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Aug 20th 2016

東京新大久保一帶,空氣中飄散著韓式食物味及片段的韓語。賣泡菜的超市,就坐落在一間由印度人經營的烤肉店旁 — 烤肉店還有傳播伊斯蘭教義的小冊子,正是出身加爾各答店主所信仰的宗教。當地的不動產商,在窄小的東京公寓平面圖廣告上,標榜著他們的員工能說中文、越文跟泰文。

新大久保是日本的異數。對外國人來說,日本仍相較封閉,在一億兩千七百萬人口中,外國人僅占了2%。在富國俱樂部OECD中,這個數字的平均則是12%。但日本又非常缺勞工;根據人力機構萬寶華(Manpower)的資料,共有83%的企業在招聘上遇到麻煩,是他們做調查的所有國家中最高的。而勞工緊縮的情況很有可能還會繼續惡化。日本人口到了2060年可能只剩下八千七百萬,而因為老化問題,適齡勞動人口(15-64歲)將從七千八百萬降到四千四百萬。日本的經濟團體聯合會跟一些重要企業領導人,比如說飲料公司三得利的新浪剛史,長久以來便呼籲日本需要更多移民。

安倍首相說在接納大群外國人前,他傾向提高現在還偏低的女性勞動率,並將所有日本人的退休年齡延後。但安倍政府已開始採行幾個小步驟來鼓勵移民。日本已悄悄鬆綁原本幾近禁止的低階勞工簽證,以協議方式允許外國幫傭在特定經濟特區中工作。現在正在洽談放寬對菲律賓照護者的要求。日本政府也讓學生簽證、實習簽證更容易入手,並對企業聘僱人手時,在一些不需多加學習或訓練的工作上,比如說超商(到處可見的街角小店,通常由中國人當店員),或是林業、漁業、農業和食品加工業的工作上,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日本也許會將實習簽證從現在的三年延長到五年。安倍也曾誇口說,他將會讓從非永久居留簽證,轉到取得永久居留權所需的年數,降到「世界最短」 — 也許是從現行的五年改成少於三年(離最短還很遠)。

這一切將會使事情不同。去年,擁有永住權的外國人達到兩百二十三萬人,跟二十年前相比成長了72% — 拿非永住簽證的外國人人數也上升。但日本的目標,似乎是要暗中增加臨時工的人數,以及為有技術的勞工,打造一個更相容的系統,而不僅只是大規模地增加定居的外國人數目。僅有非常少數的外國人成為日本公民,更少人得到庇護:在2015年僅有二十七人,占了所有申請者的0.4%。

一些聲音主張,應將大門更加敞開。曾是移民署官員,現在是日本移民政策研究所負責人的阪中英德估算,在未來五十年內,日本需要一千萬移民。很有可能在2018年挑戰安倍的自民黨議員石破茂說,日本起碼需要制定明確引進低階勞工的政策,而非忽視濫發學生跟實習簽證的情況。他說,日本政府需要制定出具體細節,在怎麼樣的時間框架下、需要吸引到多少人。

輿論看起來也慢慢在移動。Win/蓋洛普最近的民調結果,讓這份民調的調查者也嚇了一跳。民調顯示,支持移民的日本民眾比反對的多 — 22%對上15% — 雖說還有高達63%的人說他們不確定。給眾多外國人一個溫暖的擁抱,看起來不太可能。日本的民族主義者,並沒有擁有如歐洲廣泛反移民運動一般的力量。但日本很自豪自己的民族單一性,且雖然媒體不再本能地將所有的社會弊病怪罪於外國人,但歧視還是很常見。新大久保地區的一位中國房仲李洪坤(音譯)說,許多房東顯然不願意接受外籍房客,因為外籍房客不太遵守十點後要安靜、垃圾分類(這是一項複雜的任務)等規定。其他人則認為,歐洲的恐攻,是把日本留給日本人的好理由。日裔巴西社群書籍的作者水野龍哉發現,80年代時,日裔巴西人被鼓勵遷回日本,即使他們是日裔,但從未真正被日本社會接受。

即使是阪中英德跟石破茂也認為,移民必須學習日文跟本地風俗,比如說對皇室表示尊敬。但以經濟的事例來看,無可避免地會湧入更多外國人。對於那些嘴巴喊著民族復興的人(比如說安倍)來說,其他選項並不多。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