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20100721_1203.jpg

幾個被斬斷的人頭,在台灣導演魏德聖破紀錄且有望奧斯卡之大作「彩虹勇士 - 賽德克巴萊」的螢幕上飛快且頻繁地交錯。

但這並不會讓人覺得多餘。這部背景設定在1930年代,花費了美金2,500萬的鉅片,最終是要探討台灣原住民中部族 - 賽德克族獵頭的精神面。

當地人相信這樣的流血事件是進入天堂的門票。只有在戰爭中奪取敵人的頭顱才能跨過神秘的彩虹橋,進入天堂的獵場。

「賽德克巴萊」是魏德聖在賣作片「海角七號」之後的作品。敘述日本帝國武力佔領賽德克族土地前後的故事。

在日本佔領前的生活是熱情,且大體來講是美好的;在血紅的櫻花下進行戰鬥,在原始的山澗獵山豬,在山徑中大口喝酒。

這對台灣的原住民文化旅遊是非常好的廣告。

在日本殖民時期,賽德克族的生活意義被剝奪了。獵場被拿來伐木、原民文化被視為野蠻的、年輕的戰士紋面的權利也被禁止 - 而這是他們通往彩虹橋的護照。

「在冥界,敵人會變成朋友」,在壓力下迫使領導此反抗事件的頭目莫那魯道說。改編自真實的霧社事件。此反抗也從而成為一種精神性的決定。

電影中美麗的場景跟賽德克族的英雄氣慨引領了一陣原住民旅遊潮,吸引遊客到擁有超過40個阿美部族的台灣東部去旅遊。台灣的旅遊當局也希望利用這個機會去發展。

我們訪問了魏德聖導演以及他的三位原住民演員,是否賽德克巴萊的精神仍然長存台灣,以及遊客能否體驗到。

Umin Boya(馬志翔)飾演年輕的賽德克勇士鐵木‧瓦力斯;現為泰雅族頭目及牧師的林慶台則飾演主角,中年的莫那魯道;之前是卡車司機,也是來自泰雅族的大慶,則飾演年輕的莫那。

CNNGo:魏導,你之前因為拍攝浪漫片海角七號而成名,是什麼啟發你來拍動作感十足的賽德克巴萊?

魏德聖:我最早是看了有關霧社事件的漫畫,而覺得奇怪爲什麼這段台灣歷史從來沒有被訴說。在學校裡面我們被教導源自中國的東西。非常少提到台灣的原住民歷史。

賽德克巴萊跟霧社事件是非常有台灣獨特性的故事。這個故事有關死亡、救贖以及和解。這比一般的西方好萊塢的英雄故事更具精神性,因為這是追求超越現世生
活的故事。

CNNGo:台灣原住民對這部電影的反應如何?

魏德聖:當我在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很擔心原住民朋友是否可以接受。我必須橫跨在史實及現代觀眾的接受度、感知及理解度上。

首映我獻給了原住民觀眾。他們表示印象深刻且嘉獎有加。當電影在台灣上映時,台灣原住民穿上了傳統服飾來觀賞。雖說賽德克族只是台灣原住民14族之一,但賽
德克巴萊(意思是「真正的人」)已經變成某種台灣原住民族團結的象徵。

CNNGo:現在台灣原住民是否還有類似你片中所述的那種精神信仰?

魏德聖:我不知道是否現在人們還相信彩虹橋的傳說,但在拍攝時,大家都想在出現在跨越彩虹橋那幕,即使那只是一個綠色的佈景橋,彩虹要在後製才會加上。對原住民演
員來說能被選到出現在那幕是非常重要的。沒被選到的演員都很失望,有些甚至哭了。之後,我們也一定得把這幕放在電影中。

CNNGo:電影的霧社街已經變成熱門的觀光景點,你認為這部片有讓一般人在普通的旅遊型態外,更廣泛地認知原住民文化嗎?

魏德聖:我希望這部片是一個觸媒,讓政府在推廣原住民文化時不要只知道原住民的歌唱跟舞蹈。 已經有一個排灣族朋友在推廣一個「無電力」的套裝行程。遊客可以有更深的文化體驗,與景色作連接,晚上打獵,學習一些生存技巧,以及體驗跟原住民一樣生活條件。

CNNGo:要找到地點是不是很困難?你去哪裡拍攝的?除了你的電影場景外台灣還找的到這些景色嗎?

魏德聖:霧社事件發生的真實地點現在已經是非常商業化了,也是觀光景點,所以無法在那邊拍攝,我們拍攝的場景都是在台灣中部以及東北部。

我們也用了一些動畫,就邏輯面來說,這樣的拍攝方式也比較實際。但對那些想努力想找的人,沒錯這些場景都可以在台灣找到。

CNNGo:「賽德克巴萊」的文化在今日的台灣是如何被詮釋的?到台灣的遊客該如何體驗?

Umin Boya:賽德克族跟泰雅族都能理解彩虹橋的文化根源,但教育和同化降低了這種信仰的強度。原住民精神在現代生活中以不同的方式被詮釋著 - 電影、藝術以及音樂
都是接觸根源的一種手段。「賽德克巴萊」創造了一種原住民的驕傲。這部電影之前在原住民及台灣漢人間有一鴻溝,但現在較小了。

一個明顯可觀察到的是,現在原住民較偏好使用他們的原住民名字而非漢名,而在以前使用漢名是為了可以在讓自己同化在主流社會中,力爭上游的手段。現
在人們對他們自己的原住民根源感到驕傲,我希望這部電影是瞭解、接納以及團結的橋樑。而教育是達成這些的關鍵。


林慶台:除了被看成是犯罪行為的獵人頭以及活人獻祭,這些文化的本質及看待這些文化的觀點現在還是需要很大智慧去應對的(譯註:最後的形容詞是in tact)。這給了尚
未開拓的旅遊業一個機會,去開發原住民風的旅遊。這也讓原住民能更直接地貢獻社會。

在現在的台灣,因為對台灣原住民的無知而導致的歧視以及過失仍然很多。

大慶:你現在還是感受得到山裡面原住民部落文化的豐厚。

在去當兵前我都住在山上。我的父親和叔叔教我基本的生存技巧,我也參與了一些傳統活動比如說打獵,雖說並沒有像電影中所述地,我在溪澗裡面追逐野豬那樣熱血
(譯註:原文使用hardcore,我覺得就算硬翻硬蕊也很到位)。

我們原本每個星期都打獵,直到我幾個叔叔因為在升營火時燙傷,而對家族的年輕人來講也越來越沒有吸引力。

我認為原住民的美食是相當精緻的,想介紹給大家。我最喜歡的一道是香蕉跟糯米。野菜和各種草藥也讓佳餚變得更有可看性。還有許多好吃的,可惜最好吃的肉都是
保育類。像是飛狐,已經是在瀕臨絕種名單上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