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5_CNP003_0
Economist Dec 5th 2015

8月時,中國共產黨前江蘇省常委趙少麟,遭到中央紀律委員會開除黨籍。這沒甚麼不尋常。有數十名地方常委,違反了國家反收賄的規定。令人訝異的,是對他指控的罪名。通常都會強調這些被告,擁有透過地下邪惡活動所獲取的大筆財富。而根據黨媒新京報網指出,趙少麟的罪名是無視黨的紀律、批評政府政策。中央黨校的謝春濤嗤之以鼻地說,有些人「以為自己比黨聰明,這是不被允許的。」

趙少麟並不是唯一一人。10月中時,中央紀律委員會還逮捕了河北跟廣西的常委。他們的罪名之中,也包括了批評共產黨。中央政治局在10月12日通過新黨規。國營媒體新華社說,這是中國共產黨史上「最完整、最嚴厲的行為準則」。條例之中,禁止黨員對政策做「負面評論」、「不負責的言論」。黨員可針對議題辯論 — 但只有說好聽話時可以。

這種強調對意識形態的整合,代表回到過去的習慣。2013年習近平曾說批評跟自我批評,是「有力的武器..越常使用,領導人就越能增進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但在過去幾個月中,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歷史上也不是第一次了,越公開的辯論,反而導致表達的自由(原本就從未完全自由過)更加緊縮。

去年習近平在一場有關藝術的重要演講上,他不只呼籲要發揮藝術的「正面能量」,他還抨擊現代建築,以及對西方藝術的仿真。演講的時機點,讓自由派人士感到不舒服。那個場合,原本是要紀念毛澤東整風運動(最後造成一萬人死亡的暴力整肅行動)演說周年的活動。對偉大毛澤東的批評,再度變得不被接受。畢福劍是一位受歡迎的電視主持人,被人拍下他唱京劇嘲諷偉大舵手後,就被解雇了。

媒體有感受到肅殺之氣。上個月,新疆日報主編趙新尉遭到撤職。明顯地是因為他對中國在穆斯林占多數的新疆進行反恐鎮壓一事,表達憂心。8月時,財經網的王曉璐,於國營電視台上自承在夏天股災時散播「恐慌與混亂」。他的罪名,是報導中國證監會打算停止繼續支撐股市。

同一時間,中國僅存的自由派刊物,通稱南方系列的南方周末、南方都市報、南方日報等,都接受了審查。一位在該集團工作的記者,告訴美國的遊說團體 ― 保護記者委員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說,在一連串針對國慶閱兵的巴結報導後,「扼殺了大眾對南方系列的最後一絲期待與好印象。」在收到訊息後,五十間媒體在9月簽署了「自律協議」,承諾不會「公開或散佈傷害黨、國家顏面的意見」。

今年稍早,限制的範圍不斷擴大。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總結說,十七個常被審查的議題 — 包括基層民運分子、教授、西藏人等 — 有十一個議題在習近平執政下變得更嚴厲了。夏天時有超過一百位律師被圍捕。一個女權團體因為「挑起麻煩」的罪名被逮捕(之後遭釋放)。事實上,她們只是想喚起一般人對大眾交通工具上性騷擾的注意。學者也被告知,要小心一點。

自習近平在2012年上台後,他已多次拒絕陰險的西方思想,比如說媒體自由跟人權。但在此同時,藉著偶爾談論中國憲政(這其實是一部寬鬆的律法)的重要性,他也平衡了指揮與控制的傳統。現在正在發生的三件事,讓他益發看重控制端。

不准動:新常態
Freeze: the new normal

首先,他指派自己進行清理腐敗共產黨的任務,這任務已變得異常艱鉅。反腐運動已逮捕了上千位高官,也沒有跡象顯示反腐運動正在動搖。(第一波逮捕省級常委的行動也不見動搖,而今年以來,逮捕行動似乎擴大到國營企業高層了。)習近平也許認為,為了繼續推動反腐運動,限制黨員意見是必要的。

第二點,中國政府也在習近平上台後,努力加強針對社群媒體的控制。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在8月公佈了一份新的要點,對微博的發文加以限制。修正過後的刑法,在11月生效,在網路上「散播謠言」最多將可處七年徒刑 — 而法律並沒有明定何謂謠言。而一份正在擬定的網路安全草案,將要求網路公司限制匿名,並要向政府報告「安全事件」;不過並不清楚所謂安全事件的定義。

第三,成長趨緩的經濟,似乎有可能讓工運、或其他方式的動盪再起,威脅到共產黨的權力。多年來,共產黨宣稱,他們的正當性來自快速成長的生活水準;而隨著生活水準的成長越來越緩慢,一般平民可能會開始抱怨統治者。黨的領導人認為,應先發制人,壓制這樣的情況。

這位中國國家主席說較緩的經濟成長是「新常態」。更嚴格控制表達的自由,也成為一種新常態。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