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2_blp501
Economist Aug 17th 2015

我們之中的許多人,發現要跟朋友同事解釋說「商務旅行並不如看起來那樣地有趣、光鮮亮麗」一事,是很困難的。終於,有一個支持這個說法的證據出現了。英國索立大學(University of Surrey)跟瑞典林奈大學(Linnaeus University)發表了一份研究,著重在他們稱為「過度移動(hypermobility)的陰暗面」一事上。在旅途過程中所獲知的世界事,以及那些讓人忌妒、如影隨形發表在社交媒體上的文章,讓「過度移動」— 很常出現在商務客上,但不只針對商務客 — 在當代社會,獲得某種程度的聲望。但研究人員警告,「雖然旅行光鮮亮麗的一面,在我們的生活中無所不在;其黑暗面的不祥沉默,也同時存在著。」

結合了現有對旅行常客影響的研究,這份報告發現了三種後果:生理、心理以及情緒上的影響。生理上的影響是最明顯的。時差是旅客最熟知的痛苦,雖然他們可能無法預料某先更危急(即使較罕見)的潛在影響,比如說快速的老化,或是增加得到心臟病、中風的風險。再來就是形成深層的靜脈血栓,暴露於細菌和輻射的影響 — 一年飛超過85,000哩(比如說每三周就飛一次紐約西雅圖、或是每年飛七次東京紐約)的人,就會超過輻射暴露的標準。當然,跟留在同一地的人相比,商務旅客通常比較少運動,吃得也較不健康。

商務旅行對心理、情緒上的影響,是比較抽象一些,但也真的存在。飛行常客因為太常換時區,會經歷一種稱為「旅行定向障礙(travel disorientation)」的現象。他們也承受堆積的壓力,因為「時間花在旅行上,但工作量卻很少降低,這也可能在外出時,讓焦慮隨著不斷累積的工作增加(所謂的「收件匣超載」)」作者這樣寫道。累積的影響可能相當巨大。一份針對一萬名世界銀行(World Bank)員工的研究顯示,出差者申請心理保險索賠的機率,是其他人的三倍。

最後,還有社會影響。婚姻會苦於時間差,小孩的行為也是。此外,關係變得越來越不平等,因為留在家的那位,被迫負擔更多的家務。而因為多數的商務旅客都是男性,這裡就存在著性別差異。(根據雅高旅館集團2011年一份針對亞洲商務客的調查顯示,之中有74%為男性。2002年美國最後一次的綜合研究,也顯示美國商務客中,有77%為男性。)友誼也會磨損,因為商務人士通常「在回國後,會把家庭擺在優先,而犧牲(朋友間)共同的活動。」

當然,這些影響,會因為是落在已經過得相當好的一群人身上,而有所減輕。這些「移動菁英」通常比一般人擁有較高的收入、更好的醫療照護。根據一份研究指出,瑞典3%人的國際旅行量,佔了瑞典所有國際旅行的四分之一;而在法國,5%人的旅行距離,就佔了全法旅行距離的一半。

所以這可能是1%人的問題(或是3%、5%)。但無論如何,這問題也真的存在。用盡全力去忌妒好友Instagram上的異國美食、遠方景點的照片;不過同時也保留些許關心吧。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