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5_ASC595
Economist Dec 5th 2015

跟日本其他地方一樣,日本的監獄非常乾淨、安全以及有秩序 — 還跟養老院一樣安靜。但調查過世界某些國家監獄的獄政改革者說,日本的監獄是最殘酷的之一 — 以他們對囚犯造成的心理傷害來說。

更生人形容監獄嚴厲的規則。跟獄卒眼神交會是被禁止的,如果被允許時,也必須要伴隨著微笑。一些強制性的監獄工作令人腦袋發麻 — 比如說把一張紙對摺八次,然後再展開。多數時間不准談話,閱讀也只有某些時候允許。

折山敏夫原本是一位餐廳老闆,因為一件謀殺案而坐了二十二年牢,但他堅稱不是他犯的。「除了呼吸以外,你無法自由做任何事」,折山說;即使要站起來,都需要獄卒的允許。多數時間中,折山必須要盤腿坐,帶著一些痠痛;由於無時無刻都必須以同樣姿勢坐著,「當洗澡時,我們獄友的屁股,都黑的如長褥瘡」。常見的輕微懲罰,是單獨監禁;折山必須坐著面對一扇門一整天。折山說,兩位先後跟他同間牢房的獄友,在失去「表現良好受刑人」的資格後,都選擇上吊。

死刑犯則更糟。他們以單獨監禁的形式等待著,有時候等上數年。他們沒有被告知行刑日;囚犯每天醒來時,都不知道今天是否是最後一天。免田栄(譯按:日本四大冤案之一的主角,坐了三十四年的冤獄)免除了謀殺罪名,在1983年遭到釋放。他曾形容,獄卒每天早上停在勞房門口時,「心臟快要跳出來了」。

一般的日本人要馬不知道,要馬不想關心刑罰系統嚴峻的情況。朝日電視台「The Scoop Special」節目的製作人原一郎說,媒體通常把法官的判決當作是「天之聲」。這個節目不尋常地,促請大眾注意誤判的情況。嘗試平反誤判的法學教授笹倉香奈說,日本人通常傾向同理被害人而非犯罪嫌疑人。要求改革的廣泛民間壓力尚不存在。

當民主黨在2009年取得政權時,對司法制度的大翻修、甚至廢除死刑,看起來似乎是有可能的。但自從保守派的自民黨在2012年底上台後,加速了執行死刑的腳步,而政府非常堅定地支持檢察官跟警方。儘管犯罪率下降,自民黨甚至還想加重對未成年犯的刑度。

改變也許會從法官開始。儘管已經有些久遠,但釋放袴田巖(譯按:職業拳擊手,被指控強盜殺人、放火而被判死刑。但證據不足以指向袴田巖就是真兇。在獄中關了四十八年,於2014年遭到釋放,但仍為死刑犯的身分。)的法官,指控有關當局捏造證據。追求司法改革者,希望這位法官也能平反其他錯誤的判決。之後有另一名法官批評審訊手段,但這位法官其實是將袴田死刑判決持續下去的三名法官之一。但日本的司改者說,還有太多法官到了接近退休、沒有升遷機會時,才會良心發現。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F
  • 還有太多法官到了接近退休、沒有升遷機會時,才會良心發現。

    以這點來說,台灣還是比不上日本。
    (哭)
  • 以台灣那幾個很有爭議的案子來看,應該差不多...

    mlkj24 於 2015/12/10 22: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