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2_LDD001_0
Economist Dec 12th 2015

民粹主義者又有新的牢騷。多年來,在大西洋兩岸,民粹主義者一直以「自私的菁英無法 — 或不會去 — 解決尋常勞動百姓的問題」的信念而蓬勃發展著。而他們現在又餵養新的恐懼,那就是政府無法 — 或不會去 — 保證百姓的安全。

在一對曾宣誓效忠伊斯蘭國的夫婦,於加州聖伯納迪諾(San Bernardino)槍殺了十四人之後,川普在本周要求「全面性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而更早時,這位在共和黨初選民調領先的候選人,曾提案要關閉美國境內的清真寺,並要求美籍穆斯林註冊。他說,「我們沒有選擇」。

在法國,跟川普相當的則是極右派的民族陣線(National Front, FN)。12月6日第一輪的地方選舉中,在巴黎上個月遭到伊斯蘭國恐怖攻擊後,民族陣線目前以些微差距,取得全國最高票的地位。在十三個選區中,民族陣線在六個選區中領先。民族陣線的領導人瑪琳勒潘(Marine Le Pen)跟她的姪女,得票都超過40%。

川普跟瑪琳勒潘並不孤單。自二戰結束以來,民粹右派在美國跟歐洲部分國家的支持率,達到前所未有的境界。在反恐的大環境下,這些恐懼販子對西方國家認為理所當然的開放與寬容,形成嚴重的威脅。

憤怒的老人
Angry old men

即使在最近的攻擊發生前,右翼民粹者就已經達成目的了。自10月起,川普、克魯茲(Ted Cruz)跟卡森(Ben Carson) — 攻擊性沒那麼強,但只比川普不極端一點 — 三人加起來的支持率,持續在共和黨民調中超過50%。在歐洲這邊,波蘭跟匈牙利現在是民粹主義者掌權,並且是瑞士、芬蘭聯合政府的成員(還沒有把如希臘左派聯盟的左翼民粹算進去)。他們在法國、荷蘭的民調中取得領先,在瑞典也取得前所未有的支持率。瑪琳勒潘很可能進入2017年法國總統選舉的第二輪,而且有可能勝選。

民粹主義者有所不同,但共同點是對經濟跟文化的缺乏安全感。歐洲的失業情況,以及美國停滯的薪資,傷害到的是老年、工人階級的白人男性;他們的工作,因為全球化跟科技受到威脅。他們抱怨,在他們之下的,是分走福利、犯罪跟無視當地風俗的移民跟乞丐。在他們之上的,則是本該監督金融危機、歐洲停滯發生的華盛頓、布魯塞爾菁英。但這些無能、自利的人,看起來卻永遠不會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

聖戰士恐怖主義,則在這個不滿上火上加油 — 也許甚至擴大了民粹主義的吸引力。只要伊斯蘭國啟發或組織致命性的攻擊行動,對移民跟外國人的恐懼就會增加。而當恐怖份子滲入(他們有時無可避免地會成功)時,就會顯示出統治菁英的不足之處。當領導者對詆毀伊斯蘭教提出警惕,或是將焦點放在槍枝管控上時(如歐巴馬在12月6日橢圓辦公室的演說),為了擁有更進一步的政治正確,民粹主義者又會進行詆毀。

民粹思想需要挫敗。川普將他的計畫,跟二戰時對日裔美人(譯按:二戰時,美國將定居美國的日裔美人,安置在集中營中。無論這些日裔已在美國居住多久。)的處置相比。就是這麼一回事:雷根政府之後認知到,羅斯福總統的政策是「種族偏見」。排外運動再度興起,將會對美國造成很大的危害 — 對伊斯蘭國則是很大的幫助。瑪琳勒潘將會樹立起毀滅性的經濟障礙,並藉由離開歐元區造成大混亂。匈牙利總理歐班(Viktor Orban)則誓言要建立一個「不自由的國家」,並將普丁的俄羅斯視為典範。即使這些人沒有掌權的時候,民粹主義者也可以扭曲議程。

所有人都不應低估對抗民粹主義者的難度。有些主流政治人物,將他們貼上法西斯主義者或是極端主義的標籤,來駁斥民粹主義者的說法。但這樣的不屑,可能暗示著,主流政治菁英對民粹主義所玩弄的不滿,並不感興趣。其他人則借用民粹主義者冒犯性較低的外衣,來提倡某些想法,比如說拒絕移民的福利,而非直接在邊界建立圍籬。但這樣的排外精簡版,剛好映證了民粹主義者的偏見。

長久奮戰
The long struggle

有更好的方法嗎?本報的立場,幾乎就是民粹主義者所有鄙棄之事:開放市場、開放邊界、全球化以及人群的自由流動。我們並不期待說服民粹主義領袖同意我們的意見。但選民是明理的 — 且多數選民很快就會聽到更加樂觀之事,而不是怒斥一個危險的世界。

部分的解答,將借鑑於自由主義理想的力量。要化解人們的不安全感,新技術、繁榮及商業,是比排外主義更好的處方。經濟成長可以克服不滿 — 而不是建造起城牆。要擊敗伊斯蘭恐怖主義,得爭取穆斯林的幫助 — 而不是待他們如仇敵。主要政黨必須要大聲、有說服力地告訴選民,這樣才是對的。

民粹主義者抱怨政府常讓人民失望,政治人物也必須解決這點。對安全的威脅採取行動吧。對付伊斯蘭國在敘利亞、伊拉克境內所建立的哈里發國,歐巴馬不願意多加佈署軍隊。他並沒有辦法說服多數美國人,包含許多現任或前任的軍隊指揮官。歐洲的情報人員跟執法機構,無法共享資訊。歐盟必須在邊界就控管湧入的人潮,讓那些符合難民資格的人工作,這樣可幫助他們吸收西方價值。

一個在經濟、安全方面擁有更好政策的政府,這是種完美但很難達成的想像。即使只有一點點改善,但如果這樣的小幅改善,跟捍衛西方啟蒙價值一致,也會有幫助。

選擇最後會落在選民手上,而多數選民不會想要一個右翼民粹主義。約有25%的美國人,宣稱自己是共和黨人,而川普只有獲得其中30%人的支持。但美國初選的投票率低於20%。法國的投票率也比50%稍低。要打敗民粹主義者的方法,在投票箱裡。溫和的多數人有責任現身,並在支持開放、寬容的候選人名字旁,蓋上戳章。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F
  • 看到馬英九這種內奸,就覺得適度的民粹排外是有必要的。
  • 這樣就中了民粹主義者的圈套了。對我來說,有些價值是絕對的;比如說人權、民主、自由、制度等;用這些價值來擊退那些反動的想法。

    mlkj24 於 2015/12/14 09:34 回覆

  • FF
  • 大家都說慈悲沒有敵人,但實際上是敵人沒有慈悲。
  • 我大概知道F大的意思。
    不過這就要看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想把這個國家帶到怎麼樣的境界。

    不是有一個故事這樣說嗎;兩位婦女都稱孩子是自己的而鬧上官府,縣官判把小孩切一半;於是親生母親寧願放棄孩子。


    mlkj24 於 2015/12/14 23: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