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change.gif

經濟學人將2012年/2013年全世界有選舉的國家標示出來,說明了2012年可能是震盪的一年。去年底經濟學人主筆John Micklethwait去年底寫的這篇文Democracy and its enemies,非常有意思,跟大家分享。

Economist Nov 17th 2011

政治總是在兩種層面上操作,一種是立即、務實面上對權力的競逐:像是政黨贏得選舉,成為總理、獨裁者或是國王。但也有另一面向,底層的思想競爭:左翼右翼、自由主義跟專制主義的論戰。有時候這兩種政治會戲劇性的匯合 - 比如說1789年的法國、1917年的俄國、1989年的東歐以及2011的阿拉伯世界爭議性的革命。但更常發生的,尤其是在民民主國家,臉孔的交替比理論快得多,只有在回顧時反而顯而易見。很少英國人在1979投給佘契爾夫人時能了解到她有多重要;更少美國人發現在Barry Goldwater在1964年總統大選遭逢羞辱性的失敗後,反而標誌一種新保守主義的到來。

從這個角度看起來,預測哪年會是政治里程碑的遊戲似乎有點徒勞無功。但2012年是代表關鍵的一年,無論從人的角度或是思想激盪的角度。

聯合國安理會五國成員中,只有英國的David Cameron(多多少少)看起來能穩坐總理位置至年底。Obama跟Sarkozy都面臨總統選舉,而他們有可能會輸。俄國總統Medvedev已經總統大權交還給Putin。同時間中國的胡錦濤以及溫家寶任期已滿,將要在2013年初把國家主席及總理的位置交給習近平和李克強,而現任中國領導人中,大約有70%的人會被更換。

從目前的可能性看來,安理會成員應該不會有多大的改變。Obama跟Sarkozy應該可擺平國內的挑戰者;習近平基本上跟胡錦濤應該也不可能差太多;而Putin已經決定要競選俄國總統了。但戲劇性變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2013年初時可能治理美國的是Rick Perry,法國總統則可能是Marine Le Pen,而Cameron的聯合政府可能會分崩離析。中國跟俄國在政權更迭時也沒人能保證不會出現自相殘殺的情況:胡景濤、Medvedev在2003年跟2008年的無縫接班比較像是例外而非規則。除了這些強權外,從委內瑞拉到台灣,上位者的更換也可能在2012年有更廣泛的影響。

簡單來說,有很多可以進行的 - 如果考慮到思想的競爭就更多了。九零年代蘇聯解體,當時談論到這段終結的歷史,談論到西方自由主義在經濟政治上的巨大勝利,都是十分時尚的一件事。但在過去十年,去談論這些事情似乎變得困難。比如說經濟學人,我們嚮往一個更自由更開放的世界(譯按:應該是指新聞界不夠開放,導致要掌握討論新聞變得更困難)。911事件是個令人驚訝、血腥的事件,它提醒我們一些暴力的小眾並不信仰西方的自由民主。更最近的事件來說,西方世界的金融危機提高了對自由資本主義的懷疑,一如中國 - 一個非民主政體的國家在大肆宣揚一黨專政的效率。

現今,新興世界的威權國家有很多理由去忽略西方世界所宣揚的私有化以及人權價值。亞洲獨裁者總愛提到亞洲價值是不同的(譯按:我們有我們的玩法)。而且有些西方商業領袖也暗自同意這種說法:厭倦了華盛頓的黨派癱瘓或是歐元的功能障礙,執行長們昏厥在北京能快速給予其新工廠許可、通往他們軟體中心的馬路迅速完成,諸如此類的事。

2012年各種思想的衝突應該會更鮮明。西方的現實政治將會回到報復的路子,因為削減債務以及一些困難的決定需要作。這些即將到來的選舉,與其說是「分享成長的收益」(Cameron如是說),不如說是瓜分痛苦。而一些極端立場會被標示,舉例來說,美國共和黨拒絕加任何新稅。左派會大力抨擊銀行家,而右派則會大力譴責官僚。

這些競爭可能會影響深遠。它可能會迫使許多西方國家重整其佔了經濟體中比重過重,卻又提供糟糕服務的公部門。歐洲的產品自由化以及勞動市場,爲從金融危機中求復甦的經濟成長鋪了路。美國可能終於同意削減赤字,擺脫不正常的選區劃分以及去處理金權政治。

但西方世界的思想競爭也有可能變成令人厭煩的。2011年在倫敦及雅典街頭發生的混亂可能是什麼事即將發生的預兆。過去經濟困頓的時期 - 尤其是1930年代 - 告訴我們完全不是好兆頭。移民跟外國人,你們要小心了。

那些中國的茶黨

然而,西方民主國家不是唯一受到攻擊的;獨裁者無法倖免。阿拉伯之春推翻了有些人民不想要民主的想法。中國的某些省份的收入已經提高到跟韓國/台灣一樣,那些人民也期待更多的自由。中國政府也許在建設上很拿手,但在提供健康及教育等基本服務上還是相當糟糕的,尤其是對外來勞工。且其基礎相當薄弱,地方政府有40%的收入來自販賣土地。習近平可能比他的西方崇拜者們更意識到這些問題點:這是一艱困的繼承。至於Putin,相較於政策,選民對油價的關心可以讓他們對目前克林姆林宮那些強盜朋友容忍度高些。

思想的論戰進行中。目前最好的立論仍是自由主義,尤其在新興世界中。從上海到孟買以及聖保羅,政府將經濟限制鬆綁後也讓他們的國民更富裕。但軍國主義、排外主義以及保護主義,仍會是面臨壓力下政客之誘人的選項。這會是個多舛的一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