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7th 2016

過去二十年成為裙帶資本家的黃金年代 — 大亨活躍在一些需要與政府打好交道的業界中。隨著大宗物料跟房地產價格上升,要取得在中國採礦,或在聖保羅蓋辦公大樓的許可之價值也跟著提高。印度官員發放電信頻率執照,立刻產生了億萬富翁。隱性的政府保證,讓賭博式投資在華爾街盛行。許多人擔心新「強盜貴族(robber baron)」的出現,類似19世紀晚期的美國。這個論點有其可取之處。以整個世界來說,那些處在裙帶產業中的大亨,在2004-2014年間,身家上升了385%,到達兩兆美元;約等於所有億萬富翁身家的三分之一;許多(雖然並非所有)是在新興國家。

現在,這些裙帶大亨居於守勢。根據我們最新的裙帶資本主義指數,他們的財富總和自2014年以來下降了16%。理由之一是大宗原物料價格的下跌,另一個理由是中產階級的反彈。巴西跟馬來西亞的貪污醜聞點燃怒火,其他地方的壓力則來自上層。印度的改革派總理莫迪,希望能讓半封閉的印度經濟,接受激烈競爭。中國的寡頭獨裁者習近平,則認為貪腐是一黨專政最大的威脅,試著剷除。

裙帶資本主義 — 或者經濟學家口中的「競租」— 的形式,從利用影響力到賄絡都有。多數是合法的,但全部都不公平。這破壞了國家的信任度、錯置資源,並讓各國、真正的企業家無法致富。所以減少裙帶行為,會是受歡迎的舉動。為了不讓裙帶資本主義捲土重來,各國政府必須要把握時間。

有一些人會希望不要發生。在普丁眼下的俄國,裙帶主義非常盛行;俄國也是排行榜中最為嚴重的。其他國家,雖然因為分配不均跟貪汙而引起大眾的怒火,但將會發現很難與既得利益者抗衡。4月29日時,墨西哥參議會就無法通過兩條反貪法律。通常最大的難題是,不知該從何著手。希望擁有高效率的司法、公平的規章、終止非法政治資金等,固然很好。但這些事,都已經運行數個世代了。

快速解決方案
The quickest fixes

因此,各國政府應該專注於四個較快速的步驟。第一,當公共資源轉移到私人企業手上時,要特別當心。拙劣的私有化,創造了俄國的寡頭政治 — 以及許多其他地方的裙帶大亨。墨西哥正對油業獨佔開放;沙烏地阿拉伯計畫中;其他發展中國家,巴西、印度、中國都有可能將國營企業私有化,來換取現金跟增進效率。除了這些買賣是公平的,不然將誕生一個新的裙帶世代。

第二,各國政府必須限制國營銀行。過去十年中,巴西、印度、中國的大量借貸,讓關係良好的巨頭們口袋滿滿 — 也創造了如山的債務。與其撐起銀行,各國政府更應該徹底改革銀行的經營模式。

第三步,要讓裙帶關係所帶來的現金,不好存在國外。全球的資本流動,讓這個世界更富裕,但也讓裙帶主義者可以把錢藏在避稅天堂。公開註冊「受益所有權人(beneficial owner)」 — 也就是隱藏在信託、空殼公司背後的人 — 可以讓藏錢於海外變難。這也是下周倫敦反貪峰會的議程之一。

最後,裙帶主義可能會轉移陣地,需有備無患。中國史詩級的工業熱潮將不會再上演:從印度果亞(Goa)運送鐵礦到廣東便可成為億萬富翁的歷史不再。科技業也許是裙帶主義的下個戰場。高獲利、自然形成獨佔,讓這個產業的競租是水到渠成。各國政府不應尋求去微觀管理科技業,而應該大力鼓勵競爭跟透明化。

美國過去的強盜貴族,激起的反應,讓美國進入了進步時代。在即將進入20世紀之時,政治人物通過了反托拉斯法,貪腐也消退。美國變得更富裕、強大,政治上變得更穩定。新興經濟體面臨相似時分,他們不應浪費此機會。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