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ul 15th 2016

最新一次恐攻驚悚後,最常掠過法國人心頭的痛苦問題之一,同時也是很令人熟悉的問題:為何是法國?這是2015年1月查理周刊事件後,第三起主要攻擊事件了,也是去年11月巴塔克蘭劇場屠殺事件後,最血腥的一起。對許多法國人來說,很難理解為何他們的母國比其他歐洲國家更蒙受傷害。但最近的這次攻擊,產生了一個更令人費解的問題:為何是尼斯?

尼斯以觀光勝地著稱,有著華麗的教堂以及搖曳的棕櫚樹。比較不為人知的是,法國境內伊斯蘭激進主義的棘手問題,除了巴黎地區以外,最嚴重的就是尼斯了。法國媒體報導,星期四暴行的嫌犯為布雷勒(Mohamed Lahouaiej Bouhlel),他是突尼西亞裔的法國公民 — 就居住在他所攻擊的這座城市。

轄區包括蔚藍海岸的濱海阿爾卑斯省(Alpes-Maritimes),至今年初為止,至少有五十五位尼斯及其他城市的居民前往敘利亞或伊拉克。其中有十一位來自單親家庭。省政府最近關閉了五座地下的宗教集會所,因為這些集會所被懷疑散播暴力伊斯蘭主義。(在尼斯市中心及外圍,共有約四十座清真寺。)因為越來越擔心聖戰士的流動,濱海阿爾卑斯省是最早設置家庭、學校、社區服務早期預警系統的政府,試圖不讓這些居民前往敘利亞,並將有可能的個人激進主義者,指派給特殊單位照顧。

跟多數法國大城市一樣,尼斯也有許多穆斯林人口;有一些人在此次的卡車攻擊中喪生。這些穆斯林集中在離海岸不遠,佈滿內陸低丘的公寓中。這些社區,為當地聖戰士招聘者提供了不少準備好的年輕心靈。這些聖戰士招聘者中,特別要注意的是是Omar Omsen(也以Omar Diaby的名號為人所知),他為當地情報機構所熟悉,並被認為已在去年於敘利亞過世 — 不過最近的報導值出,他還活著,且捏造了假的死亡訊息。

Omsen跟最新的這起攻擊是否有關連,還需確認,但他的確為聖戰士在尼斯建立了一座高效中心。他出生於塞內加爾,在亞里安那(Ariane,尼斯附近城鎮)長大。據信,一個有十一位成員的家庭,從尼斯前往敘利亞,背後就是Omsen。他與敘利亞的蓋達分支、與伊斯蘭國敵對的努斯拉陣線(abhat al-Nusra)有關聯。法語宣傳影片是Omsen的專長,許多影片在YouTube上都點閱率很高。

在去年的另一案中,官方收到警告,得知有兩位男孩可能要加入聖戰組織,在飛機起飛前,兩位男孩於尼斯機場被攔下。但也有另一個例子,一位母親控告法國政府,因為政府無法攔下她16歲的兒子從尼斯機場出發,經過土耳其前往敘利亞,同行的還有另外三人。同時還有另一個針對尼斯的聖戰士組織,稱做坎城托爾西(Cannes-Torcy,於2012年至2014年間被警方破獲)。一位尼斯居民,曾在敘利亞待上十六個月,返回法國後不久,於2014年1月遭逮補。已知他是被派回來組織自殺炸彈的行動,當時法國境內還沒有發生過類似的攻擊事件。

面臨激進主義的散播,濱海阿爾卑斯省政府部門是法國打擊恐怖主義的前線。已成立專門的反激進主義部門,每周開會、分析從教師、社工、警察、獄政官所收到的警告訊息。這些人都經過心理學家、觀察激進主義跡象專家的培訓。自2014年以來,濱海阿爾卑斯省政府部門已記錄了522類似警告訊息,其中包括120項涉及十八歲以下人士。

政府官員在今年稍早時,特別關注公眾安全的問題,當時尼斯正在舉辦每年一度的狂歡節 — 沿著盎格魯大道的花車遊行;盎格魯大道也就是此次恐攻發生的地點。遊行路線被路障、臨時牆面封鎖住,只允許攜票的觀眾進入。當時安全地結束,讓人鬆了一口氣。

類似的戶外活動,對今年的法國來說,是主要的安全憂慮點,尤其是2016年歐洲杯期間,賽事在7月10日結束,沒有發生任何攻擊事件。但情報官員持續對人潮洶湧的地方,比如說購物中心或是公共運輸系統,發出警告,認為這些地點易受攻擊。最近的這起攻擊,殘酷地證明他們是對的。法國政府已宣布,全國的緊急狀態延長三個月。緊急狀態在去年11月份的恐怖攻擊後開始實行,原本到7月就應截止,但現在會持續到10月26日。在法國,緊急的應變措施,現在已經變成冷峻的永久戒備狀態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