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7_blp503
Economist Nov 4th 2015

緬甸將在11月8日舉行二十五年來首次競爭性的大選。有超過九十個政黨登記,但只有兩個全國性政黨:執政黨「聯邦團結發展黨(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 USDP)」,以及翁山蘇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民盟應該會表現地很好,但在競選活動期間,不和諧的議題重複出現。在緬甸西南部的勃生縣(Pathein)的一場競選活動中,一位隸屬於「保護族群和信仰協會,後稱保協」(以緬文縮寫Ma Ba Tha聞名)的住持,問台下的一萬名聽眾說,他們是否知道哪個政黨是由「伊斯蘭主義者」支持著。群眾吶喊「全國民主聯盟」。在緬甸中部,僧侶不停警告選民,民盟想把緬甸變成一個穆斯林國家。威拉杜(Wirathu)是保協的一位僧侶,來自曼德勒(Mandalay),他說民盟比較關心伊斯蘭教徒,而非緬族佛教徒(緬甸境內最大的種族跟宗教族群)。這樣的指控是哪來的,又有甚麼效力?

第二個問題比第一個問題容易回答:沒有。翁山蘇姬自己,就屬於最大族裔的緬族,佔了全緬甸人口的68%。無論在言語或是行為上,她都沒有表示過一絲對伊斯蘭教的同情,更毫無興趣把緬甸變成穆斯林國家,無論這代表的是甚麼意思(穆斯林僅佔了緬甸人口的4%)。她曾說贊成多元主義,但對被佛教徒迫害的穆斯林羅興亞人,翁山蘇姬可恥地保持沉默。羅興亞人是緬甸西部的少數族群,許多緬族人,包括執政的聯邦團結發展黨,都輕蔑地稱呼他們為「孟加拉人」,隱射他們從鄰國孟加拉非法移民至緬甸。民盟並沒有提出任何穆斯林候選人 — 根據黨內高層說,部分原因是「擔心遭到保協的反制」。

而第一個問題則更複雜。這個問題的部分答案,跟選舉政治有關。反穆斯林情緒非常普遍,且深植於緬甸;聯邦團結發展黨不會是第一個挑起種族情緒,以獲得政治利益的政黨。雖說保協跟聯邦團結發展黨基本上否認從屬關係,但彼此還是有關聯。勃生縣的場子中,一位聯邦團結發展黨的官員,就跟保協的成員一同坐在講台上。聯邦團結發展黨掌控的國會 — 以及身為該黨主席的緬甸總統 — 才剛通過了四項具傷害性的法律。這四項保協所支持的法案,嚴格限制了轉換宗教信仰、以及不同信仰通婚的規定,另外還要求婦女兩胎需間隔三十六個月:許多人擔心,跟佛教徒相比,這些法律將會對伊斯蘭教徒更嚴格地執行。無論保協的活動是否由執政黨組織,他們的反民盟活動,的確有助執政黨。

但選舉放一邊,緬甸其實從未與多元認同和平共處。雖說緬甸是眾多少數族裔的家園,緬族自緬甸獨立後,變掌握了無法挑戰的大權。現任政府雖跟幾個武裝少數族裔簽署了停戰協議,但卻從未完全說明,他們將會下放多少自治權到地方。翁山蘇姬之父,於1947年所簽署的彬龍協議(Panglong Agreement),下放了一些自治權給緬甸少數族裔(這些少數族裔中,許多都非佛教徒),但這份協議從未執行過。相反地,軍政府合理化軍事鎮壓的行為,說不這樣做的話,緬甸將會四分五裂。翁山蘇姬的人氣,代表著緬甸軍政府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挑戰,而針對她的指控,只是為了鞏固權力的最後努力。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