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Sep 17th 2016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在6月底上任後,失控情況屢見不鮮。上任後的首件行動,是打擊販毒。打擊販毒的行動,讓警方、無名殺手在沒經過一丁點的程序下,已殺掉將近三千名嫌疑毒販。菲律賓遭私刑處死的人數,在不到三個月期間,已是美國1877-1950年間,遭私刑處死黑人數目的四分之三。

當歐巴馬對這樣的殺戮表示關心時,杜特蒂稱歐巴馬是「婊子養的」。美國總統試圖無視他的污辱,但杜特蒂本周又進入另一個境界,他要求美軍特種部隊離開位於菲律賓南部的民答那峨島駐紮地。美軍特種部隊該地那訓練菲律賓部隊,以應對當地幾起長期叛亂行動。「只要我們跟美國在一起」,他揮舞著一張美軍一個多世紀前的暴行照片說,「永遠無法獲得和平」。

9月13日時,他告訴國防部長,不要再跟美國買武器,改跟俄國或中國買。美國是菲律賓迄今最親密的盟友,每年提供數億美元的軍事援助。他也說,菲律賓海軍將不再跟美軍航艦一同巡航南海。考慮到美國在菲律賓享有巨大人氣,這樣的翻轉更令人驚訝。

換句話說,杜特蒂不只粗魯、野蠻,他還令人擔心地多變。他在國內政事的經驗並不多,更別提國際事務了。他自1988年起,便擔任人口約一百五十萬人的納卯市市長(除了短暫擔任女兒的副市長以及三年的眾議員)。自從當選總統後,他曾威脅要退出聯合國並宣布戒嚴。他將前獨裁者,也曾宣布戒嚴的馬可仕偶像化。他說,他想在馬尼拉,給馬可仕一場英雄式的葬禮。所有的這一切,自然讓菲律賓國內外的投資人心驚膽顫,並傷害到菲律賓剛取得的東南亞經濟新星地位。

跟去年同期比,菲律賓第二季的經濟成長率達到7%,比中國還好,更別提其他同區域的國家。失業率現在是5.4%,且還在穩定地下降。菲律賓人口結構年輕,又能說英文,蓬勃發展的服務業,讓更多受教育的菲律賓人,不需到國外淘金。這些新興的中產階級 — 同時還有增長的海外菲律賓移工匯款 — 反映了強大的國內消費能力。前任總統艾奎諾的六年任內,菲律賓股市非常熱。外國直接投資,在2009年(艾奎諾剛上任那年)跟2015年間成長了三倍。

所以杜特蒂接手的,是一個經濟上表現非常好的國家。他的競選主軸不是一些抽象概念,比如說外國投資或是中美間的平衡戰略,而是陳年舊疾:犯罪、交通、貪汙。他承認經濟政策並不是他的強項,他承諾將「聘用菲律賓的經濟大腦」,並將經濟政策由他們主導。他的顧問們,很快地便丟出合理的十項經濟計劃:強調總體經濟的穩定、改善基礎建設、減少繁文縟節的公文往來,以及提倡一種更直接、可預測的土地所有權制度。杜特蒂還承諾把重點放在鄉村發展及旅遊業。工運領袖很開心聽到杜特蒂承諾要打擊「契約化」,意即雇主利用第三方機構聘用員工,簽下短約並避免提供福利。菲律賓的網路既慢又昂貴;杜特蒂警告既有的電信公司,優化服務,不然就面對國外競爭。

不幸地,杜特蒂喜好動用私刑以及慣性誹謗外國政要母親的行為,讓投資人很緊張。美國商會在這個月警告,反毒行動已讓政府承諾的法治蒙上問號。一位金融顧問說,自從杜特蒂上台後,投資人傾向用高風險溢價來持有菲律賓資產。正如菲律賓歐洲商會主席Guenter Taus指出,「許多人很猶豫要不要在這個時間點將資金注入菲律賓」。

杜特蒂的批評者擔心,毒品交易只會短暫消沉一陣,但對民主機制的傷害卻會留存。警方坦率坦承,販毒集團利用杜特蒂開綠燈的方便,殺害對手或是潛在的告密者。警方坐視不管的情況,讓許多人感到緊張:一位住在馬尼拉許久的外國人說,他開始聽到周遭的外籍人士討論要離開。他擔心某位下班的警察,可以拿他過去曾做過的事做文章、開槍打他,然後逍遙法外。他說,「這在艾奎諾時代並不會發生」、「你並不會認為,有一群人可以殺害他人卻不需進監獄」。

當地商人則擔心,杜特蒂總統可能會宣布他們的企業違法,卻不需提出任何證據。畢竟,杜特蒂曾做過類似的事情,他公布了一份官員名單,指控他們是毒販。用同樣的理由,杜特蒂點名線上賭博大亨王彬(Roberto Ongpin),說他是一個不當操作政治影響力的商人。王彬公司的股價立即跌了超過50%;王彬在隔天閃辭,並答應要把股份賣回給公司。一位企業要人說,「每個人都怕死了」,「沒有大企業敢站出來反對。他們都擔心自己的基業會被奪走。」

杜特蒂的外交政策上,也存在著類似的不確定性。他看起來想加強與中國的關係 — 拿跟美國的同盟關係來換。競選期間,他批評前任者與中國的關係冷若冰霜。中菲雙方都表示,正準備展開雙邊會談 — 這自2013年後就沒發生過,當時艾奎諾政府將南海領土爭議送往國際仲裁。在杜特蒂上台後不久,仲裁結果出爐,對菲律賓有利,但杜特蒂看起來不太想強調這點。

在競選期間,杜特蒂數次提到與中國在南海黃岩島(此處為豐富的漁場)的爭議。「幫我在民答那峨建條鐵路、幫我從馬尼拉到比科爾(Bicol)建條鐵路,那我就閉嘴」。他也承認有匿名的中國捐款者贊助政治廣告。以他是一個言辭好戰、大搖大擺的人來看,他對中國保持緘默更令人吃驚。

當然,杜特蒂有沒有辦法與中國達成協議,或是他會繼續追求外交反覆策略(看起來他正在考慮),這還未知。樂觀的看法認為,杜特蒂是個說比做多的男人。他的警察首長在本周宣布,反毒行動讓非法毒品的交易下降了90%。這樣的宣示,可能可以讓杜特蒂宣稱獲勝,並做出另一番驚動武林的事,即便是叫顧問團用堅定態度去處理政府的世俗事務。樂觀主義者推測,如果杜特蒂真的履行他的承諾,改善基礎建設、讓農村繁榮,那他可能把菲律賓變得比他想像地更好。

悲觀主義觀點則認為,杜特蒂持續失去友人、疏離民眾。挑起與美國、商界、政府其他部門的爭端。中國利用他的弱點,不須在民答那峨島上建任何鐵路,就能增加黃岩島附近的軍事佈局。投資者觀望、經濟成長下滑。這位強人最後讓自己的國家變弱。可惜地是,在菲律賓,這是另一個熟悉的故事。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OYO
  • 國家便弱 變弱
    比科爾(Bicol)見條體路 建條
  • thanks已修正

    mlkj24 於 2016/09/19 2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