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6_IRC621
全職無薪
All work and no pay

那些最喜歡啟用無薪實習的老闆,通常是給一堆繁瑣雜事,但又可以讓這份工作看起來魅力無比,吸引外人願意無酬從事。「如果沒有實習生,整個時尚業會垮掉」,一個曾為一位蠻橫攝影師無薪工作四個月的實習生說。這位攝影師要求,他要喝的飲料不能超過4°C。他說可以在燙衣服、清廁所、到處拉裝備間,看到百萬美元的場面、拉到關係,這樣是值得的。但他也看到了無薪實習生是如何被惡意欺凌,他估計時尚業跟他一起工作的大約有三分之一都是實習生。「如果你跟誰報告,那你的職業生涯也結束了。」

無薪實習已經變成一種準則。根據NACE的資料,無薪實習約佔了美國實習生的一半。「我們假設未來可以拿到薪水」,喬治亞大學新聞系教授Lee Becker如是說。他在60年代時,曾經肯塔基郵報(Kentucky Post)及惠科塔郵報、惠科塔燈報(Wichita Eagle-Beacon)待過。在1997年時,僅有57%的美國新聞系學生說他們可以找到有薪實習工作,到了2010年,這個數字剩下34%,且維持至今。「現在這個時代,如果沒必要,沒人會付錢」,Becker說。而在英國,記者培訓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for the Training of Journalists)調查發現,一般來說,進入新聞界必須經過平均七週的實習或是見習計畫,而92%是無薪的。(其中一個例外是經濟學人倫敦辦公室,三個月實習計畫我們會付6,000英鎊。)

這恐怕不是巧合,當招聘的風險越高、代價越昂貴、越複雜,無薪實習工作數目就越多。近幾年來,在許多先進國家中,反歧視和不公平解僱的相關法律越來越嚴格,基本工資調漲。而增加的成本,比如說年金、健保或是育嬰假,讓請人得花更多錢。實習生就變成令人喜愛的選項。

愛爾蘭有一種「全國實習制度」,由政府贊助,幫助失業人士得到工作經驗,並且每周可在社會保險津貼外,再拿到50英鎊。此措施被批評,說連排超市貨架都可以當作「實習」。有些業界招聘的實習生人數,比入門工作的職缺還多很多。由洛桑大學的Annette Harms主持,一份探討德國大學畢業生的研究指出,去實習的畢業生中有9.5%進了媒體界,但最後僅有2.1%得到媒體界的全職工作。這樣懸殊的實習/全職工作比例,在藝術界跟政治界更是如此。

僱主也不需要擔心該如何開出實習缺。政府工作通常需要公開宣傳,但國會山莊的實習工作並不需要,反正這樣的實習機會,通常都是拿來酬謝金主的。

參與白宮去年夏天的實習計畫 — 標註其願景是「讓國家未來的領袖,能接觸這【人民之家】」 — 華盛頓郵報報導說,裡面就有財政部長的小孩、前任副總統主要幕僚的小孩、民主黨金主的小孩等。紐約時報則對紐約市長彭博辦公室2002至2013年間的1,500名無薪實習生,做了分析,發現五位就有一位是政府機關裡面某個人推薦的。今年紐約市政廳的實習生裡面,則出現了新任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兩位孩子的身影。

實習職缺甚至可以用買的。華盛頓有好幾個機構可以保證,學生付費就可以得到實習缺。其中最大的是華盛頓中心(Washington Center),自1975年來,此機構已經安排了將近五萬名實習生。為期十週的暑期實習計畫,華盛頓中心收費6,200美金(住宿則需要另外的4,350美金)。此機構說將客人安排到財政府、州政府及白宮。另一間機構夢想生涯(Dream Career)則說,從標準普爾到Moschino(一時尚品牌),他們已售出超過13,000個實習職缺。為期八週的實習計畫中,包含住宿要收費至少8,000美金。

1947年最高法院對鐵道機務員的判例後,美國的營利機構得以開始使用無薪實習。法院判決波特蘭終站公司(Portland Terminal Company)勝訴,這間公司被控告沒有在培訓課程的七至八天中給予薪酬。法院認為,聯邦最低工資的規定「明顯地不認為所有人都是員工...那些有可能為了自己利益,那些人有可能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罔顧他人利益」。

這讓聯邦勞動法中,以培訓之名開了一扇門 — 企業認為實習生是在培訓。一份經過美國勞動部修改後的規定指出,若不付與薪酬,該份實習工作必須「類似培訓,且在一種教育的場域下」,且不能解僱,也不能讓僱主從實習生的勞力中,獲得立即的利益。

美國的各個法庭,陸續發現許多實習工作並沒有符合上述標準。去年一位法官判定,福斯探照燈影業(Fox Searchlight Pictures)違反了聯邦及紐約州的基本工資法案,因為他們沒有付給兩位參與製作奧斯卡獲獎電影「黑天鵝」的實習生薪水。兩位實習生負責接聽電話、安排旅程以及倒垃圾。法官寫道「他們跟一般受薪員工一樣做事,有提供立即的利益給僱主...他們並非在類似教育的場域中,一如在學術環境或是職業學校可接受到的。」

還有另外30件類似的訴訟案,對象包括Sony、NBC、Donna Karan(美國時尚品牌),以及職業美式足球的匹茲堡鋼人隊。有些訴訟已經和解:去年十月,菁英模特兒公司(lite Model Management Corporation)同意支付45萬美元,給超過100名過去曾在這間公司待過的實習生,這些實習生認為他們在紐約辦公室作的事,跟其他正職員工相同。而前幾個月脫口秀主持人Charlie Rose的製作公司,也答應支付6萬美元給曾在他脫口秀工作過的實習生。

法律也在改變,為了照亮實習生所點的法律明燈。1995年一間紐約精神科診所的實習生Bridget O’Connor,對診所以及其中一位醫師提起了性騷擾的訴訟。而因為她不是正職員工,沒有受到相關的就職法律保護,她的案件裁定不被受理。隨著另外幾件類似的案件發生,紐約州、奧勒岡州以及華盛頓州、華盛頓特區都通過了相關法律,來保護無薪實習生不受到性騷擾的侵害。加州也很可能會跟進。

某些歐洲國家也正因為實習制度而改變法律。在義大利,2012年一項勞動法律的改革,要求要付實習生一個月至少300歐元,某些地區拉高到600歐元。西班牙則導入上限三年的「培訓及學徒契約」,在這份契約下,從事者可以在受訓期間,領到比一般稍低的薪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