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Sep 10th 2016

即使是最細微的一點暗示,只要對境內任何一地想離開「祖國」一事表示支持,中國領導人都會露出痛苦的表情。荷槍實彈的警察跟情報人員,確保沒有人敢公開支持西藏跟新疆,這兩個位於中國西部,傳統上躁鬱不安的區域。中國近年來迅速的軍隊現代化,部分原因是為了恫嚇台灣,這個從未被中國共產黨統治過的地方,不希望台灣走向正式獨立。

然後,想像一下,中國共產黨對於香港9月4日的選舉結果,感到多恐怖。立法會七十個席次中,有六席被希望香港能更自外於中國的候選人奪走。雖然他們人數不多,這些「本土派」的出現,可能會改變共產黨對這塊前英國殖民地的看法。香港不再僅是無止盡地呼籲民主,現在香港可能成為中國得奮力對抗分離主義的最前線。

多虧了中國從英國手上繼承而來的體制(欣喜地),立法會的選舉結果,還是偏向建制派政客。由三十席保留的「功能界別」,意即各種專業人士、產業界人士,以及其他傾向支持政府的團體成員(另外還有另外五席超級區議員,不屬於功能界別,經由所有選民選出),確保了這樣的體制。因此不意外地,親政府派可以拿下四十席,這樣的多數席次可確保大多數法案能通過。在2012立法會選舉中,建制派拿下四十三席。

北京的共產黨政府眼中,令人不安的不是反對派的席次稍長,還是其中的組成。有些大聲批評共產黨(只能在香港,隱蔽地)的老議員,離開了立法會,但本土派第一次在立法會中獲得席次。這些人不但提出獨立的想法,他們比老派民主人士更樂於參與公民不服從。有些人是2014雨傘革命的領導者,那場由學生帶領,要求更民主的示威、靜坐行動持續了數周,佔領了繁忙的商業大街。

雨傘的餘蔭
The umbrellas’ shadow

競逐三十五席「地方選區」的候選人中,泛民派囊括了幾乎55%的支持。但有很大一部分 — 將近20% — 是投給雨傘運動後才由本土派成立的政黨。這些團體似乎喜歡使用混和名。其中一個比較激進的「青年新政(Youngspiration)」,現在有兩席。「香港眾志(Demosisto)」的羅冠聰,是雨傘運動的領導人之一,也是立法會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當選人,他稱自己是「二十三歲小夥子」。羅冠聰(上圖照,後面支持者在勝選後,手持得票數50,818紙牌)在8月時,因煽動人群在抗議活動中進入圍欄隔開的區域,被判要服一百二十小時的社會勞役。

香港政府,無疑地會被北京政府催促,試圖不要讓獨立支持者進行活動。香港政府要求所有候選人簽署一份文件,聲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並威脅,若不如此做,將面臨刑事訴訟。有六位直言不諱的候選人被排除(他們打算上法庭解決)。但某些勝選人,已表達過對獨立的支持。所有人都呼籲「民主自決」,意味著香港民眾自己選擇要與中國保持甚麼樣的關係。「青年新政」希望能在五年內對此事作公投,他們的黨員相信,這件事越早做越好,誰知道2047年後會發生甚麼事;香港基本法中,並沒保證2047年後「一國兩制」還會持續。

儘管香港政府努力阻擾(比如說,近來香港政府禁止教師在學校表達對獨立的支持),但中國拒絕與雨傘運動抗議人士妥協,助長了這些團體的聲勢。中國政府拒絕對他們的要求讓步,讓特首直選。中國堅持,特首候選人一定要經由一個充滿忠誠香港人的委員會選出,所謂忠誠香港人,可以看做是排除反對共產黨的民主派人士。

也因為中國前幾個月拘禁五位香港書商(因他們販賣中國領導人政治八卦書籍)的事件,讓支持更激進的政治理念一事火上加油。其中一位是在香港消失,顯然是被大陸特務綁走。一些香港人也對大陸來的人流感到厭惡,譴責他們把房價推高、把好工作搶走,並在購物行程中把貨架掃空。本土派一直是抗議這些「蝗蟲(一日遊掃貨的大陸人)」的最前線。

中國對香港選舉結果最初的反應是防衛(一如往常,連試都不用試,抹除網路上任何有關香港民主進展的評論)。中國媒體幾乎不提這件事,但領導階層顯然很擔心。一份政府聲明說,倡議香港獨立是「對中國主權及安全的威脅」,且會傷害香港的繁榮跟穩定。中國政府支持香港政府採取任何合法手段來阻止此事。

中國可能做的選擇之一,是催促香港,將中國政府一直希望導入的反分裂法落實。但這可能會引起大眾反彈,正如2003年意圖如此做時,引起數萬人上街頭抗議。中國也可能考慮支持現任特首梁振英,讓他在明年3月的選舉後再擔任一任。梁振英無疑非常討厭本土派,但他自己也很不受歡迎。把他放在特首的位置上,也許會有激發更多人上街頭的風險。最不可能的選項,是中國將給予許多香港人所想要的民主。中國政府的許多憂慮中,最擔心的就是中國其他部分(不只是不平靜的西部)也可能會問,為何我們不被允許擁有民主。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