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2_cnp502_0
Economist Aug 18th 2015

在天津(中國北部城市)爆炸案發生過後,最引人注意的是,官方媒體跟網路媒體報導此災難的對比;前者有著重大缺陷,而後者的對應,全面主導了議程討論方向。

李克強總理在星期日(8月16日)拜訪了爆炸現場。他說,面對人民的生命,官員必須要有「強烈的責任感」,也不能「隱瞞任何信息」。說得真好。問題是李克強旁邊站著楊棟樑,他是國務院安全生產委員會的辦公室主任。楊棟樑負責天津爆炸案的調查,而在升任至這個位置前,他曾為天津市政府工作了十六年。但在8月18日,也就是今天,他非常不光榮地被政府的反腐組織調查。這對政府清理天津市的努力來說,是巨大恥辱。而他也不是唯一的一人。


爆炸過後的六天中,天津市政府舉辦了數難堪的記者會。他們對於保存在該工業倉庫,引發爆炸的危險化學物是什麼、數量有多少,無法提供太多訊息。天津市負責工業安全以及防火工作的高階官員何樹山,直到第五天才露面(顯然他忙著滅火,沒時間出面)。事情發生近一周,沒有任何一位天津市政府、天津港的高級官員,出現在記者會場。出現在記者會場的,看起來沒得到多少資訊,也很緊張。此外,在記者會提問時間開始時,電視直播就被切斷了。如人民日報一篇評論所說,這樣的行為「助長了人民的不信任」。

相較之下,中國的社群媒體讓事情繼續運作下去。幾乎所有在爆炸發生之初,便於全球散播的照片,都是從中國的社群媒體發出的。也是線上聊天室最先將焦點放在這次爆炸所揭露的安全問題上。當地居民並不知道有危險化學物品的存在,而倉庫跟住宅區只隔了短短的六百公尺,而法律規定至少要有一公里的距離。當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法定距離時,當地的官員並不知道答案。

社群媒體的用戶也同時指出,倉庫所儲存的氰化鈉,比該公司獲准所能存放的量,或是官方記載的量高出數倍。也有許多用戶指出,沒人知道為何瑞海國際物流能夠得到處理這些危險物品的許可,或是說這間公司如何通過2014年9月地方政府的環境審查。

社群媒體提供了平台,讓當地住戶得以要求政府買回他們在此次爆炸中受損的房子,同時也提供了一個管道,讓人關心那些在此次災害中喪生的眾多消防隊員。這些事情,導致了上周末一些對政府的示威。

Social v state
社群 VS 國壓

國營媒體在一開始時,僅提到所謂的官方消防員 — 那些隸屬於政府公眾安全單位的消防員。但許多喪命在現場的消防員是「約聘消防員」:多數年輕、沒有經驗、未經訓練,由天津港而非天津市聘用。如同社群媒體指出的,許多在爆炸前就抵達現場的消防員 — 然後被現場的爆炸吞噬 — 是這樣的約聘消防員。社群媒體的使用者(李克強之後也重覆道)說,所有的消防員都值得尊敬、感謝,不僅僅是官方編制的消防隊員。

最後,也是由社群媒體,以及一間獨立雜誌提出有關瑞海國際物流業主李亮、舒錚兩人的問題。其中一位業主李亮,代表著未知的第三方持有股份。根據財經網(這份雜誌有時會落入中國政府審查制度中)指出,其中一位可能的大股東,是天津港負責公安官員之子。如果是真的 — 其中的關係尚未確認 — 這又會是另一個中國常見的政商關係密切的例子。

中國共產黨在網路審查上,花上數百萬美元進行精密的控制。天津爆炸案之後,社群媒體表現出的是,中國主流媒體無法表現的公眾論述,以及中國政府試圖影響這場災難的敘事方式,已經完全失敗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ingo
  • 按照中共的邏輯,經過這件事後,一定會再進一步緊縮國內網路言論空間。

    至於會不會是徒然,我認為會。
  • 訪客
  • 天津大爆炸以後, 很多中國網友翻牆來台灣新聞網站
    特地來留言說沒有封鎖消息, 微博上傳得全世界都知道, 罵台灣人坐井觀天, 幸災樂禍, 唯恐天下不亂...
    呵呵...
    要不要來打賭
    1. 下一個要封/限縮言論的就是微博
    2. 半年以後天津大爆炸就會跟上海踩死人、長江船難一樣從大眾的記憶中消失、風過雲輕...
    小弟我對黨可是很有信心的啊...
  • 這個我們靜待發展

    mlkj24 於 2015/08/21 00: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