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壹週刊引了朱天心新作的片段,覺得有些反胃。粗體字是原文。

「礦工之子與天文同掛編劇,實則工作狀態是天文與侯子日日談劇本一整年,最後一星期交給礦子填上生動口語之閩南語,侯子疼愛礦子,且一直以為礦子真像他自己愛說的那樣窮窘,便將劇本費四六分(女生不需養家故少些),兩人合掛名。是故我每見礦子記者會或訪談中大談「我當初構想……」「我的理念……」「我覺得台灣人……」我覺得他真好意思……礦子早就不是礦工後代的生活了,就像我們後來老愛把三級貧戶之子掛口上的另一名台灣之子,他們都不窮很久了,那之前一年,我們同行去義大利貝沙洛影展時,一路上我已深深見識他對名牌的嫻熟與不手軟。

怕有些人受不了這種文謅謅的敘事方式,我用直述句翻譯一下。

吳念真跟天文一起掛編劇,但其實劇本是朱天文跟侯孝賢每天討論,整整花了一年的成果;最後一星期才交給吳念真填口語對白。侯孝賢疼愛吳念真,以為吳念真跟他自己講的一樣窮困,於是把劇本費四六分,朱天文只拿四,兩人合掛名。

所以我每次看到吳念真受訪談時說「我當初構想……」、「我的理念……」、「我覺得台灣人……」,我覺得他真不要臉。吳念真早就不是過礦工後代的生活了,就像我們後來老愛把三級貧戶之子掛口上的另一名台灣之子,他們都不窮很久了。在那前一年,我們一起去義大利參加影展,一路上吳念真明明就買了很多名牌,也都很熟。

我的部落格沒有出現過「天龍人」、「高級外省人」等我認為無助於溝通的字眼,但朱天心這段話的心態,就印證了這幾個字眼。朱天心何許人也?朱西甯之女、朱天文之妹、朱天衣之姐,母親劉慕沙為翻譯家,也算文壇中人。台灣文壇,誰(敢)不認識朱家。

上面引述的那段話,看到了朱天心的偏執、不屑跟偏見。

說偏執,她認為二十六年前的「悲情城市」劇本多是朱天文寫的,怎麼讓吳念真拿走功勞說嘴(連劇本費都比她高);說不屑,她提到侯孝賢用侯子,提到吳念真用礦子,平平都是子,意義大不同。姓加子是尊重、是敬意,如孔子、莊子;名詞加子是輕蔑、是看不起,如戲子;說偏見,很明顯她認為小時候貧困,長大也必須要過同樣布衣襤褸的生活,更不能拿小時候的往事出來提,買名牌、對名牌熟悉,更不是你們這些人該有的行為,說什麼自己小時候窮。

1989年時,吳念真37歲。根據維基上面的資料顯示,吳念真自1980年進中影開始編審後,至1989年悲情城市完成前,總共參與了53部電影劇本的編審,不是三、五部,是53部喔。在這八、九年間,他跟小野推動台灣新浪潮電影工作(想必朱小姐也覺得這他們怎麼好意思),沒出過國參展嗎,不能去義大利嗎?跟朱小姐出國,一定要顯得鄉巴佬的模樣,才符合他礦工之子的身分?

朱天心還是比較適合挺柱(甚麼,你說沒柱了?)。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礦工之子與天文同掛編劇
    吳念真跟我一起掛編劇
  • 已修改 謝謝

    mlkj24 於 2015/10/23 20:35 回覆

  • 小讀者
  • 看到這篇,可以體會您的不爽,因為我也是, XD 請容我寫個長留言,若您覺得不妥請刪除。
    小時候我喜歡過朱氏姐妹,也買過他們的書(不止一本,幸好多半是朱天文的,她似乎好一些),再長大一點,就無法那麼迷了。感覺他們寫的東西太做作、太假,尤其是那種有意無意流露出來的大中華沙文主義的自傲口吻,令我越來越反感。

