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5_LDP001_0
Economist Sep 5th 2015

「這個國家是個地獄,我們向下沉淪地非常快」川普如是說。「我們甚麼事都做不好。我們成了全世界的笑柄;美國夢已死。」這是個令人沮喪的前景,不過不用害怕:一個解決方案就在眼前。「我念過華頓商學院。我就是個聰明人」川普說。「我很有可能是第一個競逐總統候選人之位,還能拿這件事賺錢的人」,川普有次大言不慚地說。

當川普第一次宣布說,他要競選總統時,這件事被看成一個笑話。一位有很多電視實境秀的投機商人,完全沒有競選公職經驗,要當美國最高指揮官?當然,許多有識之士嗤之以鼻,沒有人會希望這位古怪大亨的手指,靠近核彈按鈕。儘管川普的言行,在普通競選活動的話,早就被判出局,但最近數周的共和黨初選民調中,他都居於領先地位。美國人意識到,這個熱愛以自己名字命名事物的人,很可能成為林肯、雷根之黨的總統提名人。幸運的是,川普自己的言論,提供了實用的指南。

川普不是個會屈服於一致性的傢伙。在墮胎議題上,他曾經說過「我非常支持選擇」,也曾說過「我支持生命權」。在槍枝議題上,他曾說過「看啊,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沒人擁有這些東西」,然後也說過「我完全支持,並為第二修正案(保證擁槍權)背書」。他過去曾說,希望使用單一健康保險制度(譯按:single-payer health service,由政府擔任保險窗口,支付醫療服務費用),但現在立場模糊得多,僅保證會用一個「了不起的方案」來代替歐巴馬健保。2000年時,他曾尋求改革黨(Reform Party)的總統提名;十年前他曾說「我也許更認同民主黨」,而他現在是個共和黨人。

自吹自擂
Blowing his own Trumpet

在本周接受經濟學人專訪時,川普被問到,為何共和黨選民,似乎願意在某些議題上,更包容他的言論。川普認為這個問題與宗教有關,因為他不太上教堂,請他引述一段聖經裡的話,應該也很難。他宣稱,「我對聖經非常投入,對神、對宗教也都很投入」。但過沒幾秒鐘,他就看起來對這個題目不感興趣,自己轉換話題,說他如何擁有「超過100億美元的淨資產」、「某些世界上最偉大的房產」,包含川普大樓、川普藤柏瑞高爾夫度假村等。

在一個國內議題上,公允地說,他採取了一個清晰、勇敢的姿態。只可惜,這個姿態令人憎惡。他希望在美國、墨西哥間,興建一道牆,且應該由墨西哥來支付興建經費。他會遣返美國境內約1,100萬名(現在推測的人數)的非法移民。先不管會造成怎樣的災難,據估計,這將花上2,850億美元 — 約等於所有男女老少(那些川普當選後還留著的美國人),每個人要加稅900美金。川普說,這是必要的,因為墨西哥非法移民「帶毒品來、帶犯罪來,他們是強暴犯。」川普不只會逮捕他們;他也會把他們的小孩抓起來,然後驅逐出境。那些小孩在美國出生,當然也是美國公民。這將會是非法行為,不過川普並不在意。

他在外交手段上一樣粗糙。他會擊垮伊斯蘭國,然後派美國軍隊去「接收石油」。他會「以一個更優秀的談判者,比現在代表美國的那些『笨蛋』更好,讓美國無論在經濟上還是軍事上再度偉大。」我們先暫時不管這個人的自大,讓他覺得地緣政治不比賣房子難多少;也先忽略他多次提及他的書「交易的藝術」,又誤認為那是一本「有史以來最暢銷的商業書籍」。我們反而要注意他偏執的世界觀。「所有跟美國做生意的國家」都是在撕裂美國,川普說。「(中國)從美國身上奪走的金錢,是我國史上最大的竊案」。他這句話是在說,美國人有時候會購買中國製造的東西。他譴責北京操縱貨幣,並且說他會課許多進口物品的關稅。他也可能重新思考,用某種不明的方式,美國是否該保護盟國,如南韓跟日本,因為「如果我們退後一步,他們也很能保護自己。記得日本過去是如何在戰爭中常常擊敗中國嗎?」

高聳的民粹主義
Towering populism

川普的秘密醬汁中,有兩種香料。首先,他擁有一種自我推銷、脫離現實的天才能力(他曾說,「我玩弄人們的幻想,我稱之為真實的誇大」)。第二,他說的話,是一般政治人物不會說的,所以民眾認為他不是政治人物。拘泥於禮貌的人,可能對於他稱某人為「肥豬」,或是對某個挑戰他的女性訪問者說「血可能從她身上任何地方跑出來」一事,感到不以為然。但他的支持者,認為他的粗魯舉動,是一種真實的象徵 — 成為一位讓那些自認被精英背叛,或是因為社會變革被遺落的人,得以宣洩怒氣的領袖。結果現在看起來,美國有上千萬這樣的人。

美國過去也有挑動民粹主義的候選人,不過自1908年的詹寧斯·布萊恩(William Jennings Bryan)後,就沒有任何這樣的人物,成為主要政黨的總統候選人了。最接近的民粹煽動者,應該是1996年的布坎南(Pat Buchanan)了。他的標語是「農民帶著草叉來了」,在新罕布夏州的初選中,擊敗了沉悶的候選人杜爾(Bob Dole)。(最後是杜爾贏得共和黨提名。)(譯按:布坎南在贏得阿拉斯加、路易斯安那、愛荷華州後,對支持者發表演說,說他聽到了農民在山丘上的怒吼。那些騎士、貴族躲在城堡裡拉起了吊橋。所有的農民都帶著草叉來了,我們會拿下來的!後來「農民帶著草叉來了」成為他的競選標語。)

兩個理由,川普遠比布坎南危險。首先,他是個億萬富翁,可以一直有錢挹注競選活動。第二,共和黨內許多人出來挑戰,意味著他只要適度贏得相對多數的票,就可以獲得提名。精明的投資者仍認為,共和黨人最後會團結在一起,投票給主流候選人,跟過去一樣。但這個世界無法視這件事為理所當然。民粹煽動者有時能在其他國家取得勝選,沒理由美國能獨善其身。共和黨人應該小心地聽川普的言論,然後把票投給其他人。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