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7_IRP003_1

強權互槓
Power plays

這些事,對中國也很重要:習近平「中國夢」的中心元素,是將中國變成軍事強權,在世界舞台大出風頭。在遠方海上操練、進入別國港口的巨大軍艦,可用來影響及脅迫。一個擁有中國領土大小、歷史、經濟實力的國家,會想得到這些東西是可以理解的。中國想要避免潛在對手(如美國),在自己的近海肆無忌憚地進行操演,也並不奇怪。

對那些仰賴美國維持(按規則走的)國際秩序、海洋自由的國家來說,中國崛起成為海上強權一事,令人不安的理由,在於中國的作為以及所憑靠的理由。印度洋、南海、東海,對全球經濟來說,是至關重要的交通路線。全世界對繁忙的十個貨櫃港,有八個在這些區域。世界上三分之二的石油運輸,是經由印度洋前往太平洋,一天有1,500萬桶的原油經過麻六甲海峽。全球有約30%的海運貨物經過南海,其中1.2兆美元是運往美國的。南海的漁獲量約佔了世界10%強,海底被認為有蘊藏石油跟天然氣。

這個區域兵家必爭,而中國有最廣大、野心最大的的領土宣示。南海一帶,北京的領土爭議包括西沙群島(台灣、越南);南沙群島(台灣、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和汶萊);黃岩島(菲律賓、台灣)。中國模糊地宣稱,在九段線(nine-dash line)之內都擁有主權,這把90%以上的南海都涵蓋進去。這樣的主權宣示,是繼承1949年逃到台灣的國民黨;這是否只適用於島礁,還是也適用島嶼所在之海域,從來沒有得到適當的解釋。在東海,中日間尖閣諸島(日本掌控)的爭議甚囂塵上,雖說近期雙方海上護衛船艦的盤旋,已經變得更行禮如儀了。

美國對這些爭議,不採取任何立場,僅堅持各方應該訴諸國際仲裁,而非武力解決;且主權宣示應該要基於自然地貌。然而,中國正強行利用其不斷成長的海上力量,進行侵略性的巡航,入侵其他國家宣稱擁有的海域。最近中國又在原本被淹沒的礁岩上(而這在聯合國的海洋公約中,並不適用12海浬領海定義),填海建造了五座人工島嶼。這些人工島嶼配置了先進的監聽站,且其中三座還有跑道跟機棚,意味著這些人工島嶼,可馬上用於軍事目的。

中國並不是第一個在南海建人口島的國家。但在這兩年內,中國的填海面積,就幾乎是過去四十年中,所有對手國家填海面積的二十倍之多。美國要壓制這些基地很簡單;但除了戰爭以外,這些島嶼,也讓中國得以進行更遠的戰力延伸。也難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Susan Rice)最近誓言美軍將會「航行、飛行至所有國際法同意的地方」,也將恢復「自由航行(freedom of navigation)」的巡邏活動。

20151017_IRC155_0

五角大廈的文件顯示,人民解放軍海軍,現在擁有亞洲最大型船隊,有超過三百艘的戰艦,潛艇,兩棲艦和巡邏艇。而印尼、日本、馬來西亞、菲律賓跟越南所能調動的船艦僅有兩百艘,其中有許多船艦比中國的老舊,或較不具威力。這樣的優勢,在看執法船艦的數目時,就不那麼可怕了:中國擁有204艘的執法艦,而其他五個國家僅有147艘。中國通常用這些執法艦,來支持自己的領土訴求,且海面上還有殺傷力更大的海軍。雖說這些跟中國有領土爭議的國家,幾乎都試著購買或建造新船,雙方的實力差距還是繼續擴大。

地平線上
On the horizon

因此中國如果真的有心,是有辦法威脅到那些用來管理海上疆域及資源、航行自由、和平解決爭端的的準則跟規範。美國準備好面對這樣的挑戰了嗎?那些擔心「美國最終將無法避免地撤退」的人,幾乎肯定是錯誤的。即使快速成長,中國全體的國防預算(官方數字),還沒有美國海軍一個軍種多。美軍擁有十艘核動力超級航母,有一艘的母港在日本。中國只有一艘小型,翻修蘇聯時代產物的航母,另外兩艘則在建造中。目前世界上最先進的海面戰艦,三艘美軍朱瓦特級隱身驅逐艦(Zumwalt-class stealth destroyers),將會佈署在亞太地區,配上其他新型戰艦跟戰機。中國軍事專家認為,人民解放軍還要花上另外的三十年,才能趕上美國海軍的效率。

美國還有一個優勢,就是能跟其他國家的海軍一起合作,無論是區域性還是全球性。日本海上自衛隊缺乏延伸戰力,但被認為是世界上排名第五的海軍,且跟美軍一起活動。上個月安保法鬆綁,讓日本海軍能與友軍進行更進一步的合作,且任務範圍更寬廣,這讓北京很不爽。日本現在也努力跟中國擁有領土爭議的國家交好,提供優惠貸款給菲律賓跟越南,用來購買新型的巡航艦跟二手驅逐艦。

印度海軍是另一個強大的盟友。隨著對中國的憂慮不斷增加,印度開始跟西方國家海軍一同進行演習,而西方國家也認為印度的競爭力相當高。美軍一年一度的馬拉巴(Malabar)軍演,參加國家包括澳洲、新加坡,而今年日本首度加入。新上任的莫迪政府,目標是在2027年前,將船隊擴展到兩百艘,包含三艘航母以及核子動力潛艇。

要追上人民解放軍是不可能的,但印度海軍力阻印度洋成為「中國湖」。印度戰略家,一直以來都認為中國在民用港修築的設備、承包施工的基礎設施,都是為了要增加中國艦隊在印度洋上的營運能力,而印度政府認為,這片水域應該要由其支配。中國現在常派遣核子潛艇至印度洋。

美國海軍霸權在亞太地區維持和平,中國受惠的程度跟其他國家一樣多。這也幫助了中國的顯著成長,但中國似乎鐵了心要挑戰這個秩序。中國希望,美軍在中國沿海操演時,風險會提高;這是可以理解的。對一個希冀「新型態強權關係」的國家來說,仰賴美國維持海上秩序有失身份。雖然有種主張是美國跟其盟友,威脅封鎖海上運輸路線,但在任何無戰狀態下,切斷中國或世界的貿易命脈都是不切實際的。而如果發生戰爭,比如說中國入侵台灣,中國會希望能抑止美國馳援台灣的能力,或起碼拖延美國。令一方面,在中國發展威嚇鄰國的海軍時,也讓這些鄰國越來越投往美國的懷抱中。

此外,作為強大但還是第二位的海上強權,可能導致毀滅性的誤判。德國曾在20世紀初期,藉由挑起毀滅性的戰艦興建競賽,挑戰英國的海上霸權。但還是無法在一次世界大戰時,突破英國海軍的封鎖。日本也是,二次大戰時,在突擊珍珠港後的六個月,日本便輸掉關鍵性的中途島戰役,失去了在這樣狂妄之下所興建的多數戰艦。

中國認為一支強大的遠洋海軍,對其國家聲譽、形象很重要,這點無可厚非。尤其是如果中國認為,最終這支海軍將用於加強,而非破壞國際規則。煩惱的是,中國自己可能也不知道這支強大的海軍要做甚麼。而想把這支海軍用在愛國主義、外交信號、持重欺凌以外的誘惑,將會越來越難以抗拒。如馬漢觀察的:「海權的歷史,無法單由一國寫成,是各國、各個敵手間,互相對抗且往往導致戰爭的描述。」不必要真的走向這樣,但美國必須為最壞的情況作打算。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