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1_blp538_2
Economist Nov 14th 2015

今年1月,在17人死於巴黎的一連串事件後 — 包含諷刺雜誌查理周刊的攻擊事件 — 歐洲爆發了許多場自發性的遊行。人們上街遊行,捍衛被攻擊的歐洲文明基本原則:言論自由。橫跨全歐有上百萬人舉著「我是查理」的牌子上街,代表他們認同在那場攻擊中喪生的雜誌人,而該雜誌時常嘲諷先知莫罕默德。許多人提醒,不要讓大眾情緒轉向一般的穆斯林,無論是移民還是本地人。在德國,基社盟巴伐利亞省長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的舉動是個典範。他否認恐怖主義跟移民政策有任何關連,要求德國的反伊斯蘭運動Pegida,暫停原本打算舉辦的遊行,並說他很高興,全德政黨都「克制著沒有從那次攻擊中獲取政治資本」。

而在星期五的巴黎恐攻(伊斯蘭國承認犯行)後,澤霍費爾的態度完全不同。他說,聖戰士的攻擊行為代表「歐洲內外邊界都需要更強力的管制」;這事關「重建歐洲的法律與秩序」。同屬基社盟的巴伐利亞省財政部長索德(Markus Söder)也認同:「巴黎改變了所有事」,同時說這場攻擊意味著,是停止「無止盡移民」的時候了。在攻擊後短短幾小時內,基社盟的領袖們,已經開始努力削弱梅克爾總理,並想強迫她放慢讓中東移民進入的腳步。

這樣的對比說明了問題。在星期五那系列至少殺害巴黎各地129人的攻擊後,歐洲領袖再度發表同情跟憤怒的聲明,而大群民眾也利用花束、蠟燭來表達團結之意。不過相較於「我是查理」遊行,那種不把恐怖主義跟移民或伊斯蘭做連結的堅持,此次的情緒明顯矛盾許多。由於上次的目標,是知名媒體跟一間猶太超市,查理周刊的兇手,讓人民可把憤怒集中在正面理念上:宗教跟言論自由。但最近的這幾次攻擊,似乎是隨機選擇公共場所 — 柬埔寨餐廳、足球場、音樂廳。部分歐洲人,不可避免地開始把暴力跟主宰過去六個月的政治議題連結在一起:從中東大陸湧入的大批難民。

我是查理2?不完全是
Je suis Charlie 2? Pas exactement

波蘭將兩者做最直接的連結。法律與正義黨(Law and Justice party)在10月時大勝,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對移民的恐懼。該黨即將上任的歐洲事務部長席曼斯基(Konrad Szymanski)匆促在星期六早上發表一篇文章,裡面寫道,在巴黎恐攻後,歐洲想推動各會員國重新分配難民一事,是「政治上的零可能性」。他還寫說,「波蘭必須保留完整的邊境控制、庇護跟移民政策的權力」。

預計今年會收到超過一百萬庇護申請的德國,則為了重安置政策一事奮鬥許久。此事歐盟執委會已在9月通過,遭到幾個會員國的強烈反對。波蘭反對執行,將會引起相當大的爭議。(一位薩克森自由州的議員李波德(Gerd Lippold)在推特上憤怒地說,如果每個歐洲人都跟席曼斯基想法一樣,「那波蘭跟德國之間,很快就會建起一座防汽車竊賊的牆」)即將成為波蘭總理的席多(Beata Szydlo)並不支持席曼斯基的立場,而席曼斯基也退一步,說如果有「安全保證」的話,波蘭可以接受協議。

但類似的言論在其他中、東歐國家也常常聽到,許多人反對移民重分配的協議。喜歡出風頭的捷克財政部長、身價數十億之媒體大亨,也是目前捷克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巴比斯(Andrej babis)認為,有必要關閉申根國家外部邊界。捷克總統澤曼(Milos Zeman)則曾經表示,他擔心捷克境內的敘利亞移民,會遵照伊斯蘭律法對不忠實的女性丟石頭;說巴黎恐攻,是「歐洲文明未來」戰爭的一部分。巴黎恐攻兇手之一攜帶著敘利亞護照,這件事讓那些反對尋求庇護者的人抓到辮子。斯洛伐克總理菲喬(Robert Fico)得意地說,他早就警告過其他歐洲國家領袖「移民伴隨著巨大安全風險,希望現在有些人會張開眼睛了。」

