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曼谷權貴們來說,風險不僅是肥缺閒差以及各種獎勵可能會轉到王儲喜愛的人身上,新國王的統治還很可能致命地傷害到皇室(而這是各種好處的來源)聲望。讓王儲聲望下降最多的謠言(至少在首都那些閱歷豐富的人當中),就是他與前總理塔克辛的好關係。塔克辛在2006年時因政變下台,他也是自彼時起軍政府譴責造成泰國分裂,製造動盪的對象。


在獲得泰國北部、東北部廣大貧窮農村民眾的支持後,塔克辛在2001年的選舉獲得大勝。但他的民粹跟威權統治,震驚了較富裕的城市中產階級。這些中產階級認為,塔克辛用從電信和媒體事業獲得的利益買票。許多人加入示威行動,促使塔克辛下台,這個結果讓軍隊很滿意。自那時起,軍頭們以及軍頭的支持者就醉心於掃蕩塔克辛的黨羽,而塔克辛的人馬仍持續在各項選舉中獲得大勝。讓現任軍政府上台的2014年政變行動,主要是針對塔克辛的妹妹盈拉。盈拉在塔克辛離開泰國後接掌勢力,並在2011年以塔克辛代理人之姿贏得總理之位。

至少有部分塔克辛的支持者相信,新國王很了解他們的訴求(這可能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且失望可能導致新動盪的來源)。塔克辛遠離泰國的部分原因,是因為在他離開泰國後,一場腐敗的判決決定把他丟入監獄。原則上,新王可以透過特赦,讓塔克辛所有的罪名一筆勾銷,讓他返國。

這眾多的憂慮,解釋了為何近年來有謠言說,當王權交接的時間到來,曼谷的菁英會想辦法不讓王子登上王位。有一說是,他們可能會保瑪哈的妹妹 - 詩琳通公主登上王位。她看起來較具有泰王應有的各種美德,如奉獻跟自制。但先不管其他阻礙,這個計劃要實驗,就必須反抗蒲美蓬想讓獨子登基的意念。這種修補方式所造成的問題,看起來可能會比解決的多。

這也絕對是目前軍政府的想法。表面上,軍方針對盈拉所發動的政變,是要結束數月間中產階級的抗議行動。但無疑地,那場政變的動機,也包含對無秩序繼承過程的恐懼 — 也包含軍方領導人確保無論在哪個政權下他們都能安穩度日的敏銳度。

藉由煽動保皇情緒,軍政府早就為繼承問題做準備,包括在離曼谷不遠的軍方土地上打造歷代國王塑像。因為對皇室、皇后、王子壞嘴,軍事法庭已將一些人送進大牢,最多判到三十年。軍政府似乎也想協助王子洗白,包含讓他參與兩次閃閃的慈善腳踏車活動。而王子的肖像(通常跟父親一起),也越來越常出現在路邊看板上。

皇家之鷹
Regal eagles

許多人從上述情況得到的結論是,對泰王離世後泰國所應呈現的樣貌,軍方與王子可能已經達成某種程度的協議。如果如此,那新王權與曼谷權貴產生裂縫的機率就很小。而長期來說,會有甚麼改變,將視王子將會是位安靜的國王,還是活躍的國王而定。而如果是後者,就要看他用甚麼樣的方式干涉了。

那些顧問會成為新的樞密院成員,是第一條線索。另外的線索,則要看皇室資產管理局的變化。皇室資產管理局是個不尋常的巨大組織,將皇室多數的可觀財富拿去投資(即使在泰王的健康情況公諸於世前,外界就已經預期會有一波高層人事的洗牌)。皇室資產管理局的事務並不透明,但與泰國經濟許多部份都有關;根據某些計算,皇室資產管理局的價值可能超過四百億美金。資產管理局的董事會是由國王指派的,且理論上,國王愛怎麼花就怎麼花。在蒲美蓬任內,資產管理局將資金撒向無止盡的皇家開發計畫,並以低於市價的行情,將曼谷市中心的銀行物業出租。任何高層、策略的改變,都可能會影響到許多泰國企業。

曼谷的高度警戒,可能還會維持數周。塔克辛的支持者若在國殤期間製造動亂,也不太可能獲得任何好處(他們之中也有許多保皇黨)。一個較合理的擔憂,是泰國南部的馬來裔分離分子,可能會破壞將來的盛事。8月發生了一連串小型炸彈事件,已有特定的分離主義者承認是他們所為。而小型炸彈所放置的海濱城鎮,遠離這起分離組織平日的活動範圍。泰國的安全部隊近期表示,他們已收到汽車炸彈可能會被帶進曼谷的情資。

明年理應要舉辦大選 — 這是2014年政變後的第一次,但大選也很可能在新政權試著維持穩定的情況下推遲。政治人物將受到軍政府所修改之憲法管轄,而這部憲法將牢牢地箝制住政治人物,因此軍政府所承諾的選舉,看起來已有些失去意義。

繼承問題將把泰國帶向哪,還不是很明朗。對旁觀者來說,在蒲美蓬離世後,對皇室的尊敬將不可避免地萎縮。這又意味著,原本奠基在君主制威望上的各種機構,將逐漸被削弱,尤其是軍隊。而在王儲手下,那些因大不敬罪名(一種實質上讓禁忌話題討論噤聲的法律)被判以重刑之案件,只會看起來更可惡和荒謬。

問題是,軍政府跟泰國保守建制派,有沒有辦法承認這點。或者說,他們因感到脆弱,反而更變本加厲地打擊異議者。而繼承問題將把泰國帶往新一輪的衝突、還是把各派系帶往妥協之路?泰國人民才是決定者。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