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03_CNP001_0
Economist Oct 3rd 2015

與歐巴馬昏昏欲睡的峰會結束後,習近平準備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的演說,看起來也不太會有甚麼興奮之處。但相比之下,9月28日的那場演說,不斷贏得掌聲。演說中揭櫫了中國跟聯合國的關係(而這是中美間所缺少的):方向感,甚至是參與感。

中國過去對聯合國不屑一顧。雖說中國是聯合國安全理事會中,五個常任理事國中的一個,但中國常在投票中棄權。根據計算,在1990年至1996年間,中國棄權次數,佔了所有常任理事國棄權數的三分之二。但自那時開始,中國在聯合國中的表現就大幅轉變。過去數年間,中國越來越將聯合國視作其實現國際野心的平台。

一個簡單的計算方式,可以說明中國嶄新的參與程度,那就是中國對聯合國預算的貢獻。2015年中國總共付給聯合國1,400萬美元,也就是聯合國收入中的5%,這個數目大約跟英國、法國相當。而2010年時,中國僅付出670萬美元(約3%)。根據上海復旦大學聯合國研究中心主任張貴洪的說法,2018年時中國將成為聯合國第三大的預算貢獻國。

中國最近參與的活動中,集中在聯合國三大事務:維和、氣候協商以及全球發展。1971年時,中國趕跑台灣,並取代其於安理會中的位置。在那之後的十年,中國卻傲慢地無視所有維和議題的投票(連棄權都懶)。因為毛澤東主義的信徒認為,維和是干預弱國內政。

毛澤東一定氣到從棺材中爬起來。今年稍早時,中國首次派遣軍隊到南蘇丹,協助聯合國的藍盔任務。超過3,000名軍人跟警察與聯合國一同部署,這讓中國成為參與維和任務中,以人數來說第九多的國家。在聯合國大會的演說中,習近平稱中國將把維和部隊的人數提高到8,000人。他同時也說,中國將援助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1億美元,以助非盟成立自己的後備軍隊。

2009年時,中國是試圖讓氣候變遷協議失敗的國家之一。這次,中國則盡可能地推動此協議。因為協商是在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下實施的,所以這也可以看作是中國拉攏聯合國的第二個例子。

在與歐巴馬的會談中,習近平承諾將捐助30億美元給那些最貧窮的國家,用來因應氣候變遷的花費。的確,這些錢不是透過聯合國的綠色氣候基金會(Green Climate Fund),而是透過一個稱做南-南互助基金會(South-South Co-operation Fund)的中國組織捐出,但這樣的捐助,很可能為綠色氣候基金會帶來一些捐款。此外,藉由為「低碳轉換」的理念背書,以及全球環境問題的監控、透明度需改善一事,習近平跟歐巴馬,幫那些為新協議努力的談判人士,注入了強心針。

跟氣候問題一樣,聯合國發展目標(降低全球貧窮人口的比例,以及其他值得努力的項目)也有相同情況。聯合國目標設定期間是2000年至2015年,中國無視。但9月26日習近平不只簽署了一連串「持續性發展」目標,也帶來銀彈:20億美元援助最貧困的國家,用來發展醫療、教育及經濟建設;10億美元捐給新成立的中國-聯合國「和平發展基金」;對那些最貧窮的國家減免債務;捐兩百萬美元給國際衛生組織,諸如此類。

中國一直將自己視為全球窮國的領導者。捐助給聯合國氣候、發展項目超過60億美元,是中國有史以來在海外最大的挹注金額。藉由多數捐款透過聯合國一事,中國利用聯合國來加強其追求全球領導地位的訴求。

但越接近家裡,中國的舉止就大為不同。2015年7月,主管國際協議爭議的常設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開始進行菲律賓控告中國南海主權宣示案(南海爭議諸國中的兩造)的公聽會。中國拒絕出席,且宣稱聯合國海洋公約(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UNCLOS)並不適用。看起來,聯合國也有其侷限性。

中國也有意在自家後院重新做一些安排,12月即將營運的亞投行便是個最好的例子。與俄國、中亞諸國共同成立的上海合作組織(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原本僅針對國防議題,中國也有意將安全、經濟領域包括在內。印度可能明年會加入,伊朗也有可能。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最近稱中國是「國際秩序的堅定守護者」,並說「中國沒理由挑戰這樣的秩序」。以全球角度看,這也許是真的,習近平也花了數十億美金作好守護。但中國想重新制定家裡附近的秩序。中國如何處理與聯合國新合作模式所暗藏的緊張關係,還需要觀察。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