    朱天心認為吳念真搶功勞,我不知道是不是來自這篇文章?
    http://ctfa74.pixnet.net/blog/post/299424-吳念真談《悲情城市》
    這是悲情城市20年的專訪,張靚蓓訪了一大堆人,侯孝賢邱復生詹宏志高捷,甚至連剪接師廖慶都有一篇專訪,吳念真亦是被動的受訪。吳那種人不會太為難別人,記者問什麼或要寫專訪,他總要談談當年,他說的那些東西就一個工作人員-編劇-的角色來說,看起來很正常,有特意要搶朱天文或侯孝賢的功勞嗎?我看不出來。至於侯孝賢完全沒有跟吳念真或其他人討論過悲情城市這個電影和故事,只有跟朱天文一個人談?這不可能吧!我倒覺得朱天心似乎把悲情城市當成是侯孝賢和朱天文兩個人合作產出的,其他人不過是些微的貢獻,不值一提也不配多談這部電影的構想。但朱天心這種想法才是錯誤的吧!

    至於朱天心憑什麼自己出書講話卻認為吳沒有話語權呢?這真是一個謎。她是導演還是工作人員?事實上她完全沒有參與悲情城市,參與的是她姊姊,勉強要硬算的話,她老公謝材俊有跟吳念真一起客串了一場戲。朱肯定也不大懂編劇,寫對白沒她想的那麼簡單,對白推動劇情的走向,若有朱講的那麼無足輕重的話,不然請令姐朱天文來“填”個對白看看嘛,無論是她或她姐,都是絕對寫不出來吳念真那些句子的。

    此外,鄙夷吳裝窮、多拿了原本屬於姊姊的酬勞等等,我覺得根本已經涉及毀謗了,罵得正氣凜然,我倒可憐她憋了那麼多年。大家都那麼熟了,心裡疙瘩那~麼大,早該代姊出征去跟侯子討個公道嘛!罵說你怎麼那樣對待姊姊嘛!你那樣分配酬勞不公平啊應該多一點給姊姊才對啊....

    我是覺得吳念真很倒楣啦!反正吳是濫好人到底也不會告她。

    最後奉送奇文共欣賞一則,摘自書368頁(網友分享的片段),連戰首次訪中,朱天心捧成這樣:

    "若非他是個有信念的有歷史感的人,也不是也不願背負政治上的鋪天蓋地的罵名跨出這一步的"

    書中交代 連戰首次訪中,她的評價是"若非他是個有信念的有歷史感的人,也不是也不願背負政治上的鋪天蓋地的罵名跨出這一步的" (p368)


  • 感謝分享。您要不要把這篇投稿到想想論壇,讓多一點人看到?

    mlkj24 於 2015/10/27 22:46 回覆

  • 小讀者
  • 我寫的東西沒有太多價值,當聊天講過就算了,要公開發表一定要嚴謹的東西才行,因為會影響他人(咦後面兩句可以順便送給朱天心女士耶)
    倒是期盼您繼續寫下去,無論是經濟方面還是其他方面的文章,我是您的讀者之一,很謝謝您一直以來的寫文與分享!
  • 也是路過
  • 詹宏志的訪談很客觀,可以提供另一種觀點。


    譬如吳念真對侯孝賢來講,都是在故事所有的細節都有了,結構大致上出來了,結構大概天文可以幫他一些忙,最後需要對白,那才是吳念真最厲害的事,那一部份也是天文自己覺得不夠的地方,只有吳念真能寫那樣的對白。


    http://mypaper.m.pchome.com.tw/wisereading/post/1322965987

  • wttwcl
  • 朱天心講的是事實,就是吳念真只處理一些技術性的細節也就是對話部分,我是不懂這有什麼可以大酸特酸的,至於這技術性細節有多重要,每個人可能看法不同,也可能朱天心講的太誇張這對白幫劇本加了不少分,不過即使如此一般是認為這些工作還是處於輔助地位不算主要貢獻,所以朱天心的講法可能誇張,但不算捏造事實。
    樓上某樓真好笑,還叫朱式姊妹來填對白說嘴,這對白是閩南語就是朱式姊妹不會才叫吳念真來填的。
  • wttwcl
  • 還有她稱侯孝賢用"侯子"是取"猴子"的諧音,不是為了尊重,只是一種綽號,至於礦子是因為吳念真自我標榜是礦工之子而來的。所以侯子跟礦子都只是綽號或代號沒有高下之分,作者講故意貶低吳念真基本只是腦補,當不得真X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