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_mvd6215565
Economist May 7th 2013

高盛的歐尼爾(Jim O'Neill)在2001年提出金磚四國(BRICs)的說法,將四個有持續成長潛力的大國綁在一起後,B開頭的巴西也認真把自己放到經濟地圖上。在1995年到2002年間,維持2.3%的經濟成長率。在之後的八年,成長率增加到4%。但巴西已經用完燃料了。2011年的成長率僅有令人失望的2.7%,2012年更是慘澹的0.9%。但巴西人看起來不太在意。巴西研究機構IPEA定期追蹤發現有大約三分之二到四分之三的家庭說他們的經濟情況在過去一年有改善,且他們認為在未來的一年還會更好。12月民意調查機構蓋洛普發現,這樣對經濟的樂觀程度,比其他所有的大經濟體都高出許多。以這樣停滯的成長狀態,為何巴西人還這麼開心?

根本的理由是,即使巴西經濟有點掙扎,多數家庭的所得仍然增加地很快。失業率接近歷史低點,而增加的工資也適切地比通貨膨脹多,部份原因可能是因為大幅上調的最低工資,但也是因為有一個嚴峻的就業市場。同時,逐步展開的社會安全網將許多巴西人從貧困中解救出來。結果是所得分配不均降低、中產階級增加 — 而GDP增加幅度,跟巴西人的親身體驗就不盡相同。

為了探討經濟成長的分配如何影響所得,請想像一個國家只有十個人,第一個人一個月賺$1,000、第二個人一個月賺$2,000,以此類推,第十個人一個月賺$10,000。他們十個人一個月總共會賺$55,000。假設這個小國一年的經濟成長率是穩健的1.8%,所以每個月會多約$1,000出來(譯按:$55,000 x 1.8% = $990)。如果最富有的人(月賺$10,000)拿走了這$1,000,將會讓他的所得成長10%。但他不會有甚麼感覺,因為他已經很有錢了,而整體人口的薪資成長率也僅有1%(譯按:10% / 10)。但如果是最貧窮的人拿到這$1,000,他的所得將會倍增。他的生活將會有很大的不同 — 且我們這個小國的整體薪資成長率將會高達10%(譯按:100% / 10),大幅超過微薄的成長率(1.8%)。整體來說,這增加的$1,000如果能夠給所得越低的人,會讓平均工資增加地越多,造成的影響也越大。

經過過去幾十年,好處都被巴西最富裕階層拿走的經驗後,巴西的經濟成長終於也讓那些中低所得的民眾受惠了。這是經濟安定以及90年代初等教育普及的長期結果,當然也伴有最近提高的福利支出及最低薪資。所以巴西整體經濟僅有微成長有差嗎?簡答:「有」,雖然不是馬上的影響。即使最近有改善,巴西仍是貧富差距過激的國家。且正是那些貧窮的巴西人,將他們所得的大部分拿去繳稅,又是政府支出中受益最少的族群。即使經濟很糟糕的時候,減稅,或最好是逆所得稅(reverse taxation/negative income tax)、累退稅(regressive tax)都可以讓家戶所得增加。但如果工資持續增加,那些在可取代部門(tradeable sector)工作巴西人 — 也就是那些可在國外從事的工作 — 會被全球就業市場淘汰。乏善可陳的教育以及基礎建設,更別提還有扼殺企業的官僚體系,這表示平均而言,一名巴西工人的生產力僅有一名美國工人的四分之一。且如果巴西想要加入富國俱樂部,他們的GDP必須更巨大才行。人均所得才$11,000的國家哪裡都去不了的 — 無論分配多平均。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