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6th 2016

就好像開學第一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民主鬥士翁山蘇姬所率領的民盟(NLD)新國會議員,在2月1日宣誓就職那天,忐忑走進首都奈比多的國會海綿狀迴廊。有些人看起來不知所措,其他人則微笑,洋溢著興奮之情跟老朋友聊天。販賣紀念品的小攤位生意興隆,新科國會議員買著上面繪著他們(不太熟悉)新工作地點的鑰匙圈、冰箱磁鐵跟明信片。過去,這裡是非民選軍政府,阻擋人民起義之龐大官方建築物的一部分。今天,這裡第一次由民選政府所控制。

對一些人來說,要在開議那天進入國會,需要艱難的跋涉。有兩位議員花了十五天才抵達,他們徒步、騎馬、搭巴士到離村莊最近的機場,跨越鄰近西藏的高山。其他人則忍受更為辛苦的歷程:超過一百名的民盟議員,曾因參加民盟而入獄。其中一位是波波烏(Bo Bo Oo),他被關了二十年。罪名是因為他提供藥品給那些1988年起義失敗、逃到偏遠地帶的學生。他說,入獄期間,他一直相信,有一天民盟一定可以起造政府。詩人丁迪(Tin Thit)同時也是一位環保份子,也曾入獄過,他說那天「就像一場夢」。

民盟在去年11月的選舉中,承諾會改變過去五十年都在軍人掌控中的貧窮緬甸,贏得了80%的席次。這創造了很高的期待 — 有些人擔心,是不實際的期待。波波烏說,「人們希望民盟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但至少要十年,才能看到真正的改變」。民盟共同創辦人丁烏(Tin Oo)認同這個觀點。這位陸軍前司令說國會的開議,只是長久奮鬥的「第一步」。

王座後,還是王座上
Behind the throne, or on it

目前為止,程序問題已經佔據了新國會的議程:新成員的宣誓就職,以及選舉上下議院的議長。接著是更大的挑戰:選緬甸總統。民盟的勝利,讓他們在上下議院都有著舒適的優勢,即使法律上規定要保留25%的席次給軍方。上下議院各選出一位總統候選人,軍方也推出一位。總統由國會選出,輸掉選舉的那兩位則自動成為副總統;總統當選人接著指定內閣。現任總統登盛的任期到3月底,新政府自彼時正式開工。



因為民盟在兩院都取得多數,毫無疑問民盟可以決定誰當總統。但誰會是總統人選,仍是個謎題。不太可能是翁山蘇姬:憲法禁止配偶或小孩擁有外國國籍的人,出任總統(她的小孩為英國籍)。但她可能會嘗試修憲。她在2月3日對記者說,她有注意到國會必須在3月31日前選出新總統。這讓外界揣測,她是否在找尋能在這個期限前修憲的方法。無論最後誰當上總統,她已經很清楚地表達誰會下令:她會。

但翁山蘇姬的權力會受抑制。僅管民盟大勝,軍方還是很強。軍方掌握內政部、國防部,以及邊際事務部,同時還有緬甸的安全部隊跟公務員。所以軍方可以讓民盟改革的嘗試挫敗。要修憲可能更困難;這必須要有絕大多數,超過75%的國會議員同意。軍方的保留席次,讓他們保有否決權。軍方報紙在本週說,「為了祖國好」,憲法規定的總統選舉方式應該保留。在出現國家危機時(而是否出現危機,則由將軍們定義),軍方仍可合法奪回控制權。

許多人預期翁山蘇姬不會跟軍方正面衝突,她甚至可能會在內閣中,指定現任政府的部長。她可能會先專注在,解決邊境少數族群的衝突一事上。正如北部克欽族出身的國會議員敏茂欽(Khin Maung Myint)所說:「如果沒有和平,國會所做的一切都沒有意義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