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3_blp515
Economist Sep 30th 2015

俄國戰機出現在敘利亞的領空。過去幾周,克里姆林宮強化了存在感,將戰機跟先進的防衛系統派到敘利亞。普丁在星期一的聯合國大會上呼籲,打擊伊斯蘭國(IS)需要「更廣泛的國際合作」。9月30日早上,俄國國會授權普丁可在國外佈署兵力。俄國官員說,據傳有數千名俄國公民(多數來自北高加索)參與打擊伊斯蘭國,代表著這是很嚴重的國安威脅。但俄國在敘利亞的首次空襲 — 也是數十年來首次入侵中東 — 轟炸了伊斯蘭國很少現蹤,或根本沒現蹤的反政府軍控制區。明顯地,對普丁來說,撐住長期盟友阿薩德是重要的目標。經過四年血腥戰爭過後,阿薩德現在僅控制敘利亞約20%的領土。為何克里姆林宮如此亟於協助阿薩德?

俄國跟敘利亞的緊密關係,可回溯到超過四十年前。冷戰期間,新獨立的敘利亞跟東方集團(Eastern block,冷戰期間西方國家對前蘇聯、共產國家陣營的稱呼)聯盟。巴沙爾·阿薩德的父親,哈菲茲·阿薩德,年輕時在蘇聯學會了開戰鬥機。1970年,透過政變取得政權沒多久後,老阿薩德拜訪莫斯科,尋求武器及協助。利潤豐厚的軍火管道開始流通;當阿薩德掌權,他更進一步擴大採購合約,把俄國變成敘利亞最大的軍火供應商。敘利亞政府也允許蘇聯在塔爾圖斯港(Tartus)建立補給站,這也是俄國目前在中東、地中海一帶僅存的海軍基地。敘利亞也是俄國重要的軍情基地跟監聽站。文化的聯繫,讓雙方的關係不僅止於明顯的戰略跟商業利益。許多敘利亞人在蘇聯念書;也很多人聯姻、共組家庭。

但俄國對阿薩德的支持,跟敘利亞本身比較沒那麼有關係,而跟西方比較有關。克里姆林宮視阿拉伯之春為畏途,將對獨裁者的反抗,看做是美國的陰謀。而普丁對成為抗拒「顏色革命(colour revolutions)」、「政權轉移」象徵的阿薩德,並沒有懷抱太多個人感情。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的莫斯基(Georgy Mirsky)說,已經支持阿薩德這麼久,如果現在坐視阿薩德失敗,將意味著普丁「在美國的壓力下退縮,而這是一件他不可能做的事。」敘利亞的最新局勢,也有助普丁將人們的焦點,從沒有勝利的烏克蘭戰爭轉移,並把俄國重新帶回世界強權的隊伍中 — 歐巴馬跟普丁在聯合國大會會面,是兩年來的第一次。普丁同時對國內觀眾、非西方國家發出了一封訊息,那就是要解決全球性問題,俄國仍然是不可或缺的力量,無論西方國家喜歡或不喜歡。

為了保持一貫做風,普丁在敘利亞也採取強硬姿態。俄國的出現,可能會加深衝突,而無助於結束戰爭。美國已經軟化姿態,不要求阿薩德立即下台。普丁的出現,代表著俄國所組成的臨時聯盟(目前包含了伊朗、伊拉克跟敘利亞),跟美國所組成的臨時聯盟,進行合作時的棘手障礙。隨著防空設施已在地面佈署完畢,克里姆林宮可對北約聯軍劃定禁航區;星期三時,雖然聯盟各國打算繼續進行飛行任務,俄國仍宣布了事實上的禁航區,增加發生潛在災難性事件的風險。目前,俄國官方強調,地面行動還不到討論階段。支持入侵敘利亞的俄國民眾仍不是太多,蘇聯時期長達十年的阿富汗戰爭,其幽靈依然籠罩。但任務突然轉變的可能性也還存在。普丁放越多籌碼在敘利亞,就越難抽離。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