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pr 16th 2016

近年來,埃及人在公眾場合聚集,追求遠大的目標,比如說民主跟社會正義。但全埃及最好的運動發起人之一,卻是被某種更平凡的事物所驅使。定期帶領數千人上街的Ibrahim Safwat說,「我之前有點胖」。

Safwat是開羅跑者(Cairo Runners)的領導人,在每周五早上整座城市還沒甦醒、前往清真寺前聚集。2012年時,他跟幾個朋友於臉書上發起這個團體。現在吸引到約三千人加入跑步的行列,每周都改變地點,增加跑步距離,在4月15日的半程馬拉松中達到高潮。

在Safwat跟他的友人創立開羅跑者之前,開羅就有路跑者跟路跑俱樂部,但並不多,且多數人都待在室內。殘破的人行道,坑坑洼窪的道路,以及混亂的交通,即便走路都很危險,又特別缺乏綠地。髒空氣、極度炎熱跟被騷擾的威脅,構成一幅不歡迎路跑的圖像。

但每周五的早晨,街頭不尋常地平靜,空氣感覺起來也很新鮮。參與每週活動的大都是穿著路跑衣的年輕男男女女,引起目光但很少騷擾事件。在數量上有安全性,且外界的目光變得越來越尋常。開羅跑者創造了新的路跑文化,且不只在首都;在亞歷山卓跟伊斯梅利亞(Ismailia)也有類似的路跑組織。

但多數的埃及人還是不運動,糖尿病病症越來越多。開羅跑者有趣的地方在於,除了定期健身外,多數人也將這看成一種社交活動。路跑者會為了飲水停下來 — 也會為了上傳自拍照停下來。其他人則是享受逃脫的感覺。共同創辦人Ayman Guemeih說,「我們希望某些在街頭上的事物跟政治無關」。

但政治會悄悄介入。去年開羅跑者打算在吉薩(Giza)的金字塔舉辦路跑時,警察最初同意,之後試著阻止。社群媒體一片譁然,迫使警察讓步。開羅跑者打算在開羅辦馬拉松,就跟貝魯特一樣,但這需要政府的支持。Guemeih說,「我們還沒走到那一步」。

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看起來傾向支持這些路跑人士。他曾在公開推廣全民運動時騎著腳踏車露面,甚至在某次路跑活動中跟開羅跑者見面。Safwat說,「他停下他的車,跟我們拍了幾張照片,並問我們在做甚麼」。要做更多,塞西得先克服對一大群動機十足年輕人的恐懼。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