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ug 6th 2016

Google離開、臉書遭禁、亞馬遜還在掙扎向前。如果還需要另外的證據,來證明中國的科技市場是另一個世界;那本週的事件,看起來提供了一個決定性的證據。提供叫車服務,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有價值的新創公司Uber,決定將中國公司賣給競爭對手滴滴出行。跟之前許多公司一樣,Uber的中國夢已熄滅。

對許多人來說,Uber投降帶來的教訓很明顯。中國就像是科技業的加拉巴哥群島(Galapagos Islands,因達爾文演化論而名聲大噪的群島,有許多特有種),獨特的和孤立的環境,讓當地企業能在當中蓬勃發展。中國廠商在政府法規、金盾的保護下,得以避開外界的競爭。而這樣的保護,意味著他們不需要創新,但可以藉由複製西方世界的商業模式,得以興旺發展。簡單來說,中國很封閉,中國企業嬌生慣養、才能花在模仿上。

乍看下,Uber的撤退確實符合這樣的情形。Uber將中國讓給了滴滴:它將專注在美國及其他市場。Uber的投降,部分原因是法規。7月底中國官方宣布,補貼是不合法的 — Uber一年花上十億美金,提高中國駕駛及乘客的使用意願。而現在,2012年才成立(比Uber引入叫車服務還晚了三年)的低低,可以發光發熱了。但如果更靠近一點看,將會浮出更樂觀的圖象 — 不只是滴滴,而是中國科技業整體。

收到消息
Getting the message

對中國市場的孤立本質的尋常故事是,外國企業往往被完全阻擋在外,或因監管機構而步履蹣跚。中國政府的確在某些領域限制競爭 — 這也是為何中國有些劣質的西方模仿品,比如說搜尋引擎的百度,或是糟糕版的臉書 — 人人網。但中國並不如批評者所說的那樣不可理喻。WhatsApp是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通訊軟體,隸屬臉書,在中國可自由取得;但在中國的微信面前卻相形見拙(微信也擊敗另一間中國網路巨擘阿里巴巴)。中國也是蘋果Iphone最大的市場。而Uber為了深耕中國(全世界最大的叫車市場),也做了英勇的奮鬥:獲得滴滴17.7%的股份,也算是不錯的安慰獎。而中國的科技巨擘也並沒有將自外於世界。他們投資了美國的新創公司,包括Snapchat、Lyft,也買下了手遊公司,比如說芬蘭的Supercell跟以色列的Playtika。

可以在中國市場上露臉是很好的事,但如果無法當上贏家,那就不是這回事了。這點,中國科技業領導者所受的誇讚就太少了。叫車服務,跟許多線上服務一樣,是割喉、贏者全拿的市場:滴滴本身就是2015年兩間公司合併而來。Uber輸了。以全球市場來說,Uber在2015年底完成了第十億車次的服務,這已是公司成立五年後的事;而滴滴僅在中國一地,光是2015年就提供十四億車次服務,Uber一直無法將中國的市占率提高到10%以上。滴滴了解本地文化,跟社群媒體的整合做得較好,且一開始就將外部司機納入自己的app內。當中國監管機構宣布補貼不合法、叫停這場叫車軟體大戰時,Uber其實早就輸了。

類似地,無論金盾如何設定,中國以外的地方,還沒有一個像微信提供如此多複合功能的軟體。一個月有超過七億人使用微信,微信結合了文字、語音訊息、網頁瀏覽、遊戲跟支付功能。從付停車費、醫院掛號、到點餐或一杯咖啡的費用,微信都能派上用場。微信不像是app,比較像是一個完整的手機操作系統。中國手機使用者,上網的時間中,估計花上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微信上;匯豐銀行認為,微信有超過八百億美金的價值。對中國用戶來說,西方的app無可救藥地落後。

要反擊居高臨下,廣泛認為中國網路公司只會模仿西方、無法自行創新的說法,微信是最好的例子。但微信不是唯一的例子。阿里巴巴開創了中國線上交易,並在之中聰明地加入暫緩付款的第三方支付功能,幫助買賣雙方建立互信。現在,阿里巴巴還利用龐大的客人資料庫,提供包括信用評等、數位行銷、簽證審核、約會網站使用者認證等功能。功能類似推特的新浪微博,有內建支付功能,支援閱讀付費內容,這都是推特沒有的功能。因有支付、虛擬貨物、遊戲的收入,中國的網路公司也不像西方網路公司那麼依賴廣告。

現在中國企業與西方企業間的點子交流,已是雙向了。臉書想將支付、交易功能整合至Messenger,就是受到微信的啟發;Snapchat的功能擴充,從單純的通訊軟體成為媒體入口,還有Google、臉書跟微軟突然對即時通訊軟體機器人(bot)感興趣都是。西方消費者正經歷一段由中國成功故事所形塑的移動網路體驗。想在未來的移動商務中取得成功的企業,不能再僅把目光放在矽谷,也應看看太平洋的彼岸。

數位巨龍
Digital dragons

政策制定者也應向中國學習。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數位市場,可以看到更多贏者全拿的優點及缺點。正如微信所展現的,一個單一具主導力的app,尤其還擁有支付功能,對使用者來說是令人訝異地便利。但獨佔也可能產生危險;滴滴現在有90%的市占率,沒有任何有力的競爭者,可預期乘客將付出更多、而運匠會拿得更少。要如何在便利性及主導性中取得平衡,是數位時代中監管者的大哉問。一個教訓已很明顯:跟人人網、百度比起來,滴滴跟微信是因為有強勁的對手才變強的。如果中國的科技拓荒者們想成為真正的世界冠軍,競爭將會是他們的好朋友。密切注意吧,世界。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