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Nov 5th 2016

東京小石川中學校的五位十七歲學生,輪流上台發表三分鐘。第一位談論與懷孕婦女相關的政府政策;第二位則討論,婦女過三十五歲生子的風險,接著是避孕史、事後藥跟不孕症。在跳到性病主題前,教師先談了日本墮胎法律的概要,接著這堂四十五分鐘的性教育課程就結束了。

日本在性事上,有著複雜的關係。性,到處都可見,以各種歡愉的商業形式存在;從漫畫到以小時計費的摩鐵。這些商業行為中,有些牽扯到年輕人:比如說所謂「JK」服務,就是男人付錢給女學生,讓她們依偎在旁,或是一起去散步。但在許多方面,日本都很保守:性,仍然是父母、老師羞於啟齒的主題。當父母師長談到這些時,通常都是在成家的語境下。

這讓良好的性教育,變得很重要。但外界批評說,學校教得太少又太慢。政府課綱幾乎從90年代後就沒再修改過,只列出在健康教育、體育課堂中,所需傳授的最低限度內容。2008年的一份調查顯示,每位學生一年僅接受約三小時的性教育課程。埼玉大學田代美江子教授認為,這「完全不適當」。教法也很老舊,小石川中學校對於自己有使用上台報告等互動教學法很自豪;但即便是這些課程,也主要著重在事實的輪廓 — 幾周可以墮胎、試管嬰兒的費用 — 而非公開討論。

大葉奈奈子對於她五個小孩在學校學到的東西,感到非常失望,於是她成立了一間專門進行性教育,以及訓練性教育人才的公司。她認為,學校應該試著不要只解釋性的機制,也要幫忙年輕人去處理青春期的情緒起伏。她還主張進行更明確和跟實用的教學,比如演示如何使用保險套、把嬰兒帶到學校等。

這樣的主意充滿爭議。即使近如2002年,日本政府仍要求教導16歲以下學童有關避孕知識時,避免提到性。而2003年一所特教學校老師,利用娃娃跟智能障礙學生解釋生殖,遭到東京教育委員會斥責,說這是「過激的」性教育(譯按:請搜尋七生養護學校事件)。直到今日,仍有許多教師避免使用如「陰莖」、「陰道」等字彙。文部科學省的森良一(音譯)說,明年將發布新的課綱,將會要求學校必須教導學生不同的性取向。也許是察覺教師同仁對這個議題的壓抑,已經有四十所學校請大葉女士為他們上課。

事實上,日本家族計畫協會的數據顯示,大眾對性的態度趨向更不寬容。2014年時,針對「每位十五歲以上的人,都應該知道怎麼使用保險套」之問題,回答「是」的比例下降,只比一半多一些。在此同時,超過百分之九十的民眾認為,小孩應該學習性的倫理與道德。同樣的問題,在前幾年的調查中,認為如此的民眾比例僅有四分之三。

談到性教育的目的,變得更有爭議。森先生說迄今為止,性教育主要的目的是防範性病。但日本逐漸萎縮的人口,引起新的辯論,認為鼓勵生育,是否也應該是性教育目的的一環。數年前,當日本政府散發「女性最佳生育年齡」的傳單時,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彈。

日本的青年,顯然沒有其他富裕國家同年齡層的青年那麼淫亂。2013年保險套公司相模(Sagami)做的調查顯示,二十代青年平均第一次的年齡落在十九歲(日本最低合法性交的年齡則是十三歲);性病比例也較低,青少年生育率也是: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日本每年每一千位青少女中,僅有四位生子。這比南韓的兩位高,但遠比英國的十五位、美國的二十四位低。但是,大葉女士說,相較尋常的墮胎,也許掩蓋了這個問題的規模。約有80%的青少年懷孕後,以墮胎做結,這個比例在美國僅有46%。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