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17th 2016

迷信的人會認為13號星期五不吉利;不過科索沃的足球迷也許不這樣認為:這個日子,將會以「被國際足總接受」之名被記住。5月13日,第六十六屆的國際足總大會在墨西哥市舉行,並且投票通過科索沃國家隊跟百慕達成為第210跟第211位成員。兩者都很可能參與2018世界盃的資格賽。歐洲區資格賽中,有七個小組是六支隊伍,而有兩組是五支隊伍,要安插這兩隊進去很簡單。

科索沃國內,這項決定得到的共鳴遠遠超過足球本身。自1998-99年的科索沃戰爭後,這個介於阿爾巴尼亞跟塞爾維亞的地區,就一直尋求更高的自治程度,並在2008年2月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但科索沃目前還沒有獲得聯合國成員國身分,聯合國許多成員國並沒有給予科索沃正式外交關係。國際體育組織則表現地歡迎許多;國際足總接受科索沃的投票,是在國際奧會 — 今年夏天將舉辦奧運 — 之後,在此同時也有數個運動組織已經接受科索沃了。這些參與全球競賽的機會,是科索沃獲得進一步正當性的工具。

從塞爾維亞分離出來的三個月內,科索沃足協便申請了國際足總的會員資格。申請一開始被駁回,用的理由是,科索沃並不符合國際足總的資格,「一個獨立國家,並被國際社會認可」。但慢慢的,國際足總給了較大的空間。2012年時,科索沃獲准跟國際足總的成員舉辦友誼賽,但這樣的許可,因為讓塞爾維亞勃然大怒而撤銷。直到2014年才回復,條件是科索沃的制服上不能包含國家象徵,也不能播放科索沃國歌。在國際足總投票之前,歐足聯在本月稍早進行了激烈的投票,在不記名投票後,結果是28對24,接受派險勝。科索沃總統塔齊(Hashim Thaci)為了這次勝利還寫了首詩:「有些比賽贏、有些比賽輸,但沒有人可以永遠把我們隔離在綠草皮外。」並不是每個人都感染了塔齊總統的歡欣。塞爾維亞持續反對科索沃加入國際足總,也許會以科索沃會員資格違反歐足聯規定的理由,向位於瑞士的國際體育仲裁庭提出抗議。

以非國家身分加入國際體育組織的,科索沃並不是第一個。聯合王國的四個部分 — 英格蘭、北愛爾蘭、蘇格蘭以及威爾斯 — 就以分別的實體進行足球跟橄欖球國際競賽。而橄欖球國際賽中,北愛跟愛爾蘭共和國組成全愛爾蘭聯隊。屬於丹麥王國的法羅群島,也擁有國際足總會員資格,一些太平洋小島國也是。國際奧委會跟國際足總已經承認了波多黎各、香港、台灣(以Chinese Taipei名義)跟巴勒斯坦;不過承認不保證比賽可以順利進行:2007年10月,巴勒斯坦足球隊無法進行一場重要的世界盃資格賽,因為球員無法從以色列手上拿到離境簽證。

對科索沃來說,一個待解決的重要議題是,擁有科索沃出身,但已經代表他國出賽過的球員,是否能夠轉籍。這將違反國際足總的規定,目前規定球員生涯中,只能代表一國出賽。雖然科索沃的人口僅有約兩百萬,但已經產出相當多有天分的球員。事實上,最近一場阿爾巴尼亞跟瑞士的比賽中,先發的二十二位球員中,有十二位可能代表科索沃出賽。「這就像科索沃A隊對上科索沃B隊」,科索沃足協理事長Fadil Vokrri如是說。已經有數名球員清楚表達想轉籍代表科索沃的意願,但國際足總是否會允許還未知。在類似的情況中,其他種類的運動已有例外的例子出現。國際板球理事會在1991年重新承認南非的會員資格時,同意代表他國出賽過的南非出身球員轉籍。Kepler Wessels曾為澳洲打了24場錦標賽,決定轉籍並成為南非隊長。

正如巴勒斯坦出席國際賽事時,緊張情緒仍圍繞著,這在科索沃剛開始時也可能會發生。科索沃不會在資格賽上碰到塞爾維亞,不過有可能對到波士尼亞跟克羅埃西亞。但總會有一天,籤表會抽出塞爾維亞對科索沃。如果國際足總馬上同意科索沃出生的球員轉籍,科索沃甚至有合理的機會打進2018世界盃 — 由仍不承認科索沃獨立的俄國主辦。俄國自己,可能會利用科索沃的先例,來鼓動對其他有爭議領土的承認,包括阿布哈茲(Abkhazia)、南奧塞提亞(South Ossetia)跟克里米亞。塞爾維亞足協主席,在歐足聯投票前曾警告說,這樣的情況是潘朵拉的盒子;盒子也許已經打開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