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31_LDP001_0
Economist Oct 31st 2015

不要低估土耳其對西方的重要性。冷戰時期,土耳其是對抗蘇聯的北約堡壘。接著,坐落在充斥壓迫、暴力混亂的阿拉伯世界邊緣,土耳其以繁盛穆斯林民主國家的角色,成為典範。最近,土耳其又令人欽佩地,收容了兩百萬為了躲避戰亂而逃離邊境的敘利亞難民。

但這些日子以來,土耳其的美名失去光彩。在11月1日大選舉辦的同時,對庫德族工人黨(Kurdish PKK)游擊隊的戰事重啟,國內發生自殺炸彈事件、對媒體自由的攻擊、獨立檢察官跟法官遭到撤職,且外界有時擔心土耳其對於伊斯蘭國的聖戰士過於寬容。

這些事情,很大程度要歸咎到土國的專橫總統 - 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身上。這是五個月來,他所策劃的第二場選舉,是為了鞏固他自己的權力。作為非難手段,土耳其人應投給他的對手,把他塞回月光寶盒裡;但早在一年前剛當上總統時,艾爾段就應自己走進去。(譯按:原文用ceremonial box,我一時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有跡象顯示,土耳其人的確對他們強大,但卻越來越專制、越不寬容總統的滑稽舉動,感到不耐。6月時,艾爾段十四年前共同創立的「正義與發展黨(AK)」,在大選中輸掉多數黨地位。原本的正確作法,應該是由正義與發展黨的黨魁 - 達武特奧盧(Ahmet Davutoglu),建立聯合政府,或是讓其他政黨有機會一試。儘管身為總統的艾爾段,應該站在超然的立場,但還是出手干預組成聯合政府的一切努力。他的盤算是,強行舉行第二次大選,且不只希望正義與發展黨拿下多數席次,更希望能一舉拿下達到修憲門檻的五分之三席次 — 這樣便可以創造一個讓他擁有更多權力的總統制。

更糟的是,為了讓正義與發展黨的機會最大化,艾爾段破壞了與土國庫德族的和平進程,希望這樣能拉低親庫德族的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 HDP)得票。這尤其悲哀,因為在艾爾段擔任總理時期,他是與庫德族簽訂和平協議的勇敢倡議者。而軍隊現在重啟與庫德族工人黨的戰事。即使庫德族已經證明,他們是對抗敘利亞總統阿薩德跟伊斯蘭國最有效的力量之一,土耳其戰機仍空襲了伊拉克跟敘利亞的庫德族據點。土耳其境內一連串的槍擊、爆炸事件,包含一般認為由伊斯蘭國策劃,10月10日於安卡拉,那起造成102人死亡的恐怖雙重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這讓人民民主黨幾乎無法在土耳其境內進行競選活動。而因為媒體恐嚇被用來阻礙反對黨,人民民主黨的成員也無法上電視或廣播。

幸運的是,多數土耳其選民似乎沒有因為艾爾段憤世嫉俗擺弄的操縱手段而動搖。多數民調顯示,人民民主黨會再度得到超過10%的選票,足以進入國會。這意味著會出現另一個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這次艾爾段絕不能再破壞聯合政府的組成。

因為土耳其正面臨著國內外的巨大挑戰,一個穩定、可靠的政府尤其重要。經濟成長放緩,通膨跟失業率上升、里拉則重挫。土耳其需要下定決心自由化,增加勞力及商品市場的彈性,改善競爭力。與庫德族人的和平進程破裂、增加的暴力事件,不僅僅在土耳其東南部蒙上陰影,也對全國的旅遊業產生影響。

接著是這個區域的許多麻煩事,尤其是敘利亞。艾爾段曾在四年前,非常有勇氣地要求阿薩德下台。但他過了很久,才讓美軍使用土耳其的印吉利克Incirlik)空軍基地,來空襲伊斯蘭國據點;而土耳其自己的空軍,多數時間都在攻擊庫德族。土耳其收容的敘利亞難民數,比任何國家都多,但也成了移往歐洲的主要途徑。新政府必須要重新評估對敘利亞以及處理難民的方法 — 並應該與歐洲、北約盟友合作,而非對抗他們。

朋友的建議
The advice of friends

土耳其的盟友不應軟化對艾爾段的批評。某些歐盟領袖,有令人擔心的跡象,想藉由減少對艾爾段的批評,取得他在抑止難民、其他移民移往歐洲上的更多協助。歐盟執委會今年對土耳其的評估,原本預期會大力批評該國各種不民主的舉動,現已被悄悄地延後了。在選舉過後,新政府可能會試圖重振陷入泥淖的入歐盟談判,並贏得土國公民免簽證進入歐盟的待遇。歐盟應該清楚表示,談判進展,將視土耳其恢復民主自由的程度而定。

艾爾段以及正義與發展黨政府,在二十一世紀初期,作了許多事來改革土耳其、改善經濟情況。但在執政十年後,艾爾段對土耳其來說,已不再是好事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