安熙郭建霖艾勃陽介仁黃煚隆孫昭立張泰山陳大順葉君璋武建州陳
炳男坎沙諾賈西史東徐總許聖杰黃文博郭一峰...,永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們
;他們現在有的在賣便當,鋪馬路,敎球;SO WHAT?是台灣這個畸形的棒球環
境造成的,誰叫我不是魏應行。

早已經放棄有天龍隊會復活的幼稚想法了,但我多麼希望能夠有一天,這些我
腦海裡的英雄們,能夠穿起龍隊的制服,好好地跟我們這些球迷說再見。就算
是三局也好。小時候會埋怨跳槽的龍將,想他們怎麼就這樣把球迷丟下,長大
後才了解到他們在一個不健全的環境下,當然要做一個對自身最有利的選擇。
我們也欠他們一個再見。

八年的時間過去了,仍然持續關心國內職棒,也會進場看球,但再也無法重拾
年少拿起紅色加油棒的時光,再也無法拿起別隊的加油棒。有球隊可以支持,
真的很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rt
  • 那年我20歲
    從職棒3年支持到那時候
    當我知道解散了

    完全沒有感覺
    或著說我的心被掏空了...


    失去了很重要的東西

    最近
    跟我喜歡的女生聊天時
    聊到我喜歡的隊伍
    我很驕傲的說 我喜歡味全龍
    她說可是他解散了
    她有很多球員都到了興農牛
    我知道她想要我說 我也變成興農的fans 想找到我們共通點
    可是我只能笑笑的不回
    我說不出口...

    就算當時全隊球員都到了興農

    可是...那已經不是味全龍了...



    於是好久好久沒看職棒了.....
    也許陸續的聽到一些職棒的消息
    都很難讓我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