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ul 21st 2016

對仍湧向海灘、金碧輝煌寺廟的遊客來說,泰國看起來很平靜。但這是幻覺。泰國有多美麗,其政治就有多醜陋 — 可能很快就會變得更醜陋。在6月9日慶祝登基七十年、備受愛戴的泰皇蒲美蓬,已高齡88歲且重病纏身。全國上下都在擔心,他死後會發生甚麼事。

如果泰國是個正常的民主政體、君主立憲國家,那國王的死亡就只會帶來哀悼,不會是政治的不安定。可惜的是,泰國並不是。兩年前,泰國軍隊在一場不流血政變中,奪得政權。「臨時」憲法賦予軍政府總理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幾乎無上權力。因為這個政權是不合法的,所以它藏在全泰國最受尊敬的機構後面。

軍政府的宣傳機器,捷盡可能地對君主制逢迎拍馬;比如說建造七座巨大的歷代泰王雕像。軍政府大力執行嚴格的不敬罪,對泰皇、皇族、甚至是泰皇的狗,只要給人絲毫污辱的感覺,就會被逮捕。被認為毀謗泰皇的人,面臨三十年徒刑。這創造了一種氛圍,讓對政府的批評也陷入沉默。

當帕拉育每周自以為是地出現在電視節目的同時,反對黨的嘴巴被堵起來,國會充斥著軍政府的盟友。針對軍人政體的批評,軍政府則「調整(批評者的)態度」。泰國政府指控前總理盈拉瀆職,並可能把她關上十年。軍方的最新花招是新憲法;新憲法准許新一輪的選舉,但確保下任政府會聽命已指定好的參議院、跟一群軍政府人士所組成的委員會。軍政府希望人民會在8月7日的公投中同意這部新憲法。為了確保結果,軍政府訓練官僚去對人民「解釋」章程,但禁止人民從事反對公投的活動,若反對的話可能面臨十年的牢獄之災。

軍頭們堅持,他們的行動對泰國是好的。軍方2014年的政變,最終用暴力終結了長達數個月的親政府、反政府街頭示威活動。他們暗示,鎖定盈拉,將可讓一個狡猾的家族無法掌權。盈拉支持特赦前總理,也是她兄長的塔克辛,讓他能從流亡的杜拜返國。軍方在2006年罷黜塔克信,指控他的政府貪腐。

塔克辛的政府的確貪腐,但跟大多數泰國政府比起來可能也沒太超過。軍方想奪權的藉口太過薄弱。自30年代起,泰國有過數次成功政變,且幾乎四年就有一套新憲法。軍方通常會設立親都市菁英的保守派政府。這讓分配不均更加根深蒂固,並激怒鄉村的窮人。塔克辛藉由免費的健保、對農人的補助來拉攏貧窮選民,並贏得兩次選舉。他也許已離開舞台,但他的支持者一直在。

一直以來,軍方都宣稱自己擁有泰皇的支持,以捍衛政變的正當性。在取得政權之後,政變領導人會一路跋涉到皇宮,以接受皇室認可。但如果蒲美蓬交棒給不受歡迎的王儲,皇室認可的可靠度就會降低。菁英們擔心,繼承問題會破壞長久以來的庇蔭;這樣的庇蔭,菁英用自己的方式,累積數個世代的財富跟影響力。他們擔心反政府分子獲得機會,讓國家不再以過去的方式運行。

只有一點時間、好多事要做
Little time, much to do

幸運的話,王位繼承將會和平地產生。但要確保擁有的穩定,將會需要改革,而這可能是軍方不樂見的。皇室應出面反對大不敬法(蒲美蓬曾在2005年譴責過)。軍頭們必須要讓泰國人能自由討論新憲法。較好的版本,可能是類似泰國1997年的憲法,那也是目前為止泰國最好的憲法版本。而當/如果軍隊返回軍營後,也必須重整:泰國閒置的階級過多,將軍跟上將的人數甚至比美軍還多,將官密度是美國的五倍。

政治人物也必須改變想法。泰國的中產階級可能會認為塔克辛式的民粹主義很可惡,但他們並沒有辦法提供替代選項給貧窮的泰人。主要的反對黨民主黨,對軍政府令人窒息的統治已叫苦許久,但多年以來他們不思該如何贏得選舉,反而是想賭看看軍中或司法界的友人能否幫上一把。任何持久的解方都會必須要釋放權力到各省分。

解開這個爛攤子將需要數年時間,但並不是完全不可能。如果軍政府阻擾改革,美國等盟國應該要實施經濟制裁,對軍政府領導人跟其裙帶分子發出旅行禁令。泰國需要對選民、法律負責的文人政府,而非拿著槍的軍人。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