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3_LDP001
Economist Sep 13th 2014

學童透過學習書寫詳盡的地址,來想像這個他們所處的世界,這個擁有複雜網絡跟對國家忠誠的世界。英國的青少年先認識自己家裡附近的街道、城鎮(無論是倫敦、曼徹斯特、愛丁堡或卡地夫),接著是英格蘭、威爾斯、蘇格蘭或是北愛爾蘭;接著認識聯合王國(然後是歐洲、世界、宇宙...)。他們了解的聯合王國,以及其所有的試煉跟成就 — 工業革命、大英帝國、戰勝納粹、福利國家等 — 就跟了解蘇格蘭高地、英格蘭板球一樣,是聯合王國文化遺產的一部分。他們本能地了解到,這些認同的同心圓,是互補的而不是互斥。

起碼,過去是這樣。在9月18日蘇格蘭舉辦獨立公投後,上述的那些認識階段中之一的聯合王國,有可能會消失,起碼不會以三世紀前簽署之聯合法(Act of Union)的形式存在。隨著投票接近,蘇格蘭民族主義者在民調中追上了聯合派,甚至微幅超前。越來越多的蘇格蘭人認為,由他們的軍隊、政治人物、哲學家、商人出力所建立並使其發光發亮的聯合王國,並沒有好好保護,而是破壞了其蘇格蘭性(Scottishness)。這個偉大的多民族國家,可能在一天內,就透過一個僅7%公民參與的投票就煙消雲散。而其結果 — 原本是無法想像的 — 對蘇格蘭不好,對聯合王國其他的部分,也是一場悲劇。

分開造成的傷害
The damage a split would do

英國的地位將會在各種國際場合一落千丈:一個連自己國民都避之不及的國家,其他人幹嘛聽命於你?且既然英國在世界上保持著捍衛自由貿易、國際秩序的地位,這對世界也將是不好的。做為核武強權的地位也會被質疑:英國現在核子潛艇的基地就在蘇格蘭,也可能無法很快移走。既然蘇格蘭人對歐洲比對英格蘭人更有好感(且蘇格蘭人也不會投給已經答應明年若勝選,會舉辦歐元公投的保守黨),英國也更可能離開歐盟。英國要離開歐盟的前景,比蘇格蘭要離開英國,更可能會嚇跑投資人。

單單蘇格蘭人就會決定英國的未來,且他們也沒甚麼必要,去擔心一個他們準備要離開的國家未來會如何。但這也許不令人意外,看在過去聯合王國的歷史及成功(雖然現在岌岌可危),其實蘇格蘭人自己的利益,跟英國其他部分的利益,是息息相關的。

蘇格蘭民族主義者的核心思想是,獨立後蘇格蘭將會更繁榮、更平等。蘇獨者說,蘇格蘭擁有豐富的石油蘊藏,但卻因為西敏寺的中央政府而變貧窮,而這個政府也同時實施冷酷的政策。幾乎所有蘇格蘭發生過的、所有不好的事,他們怪到歷任英國政府頭上,從製造業的衰退、到健康問題、到高地的郵資過高等。蘇格蘭民族黨黨魁薩蒙德(Alex Salmond)的指責有廣泛代表性:他說不管工黨還是保守黨都一樣,都沒把蘇格蘭當一回事。

但蘇格蘭近期的經濟衰退,原因不是因為南方的中央政府忽略,而是製造業跟航運業移到亞洲。如果問說西敏寺政府為何不反轉全球化和新科技所帶來的頹勢,那是因為不可能做到。民族主義者了解這點,所以這也是為何(小小聲說),他們還是會繼續許多西敏寺的既存政策。而只會調整一些無關緊要小地方,比如說廢止近期課徵,為了避免大房子沒有充分利用的「臥房稅(bedroom tax)」。為了這點小事要把國家拆開,也太瘋狂了。

民族主義者的經濟學也有問題。事實上,獨立的蘇格蘭不會更富裕。從北海油田獲得的稅收,只會剛好填補成立新國家而多的花費,這些花費原本是由西敏寺補助的(去年對蘇格蘭的補貼,平均比英國其他地方多出1,300英鎊/人)。而石油收益是不定的。蘇格蘭在2008-09年自石油收入了115億英鎊,到2012-13年僅有55億英鎊。如果一個獨立國家要設立石油基金,來穩定這樣的差異,那手上的資金將所剩無幾。且無論如何,石油會慢慢減少。為了維持石油竭盡後的國家收入,必須要加稅,財政危機可能會更早到來。英格蘭客戶為主的外資跟大企業,也很可能會往南移。

西敏寺政府已經表明不願意跟蘇格蘭組成貨幣聯盟 — 看在民族黨的財政提案可能會擴大赤字,以及蘇格蘭央行的資產。竟然是蘇格蘭GDP總產值十二倍,這令人警惕的事實份上,這是正確的決定。事情還有可能轉圜,但也只有在蘇格蘭同意進行嚴格監管(而這會讓獨立變得沒甚麼意義)的情況下。民族黨說貨幣問題將會和睦地解決 — 因為英國大概不會想觸怒北方的新鄰居,尤其(他們的暗示很黑心)萬一蘇格蘭拒絕負擔該有的債務部分。他們太樂觀了。如果蘇格蘭離開,其他英國人會很憤怒,無論是對蘇格蘭人,還是對自己的政治領袖。這些政治領袖將會被迫推動困難的協商。

薩蒙德說得很強硬,他說如果蘇格蘭不離開英國,最後可能會英國拖下水,而被迫離開歐盟,而這違反蘇格蘭的意志。這的確是個風險,但英國會不會離開歐盟還充滿不確定性,但如果蘇格蘭獨立,確定的是會產生一個小又脆弱的國家,兩者相衡是否值得。保持影響力最好的方法就是留在體系列,跟疑歐派奮戰。

會失去很多
A lot to lose

到頭來,公投的結果將取決於認同及權力,而非稅收跟石油收入的計算。蘇格蘭人可自行決定命運的想法,無論在公投前還是公投後,都是令人振奮的。但蘇格蘭人已經掌握許多自身的事務(即使薩蒙德跟他要求權力下放、支持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也沒利用他們的權力做多少事)。
此外,西敏寺各黨派的政治人物都已急忙表明,如果蘇格蘭獨立公投被否決,那會獲得更多權力下放,獨立與否實際上差距並不大。而這也會引領另一波的權力下放,到英國其他地區,而這是早該做的。

所以如果留下來,蘇格蘭人不只會拯救聯合王國,還會讓它更強大,一如過去三百年中蘇格蘭所做的。而無論是過去的成就,或是偏心程度,聯合王國不只是屬於英格蘭的人,也是屬於蘇格蘭人的 — 即便有很多人準備放棄那樣的榮光、得來不易的文化遺產,準備抹去同心圓裡面的一環,簡化認同。這將同時違反這個流動世紀的精神 — 在這個多數人都有多重認同,無論是地方、種族或是宗教的時代 — 也違反了前述三項的事實存在。儘管存在著緊張及對立,而也可能是因為這些因素,聯合王國的歷史告訴我們,合在一起的蘇格蘭人、威爾斯人、英格蘭人、北愛爾人,比彼此分開的,會更強大、更包容、更有想像力。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