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同步刊登於關鍵評論網

我1984年生,現在有兩個小孩。

小時候的公園,是童年記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兒時記憶中的公園,比現在髒一些,那時除了地上垃圾比較多以外,也常常見到狗屎,現在的公園乾淨許多。但跟現在的公園比起來,我小時候的公園有趣許多。遊具的種類跟材質,比現在豐富的多。

在幾次兒童使用遊具發生傷亡的事件後,台灣於1989年首次制定兩種國家標準,分別是CNS 12642(兒童遊戲設備安全準則-設計與安裝)以及CNS 12643(兒童遊戲設備安全準則-檢查與維護),並經過三次修訂,最後一次修訂為2008年。

無論在何種前提下,安全問題都是最重要的,這點無庸置疑。但在這樣的背景下,不管是公園、校園,都出現了大量的罐頭化塑膠遊具。

塑膠遊具,多由高密度聚乙烯(HDPE,跟鮮奶瓶的原料相同)加玻璃纖維(glass fiber,可增加強度、耐腐蝕等)製造而成。塑膠遊具的好處其實很明顯,因為質地相較於石材、木材輕,因此易裝卸、可大量生產(便宜)、易於運送等。使用塑膠遊具,要調整成符合國家標準的規範也較容易。

但安全度跟娛樂度、耐玩度並不是完全的取捨;不是說安全的遊具(而在台灣各級政府的眼中,安全遊具跟塑膠遊具幾乎是同義詞)就一定不好玩。反之,也不是說好玩的遊具就不安全。

小孩出生後,幾次到日本旅遊,多會到附有遊具的公園、博物館、親子樂園走走。室內親子樂園這塊我們先不談,但博物館跟公園遊具這方面,日本孩童可以說是非常幸運。

來看新宿中央公園的例子;這個公園的面積,約是台北大安森林公園的三分之一。但有著非常豐富的兒童遊戲區;除了一組結合各種攀爬器材、兩具盪鞦韆,高約兩層樓的溜滑梯組(圖一)以外,也有一座石頭材質的溜滑梯(圖二),加上單獨的盪鞦韆、搖搖馬(但也跟台灣單調的搖搖馬有些不同,有雙人座的)、幼兒滑梯等。

image
圖一  

目前顯示的是「IMG_0155.JPG」
目前顯示的是「IMG_0155.JPG」

目前顯示的是「IMG_0155.JPG」IMG_0275[1]
圖二

溜滑梯組中,溜滑梯本體是塑膠,但不只是塑膠。以木頭、金屬所構成的各種攀爬器具,配上繩索,連大人都很想上去玩看看。而那座石頭溜滑梯,則很可能過不了台灣國家檢驗標準的;傾斜角度我們無法測量先不提,但比如說CNS規定,滑出段的高度要離地18-38公分,而這座溜滑梯的滑出段直接連到小沙坑裡;另外CNS規定溜滑梯旁要有53公分的淨空空間(展臂長),這座可讓數人同時一起玩的溜滑梯,不知該如何定義?

我們可以看到,因為滑出段直接連到沙坑,所以緩衝較好,不會跟一般滑出段不夠高、接地距離過低的溜滑梯,對孩童造成相同傷害。而溜滑梯的上部,有用鐵欄杆分區,因此小朋友自然必須有一定的間隔,不會(也無法)靠得太近。因此這座在台灣可能會被拆掉的溜滑梯,其實都有考慮到CNS所在意的層面。

另外看看位於淡路島的國營明石海峽公園,這邊有號稱關西最大型的溜滑梯。這邊因為場地寬廣,因此溜滑梯的複雜度、長度都非常驚人。除了塑膠製溜滑梯,金屬製溜滑梯,也有非常長的滾輪式溜滑梯,是個會令人驚訝的遊具組合(圖三)。此外,有部分的遊戲區域在室內(圖四),包括約三層樓高的旋轉溜滑梯(塑膠材質),即使下雨也能讓孩子開心玩耍。

IMG_0155 (1)
圖三

IMG_0172 (1)  
圖四

另外包括大阪市內的扇町公園(圖五)、東京六本木的櫻坂公園(機器人公園,圖六),就是一般的社區公園,但在遊具上的布置也非常用心。以櫻坂公園來說,是南韓藝術家崔正化(桃園地景藝術節曾展出他的作品)所設計,主體雖然是塑膠溜滑梯,但旁邊還有一組滾輪溜滑梯,並且以機器人做主題,旁邊的搖搖馬、溜滑梯組都互相呼應。

IMG_0339
圖五

  
IMG_0694  
圖六

最近拆了許多滑石溜滑梯的台北市政府決定,在大安森林公園的兒童遊戲  區中,新放上一座符合安全標準的滑石溜滑梯,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希望台灣的公園環境,能對孩子們越來越友善。在兼顧安全與娛樂性的同時,建造出令人驚豔的遊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