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9_eup003_0
Economist Jan 9th 2016

隨著新年煙火在德國各城市綻放,慕尼黑發生了短暫的恐慌,因為有情資指出恐怖份子要攻擊兩座火車站。而那並沒有發生。一開始雖然沒有太多人注意,但科隆發生了另一種類型的犯罪,漢堡、斯圖加特也發生但較小規模的此種犯罪行為。

派對活動在科隆大教堂、火車站附近廣場舉辦的同時,一大群年輕人(之後警方形容說「看起來是北非阿拉伯裔」)也湧向那邊。一些人朝人群丟擲煙火、製造恐慌。接著那些人形成圈圈,把婦女圍在中間,這樣警察跟旁觀者便無法看到裡面。根據事後報案超過一百名婦女的說法,一些人撫摸女性,另外的人則同時偷走她們的手機、皮包或皮夾。還有一位女性遭到強暴。

奇怪的是,科隆警方在隔天說節慶活動輕鬆而平和。在許多婦女出面後,整個國家氛圍轉為憤怒。內政部長跟司法部長承諾,將會全面性的執法 — 即使警方當時承認他們還不知道要逮捕哪些人。總理梅克爾稱這樣的騷擾「噁心」,並要求落實正義,「不需考慮出生地跟背景」。

這樣的攻擊事件,在目前已緊張的時刻,進一步加深恐懼。德國正為了歷史新高的難民奮鬥著,光是2015年就超過一百萬人,多數是從阿拉伯國家來的。民粹政治人物很快就將此事件做連結。排外政黨「德國新選項黨」主席琵特黎(Frauke Petry)將這樣的暴行稱為「災難性庇護、移民政策所造成的可怕後果」。

如科隆市長蕾克爾(Henriette Reker)所強調的,目前還沒有證據顯示說那些罪犯是移民。蕾克爾是德國社會矛盾的化身。她以無黨派候選人身分競選,有著自由派立場,對移民表示歡迎。為此,一位新納粹極端份子在去年10月的競選活動中,拿刀刺傷她。(隔天她在昏迷狀態中當選。)如果事後證明,某些歹徒,性騷擾犯和強姦犯的確是尋求庇護者,那對德國歡迎文化(Willkommenskultur)所造成的傷害,將可能非常嚴重。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F
  • 歐洲給我的感覺就是跟台灣很好類比。
    歐洲主流族群對於極右派的批評,就跟中國人對泛綠的批評、莊國榮以前受到的不白之冤是很類似的。

    最近還聽到一個說法,歐洲極右派有不少人本來是左派,只是這些人受不了目前左派背離世俗主義而轉向極右派,甚至連LGBT及女性來說、極右派對他們的敵意是遠低於極端穆斯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