在其他國家,表達真切同情的同時,也很快就連結到各種政治或外交層面上。莫斯科,這個對伊斯蘭恐攻也很有經驗的城市,大量鮮花、禮物湧至法國大使館外。但俄國總統普丁在送給法國總統歐蘭德的哀悼訊息中,也希望能終結俄國被國際孤立的狀態:「對付這樣的邪惡,需要全體國際社會團結再一起。」於土耳其,數千民眾上街,以展現團結的方式,對最近被伊斯蘭國恐攻的幾個城市表達同情:包括巴黎、安卡拉跟貝魯特。不過在此同時,土耳其總統艾爾段暗示,該是時候拋棄「我的恐怖份子是好人,你的是壞人」這種觀念了 — 明顯在說與土耳其政府戰鬥中的庫德族民兵:包含西方國家也認為是恐怖組織的庫德工人黨(PKK),但也包括人民保衛軍(People's Defence Units, YPG),而西方國家認為這個組織是共同抵禦伊斯蘭國的盟友。

西歐的右翼民粹主義者,利用巴黎恐攻來證實他們自己的主張,與發生查理周刊事件時如出一轍。荷蘭反移民急先鋒的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其所屬政黨在目前的民調中領先,要求荷蘭總理關閉國界。「散播可蘭經種子的人,收成聖戰士的果」比利時佛萊明(Flemish)地區極右派政黨 — 佛萊明利益黨黨魁德溫特(Filip de Winter)在推特上寫下這段話。但這樣的挑釁並沒有造成太大影響。比利時的新聞,全都在撥放三名涉及巴黎恐攻的人士,於布魯塞爾近郊被捕。比利時內政部長讓邦(Jean Jambon)誓言要將三名嫌犯所居住的社區莫倫比克(Molenbeek) 「掃蕩乾淨」。這個社區,同時也是比利時反恐警察在1月查理周刊槍擊事件後突擊的地方,在這擊斃兩名嫌犯。

但即便如此,某些可能會因為此次攻擊,而激起移民議題辯論的地方,也並沒有發生 — 或是說,起碼到現在還沒發生。星期五攻擊剛發生時,瑞典跟丹麥都捲入是否應該要控制移民進入的混亂。以每人平均來看,瑞典是全歐洲收最多難民的國家;瑞典在星期二宣布,將導入邊境管制,那許多已抵達丹麥打算進入瑞典的尋求庇護者進退維谷。而一直以來,移民申請就很困難的丹麥在隔天,則宣布實施勸阻移民進入的三十四項措施,主要以削減福利為主。

但無論是丹麥最反移民的丹麥人民黨(Danish People’s Party),還是類似的瑞典民主黨(Sweden Democrats),都沒有利用巴黎恐攻作為宣傳工具。這兩國的基調,是最帶尊敬、也最帶非黨派色彩的同情,正如同查理周刊攻擊之後。當然,反移民政黨也許只是保留火力,認為他們不需要開口說任何話,有信心伊斯蘭恐怖攻擊的形象,就將讓一般人反對移民。。

上星期六,民眾發起與法國同在的團結遊行,以及歐洲各領袖所傳遞出的支持訊息,即使模糊,都呼籲不要讓恐怖份子分化歐洲人民。但隨著歐洲國家一個接著一個實施邊境控管,將很難維持一個他們本來就沒擁有的東西。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F
  • 歐洲對待穆斯林的態度,跟台灣人香港人日本人對待中國人的態度很類似啊...
  • 其實這真的很微妙啊。台灣、香港跟中國有部分文化上的聯繫,日本跟中國有發生過戰爭,且在歷史上的互動也很緊密。而穆斯林跟基督教文明的衝突真要說,可是淵遠流長的。

    mlkj24 於 2015/12/01 12: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