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an 30th 2016

源自蚊子的茲卡病毒,已經在美洲二十二個國家地區中散播開來,讓懷孕婦女及其伴侶感到恐懼。婦女在懷孕期間感染到這種病毒的話,可能會導致生育缺陷。光在巴西,自去年10月以來就出現了四千例的小頭症新生兒,而通常一年只會有不到兩百個案例。一些政府的反應,開啟了一連串有關墮胎、生育控制跟性教育的辯論。且這樣的辯論,可能拖得比病毒爆發本身還久。

最早,是有一些政府建議婦女延後懷孕時間。感染人數僅次於巴西的哥倫比亞,建議再等六到八個月。僅管牙買加沒出現任何病例,但也做了類似的建議。薩爾瓦多政府建議,婦女到2018年再懷孕。巴拿馬則警告來自原住民社區的婦女不要懷孕,因為那些社區的感染率相當高。

有些婦女認為這樣的建議相當霸道。其他人則說,政府在婦女節育這塊,並沒有幫到甚麼忙。紐約遊說團體「生殖權利中心(Centre for Reproductive Rights)」的Paula Avila-Guillen指出,拉丁美洲的性犯罪率跟青少年懷孕率都幾乎是世界最高的。智庫古特馬赫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發現,拉丁美洲、加勒比海一帶,有56%的懷孕是意外。

意外懷孕的發生率高,主要是因為性教育不足,以及節育求之不易。衛生工作者不願意開避孕藥給青少女,或是還未生育過的婦女。女權運動者說,如果婦女要避免懷孕,政府必須要提供更多的避孕方法、避孕資訊,給男性同時也給女性。

有些人則認為,茲卡病毒危機,應該可讓那些擁有嚴格墮胎限制的國家,放寬限制。薩爾瓦多並不允許婦女墮胎,即使女性覺得她們的生命受到威脅。女權運動者挺身而出,希望能改變這條法律。一篇聖保羅頁報(Folha de São Paulo)的社論則認為,巴西應該停止對多數墮胎行為的禁令。

巴西沒有要求婦女延遲懷孕,他們理智地專注在消滅真正的罪魁禍首埃及斑蚊;這種蚊子也帶來登革熱跟黃熱病。1958年巴西便消除威脅,但之後的防備懈怠,讓這樣的威脅捲土重來。衛生部長卡斯楚(Marcelo Castro)本月宣布,驅蚊裝置將配送給四十萬名符合巴西家庭津貼資格的準媽媽。約三十一萬名的衛生工作者,喚起民眾的注意,並教導防蚊方;2月13日時,二十二萬軍人將加入防蚊。巴西遵照世界衛生組織的準則,建議打算懷孕的婦女,要想想如何避免被蚊子叮咬。女性需要的事實,不是生育目標。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