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3_LDP002_0
Economist Oct 3rd 2015

聽普丁的談話,俄國已經成為全球新一波打擊恐怖主義戰爭的領頭國了。相反地,對於美國在伊斯蘭世界已參戰超過十年,那天的歐巴馬看起來,則困頓許多。9月30日,俄國戰機行動,協助陷入困境的阿薩德軍隊。俄國跟伊拉克、伊朗共享情報。俄國東正教會,談論著聖戰。普丁宣稱要打擊伊斯蘭國一事,是值得懷疑的。俄國第一天的轟炸行動顯示,是在打擊遜尼派叛軍,其中有部分叛軍是由美國支持的。即使這只是一場政治大秀,也是俄國自70年代蘇聯撤退後,往迄今為止都由美國主導的中東地區,跨出了最大的一步 。

在此同時,於阿富汗,美國針對塔利班的行動卻遭到打擊。9月28日塔利班叛軍攻陷東北部大城昆都茲(Kunduz) — 這是2001年塔利班失去政權後,首座攻陷的省級首府。阿富汗軍隊三天後成功奪回,但即使他們建立了全面性的掌控,該次的攻擊仍是種恥辱。

昆都茲的淪陷,跟俄國的轟炸都是同一現象的症狀:歐巴馬想退出穆斯林世界戰爭,所引發的真空期。歐巴馬在本周的聯合國大會上說,美國學到了「無法僅憑美國之力,在外國土地上維持穩定」;其他國家,包含伊朗、俄羅斯,也應該在敘利亞出力。歐巴馬並不是完全說錯,但他的提議隱含著許多危險:美國表示絕望;而感應到美國想抽離的區域強權,將會被吸入一種完全失序的狀態;俄國的介入,會讓原本就已經很血腥戰爭,更加嚴峻。除非歐巴馬改變立場,不然就等著看到更多的死亡、難民跟極端主義了。

看到小布希在「反恐戰爭」上的一團亂,尤其是伊拉克,歐巴馬的謹慎是可以理解的。美國的介入的確會使得不好的情況變更糟,令人憎惡的領導人被混亂、永無止境的戰爭取代,而這些混亂、戰爭終究緩緩削弱美國的力量跟立場。但美國的缺席會讓事情變得更嚴峻。在某個時間點,極端主義會繼續惡化,並迫使這個超級強權不得不出手干預。

這就是中東地區的故事。2011年歐巴馬從伊拉克撤軍。他也沒有阻止阿薩德在敘利亞的大肆屠殺,甚至在阿薩德使用毒氣候,也沒出手。但當伊斯蘭國聖戰士從這些混亂中產生、宣布在伊拉克、敘利亞境內建立哈里發國,開始把西方囚犯的頭顱割下時,歐巴馬卻認為必須後退一步 — 亂無章法地。歐巴馬在阿富汗做了同樣錯誤的選擇,過早撤軍。在北約戰鬥行動轉為「培訓、諮詢和協助」任務後,歐巴馬卻保證最後一批美軍將在2016年底前撤出。這個日期跟阿富汗的情況完全無關,只是因為歐巴馬將在2016年底離開白宮。

歐巴馬能做甚麼?在阿富汗,與其撤回剩餘的9,800名美軍,他應增援,並清楚表示沒有撤軍期限。參戰規則應該放寬,這樣北約聯軍才能支援阿富汗軍隊。攻擊機應在阿富汗軍隊有需要時出面協助,不只拿來針對極端份子。他應該把喀布爾重要人士聚集起來,做該做的事。去年,阿富汗的「團結」政府(譯按:阿富汗的政府稱做「全國團結政府」),上演了一齣總統阿什拉夫·甘尼(Ashraf Ghani)跟政敵阿布杜拉(Abdullah Abdullah)的內鬥戲碼,阿富汗政府失能到連國防部長都沒有。這場戰爭,是歐巴馬口中的「好戰爭 (good war)」:而歐巴馬正冒著可能輸掉這場戰爭的風險。

在敘利亞,歐巴馬的猶豫不決,意味著他的選項會變得越艱難、風險越大。普丁不加掩飾地捍衛敘利亞暴君,且加深該地區的遜尼派/什葉派分歧。美國必須堅守底線,也就是阿薩德不得繼續掌權,並且建立一可遵循的願景。也必須做更多,來保護以遜尼派為主的敘利亞人民:建立避難所;設置禁航區以阻止阿薩德的桶裝炸彈;並培養溫和派遜尼勢力。這也許意味著要緊盯著俄國戰機。

普丁是一位柔道選手,他深知利用對手弱點的藝術:當美國退後一步,他就往前。但身為機會主義者,不代表普丁就具備解決敘利亞問題的能力。他越試圖挽救阿薩德,就會對敘利亞、中東地區造成更大傷害 — 而在普丁的虛張聲勢,轉變成傲慢的那一刻,這樣的風險又會更大。鑒於美國歷久不衰的強大,要阻止失序擴大,美國仍有很大的施力空間 — 如果歐巴馬多分到一點普丁的果敢之風。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