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7_LDP001_0
Economist Jun 7th 2014

梅西令人癡迷的魔力以及羅納度的體態,總是賞心悅目。但對於絕對的國際主義者,比如說本刊來說,這項運動真正優美的地方,是在於其參與之廣,世界各地皆有。足球比世上任何一種運動,乘著全球化的浪頭繁盛。地球上幾乎有一半的人口會觀賞6月12日,於巴西開踢的世界杯部分賽事。

所以當賽事得在跟馬拉卡納體育場(譯按:Maracanã stadium,巴西為1950年世界盃所建造的場館,2014年也會繼續使用)一樣大的烏雲壟罩下開始時,真是令人傷感。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指控,一些神秘款項,幫助卡達贏得2022世界盃的主辦權。如果這件事確認屬實,那也非個案。根據國際足總的報告,在2010年世界盃前舉行的幾場表演賽中,有幾場是被操縱的。而一如往常,並沒有任何人受到懲罰。

這只引發了其他問題。為何會有人覺得在阿拉伯的盛夏辦世界盃會是個好主意?為什麼足球在採用科技輔助判決上,遠遠落後其他運動,比如說橄欖球、板球跟網球?為何世界上最偉大的賽事,是由一群庸才,尤其是從1998年後便擔任國際足總主席的布拉特(Sepp Blatter)所領導?在任何其他的組織中,永無止盡的財務醜聞早就讓主事者下台了。且他不只這樣,布拉特看起來已經是無可救藥的過時了;從對女性的歧視、到中斷默哀曼德拉的一分鐘(布拉特在11秒就喊停),這位78歲的先生是那種70年代遺留在董事會、食古不化的恐龍。而由普拉提尼(Michel Platini)所率領的歐洲足總,試圖阻擋布拉特連任第五次主席一事,也不那麼令人振奮。普拉提尼曾是優秀的中場,但他在卡達競爭主辦權一事上,扮演了可悲的角色。

Our cheating rotten scoundrels are better than yours
偷雞摸狗我更行

許多足球迷對這一切漠不關心。對他們來說,重要的賽事,而非舉辦這些賽事、令人感到無趣的西裝組。國際足總的道德淪喪,也不算特別是獨樹一幟。國際奧委會在2002冬奧主辦權上,也面臨類似卡達的醜聞(但國際奧委會顯然更急於澄清)。一級方程式賽車的主席埃克萊斯頓(Bernie Ecclestone)也在德國遭指控接受賄賂,而NBA最近也陷於球隊老闆種族歧視的泥淖。全球普及率第二高的板球,也有操作比賽的醜聞。美式足球則對球員受傷之賠償應接不暇。

但足球迷如果認為這些都不需要代價,那就錯了。首先,高層的腐敗跟自滿,使得打擊假球行為更加困難。在球賽上的賭注金額越來越巨大,且現在是每場球都賭 — 世界盃的每場球,可能都有10億美元的賭金。在外部要求改革的壓力下,國際足總最近引進了一批新的人才,包含倫理學大師皮爾斯(Mark Pieth)。但一個以布萊特做為門面的機構,說要改革誰會聽?

第二個,這樣廣大的腐敗並不是無害的;也不會在主辦國決定後就結束。對陰暗的體制來說 — 比如說賄賂足球裁判的行為 — 一場大型體育盛會,也是政府官員上下其手的好機會,比如說將肥約簽給有裙帶關係的人。原本應該是國家盛宴的賽事,有變成貪汙狂歡節的風險。

最後,這樣做的機會成本很高。足球的全球化程度,還沒到其應達到的地步。足球尚未征服世界上最大的三個國家:中國、印度跟美國。在美國,他們稱足球為soccer,他們從事這項運動但並不觀賞。在中國跟印度則相反。後面這兩個國家也不會參加巴西世界盃(事實上,這兩國加起來,也僅在世界盃會內賽出場過一次)。

國際足總為此事辯護說,足球在這三大國不興盛的原因,主要歸咎於歷史跟文化、還有國內其他運動的強大,尤其是印度的板球。足球已經逐漸生根了:在美國,第一代從事足球運動的父母,已經將此運動傳承給小孩。但這只加深了國際足總的愚蠢,竟將主辦權交給卡達而非美國。而國際足總總部所在地的瑞士充滿烏煙瘴氣,這並不能讓中國的年輕球迷安心,因為他們非常厭惡充滿腐敗跟假球的國內聯賽。

A Seppless world
沒有布萊特的世界

將布萊特攆走是好事,但無法解決國際足總的結構性問題。雖然國際足總是在瑞士註冊的非營利組織,但並沒有人對其監管。那些可能要求國際足總行為的機構,比如說國家或地區的足球協會,卻仰賴國際足總的經費。高門檻讓競爭者幾乎不可能崛起,所以國際足總實際上是獨占國際足壇。這樣的部門原本應該要被規範,但國際足總也不需跟任何政府報告。

即使這樣,也有一些事情可以做。瑞士政府可以要求清理或撤回國際足總的優惠稅籍。贊助商也應該以貪汙程度做贊助的衡量、推動新科技:針對每個犯規跟進球的即時錄影播放,會是個起點。

拼圖上最困難的點,將會是主辦國篩選的過程。一個做法是,選定一個世界盃主辦國,今後就持續在那邊辦;但該國的球隊會有強大的主場優勢、且在比賽時會受益於時差。另一個經濟理性的做法是,授與包括本屆、及接下來歷屆冠軍一個權力,他們可以選擇八年主辦一次比賽,或是將主辦的權力給予最高的出價國。這對足球強權有利,但因為這些足球強權本來就都有場館了,這樣做較不浪費 — 且這樣對贏球會有更強的動機。

可惜的是,足球迷是浪漫的民族主義者,而非有邏輯的經濟學家 — 所以我們提案要被採納的機會,比英格蘭得冠軍還低。邁向合理的一小步做法是,將各洲輪流舉辦賽事明文化,這起碼可以阻止洲際間的貪污。但如果蘇黎世那些高層不換,這小步實現的機會也很低。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