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Nov 9th 2016

很難想像有個總統當選人比川普更不熟悉世界的運作方式了;或是比川普更想改變二次大戰後七十年間美國所形塑的全球秩序了。至今為止,川普僅用最模糊的字眼來形容他的外交政策,喜歡使用像是貼在汽車保險桿上的口號,比如說「美國優先」,而不是詳細的計畫。在可預言的範圍內,他的計畫包括威脅要對他國進口支付懲罰性關稅,以弭平貿易逆差;要求盟國為美國所提供的安全保障付費;對如俄國總統普丁的強人更友善。好的總統就跟好的房地產大亨一樣,必須「準備遠離」不好的交易;如果他是「不可預測的」,那就更有幫助了。在川普蓄意充滿不確定性的新政治中,沒有條約、國際組織或盟國是神聖不可侵犯的。

在歐洲,他的勝利鼓舞了歐陸的民粹主義者,比如說匈牙利令人不快的總理歐班(Viktor Orban)、法國極端民族主義者,正準備競選明年法國總統的瑪琳勒龐(Marine Le Pen)。(她所屬政黨的策士在推特上寫「他們的世界正在崩壞;我們的世界則正在建造當中」。)但川普對安全事務的觀點,嚇壞了美國在北約的盟友;而他對普丁的景仰,以及對俄國侵占烏克蘭領土的無感,則讓與俄國接壤的各國非常緊張。擔心遭到入侵,愛沙尼亞已鼓勵國民在家裡放置槍枝,並施以戰術訓練。在此同時,俄國則非常激動,不只是因為普丁在川普身上看到一種類似的精神(但更弱一些),還有因為川普的勝選,讓民主、真正競爭選舉的聲譽蒙上一層陰影。而真正的競爭選舉,恰是普丁統治下最大的單一威脅。

中國也因為類似的理由感到開心:一位不適格的莽漢勝選,讓共產黨嚴格掌控的菁英體制在比較之下還閃閃發光。中國也許還相信,川普對國際秩序的藐視(而這是美國曾協助創造的),可能會讓他更能接受中國是區域強權的事實。川普的當選,將讓美國在亞洲最忠實的盟友 ー 日本 ー 感到不安。在競選期間,川普指責日本搭美國安全保證的便車,還說日本跟南韓應該發展自己的核武,而不是躲在美國的保護傘下 ー 這可是一帖造成區域不安定的藥方。兩國都完全沒有考慮過這種可能性,但美國脫離亞洲的恐懼將會日益增加。

波斯灣各國領袖也有這樣的恐懼。如果川普1月20日上任時,美軍在摩蘇爾(Mosul)驅趕伊斯蘭國的行動尚未完成,川普可能會要求五角大廈節結束任務。他可能會在敘利亞建立一安全區,防止難民逃往西方。但他因為意識型態的緣故,藐視軍事干預,因此不太可能會在敘利亞設立禁航區,或是在伊拉克永久駐軍。在此同時,以色列跟伊朗的強硬派人士,正在為川普的勝選歡呼:以色列高興的原因,是因為川普政府不太可能施壓,要求以色列對巴勒斯坦讓步或停止建立屯墾區;伊朗高興的原因,則是因為川普對核子協議抱持著懷疑態度,而伊朗長久以來一直認為美國想藉由核子協議來控制自己的國家。但中東最為川普勝選開心的,跟其他地區一樣,都是該區域的強人,比如說埃及的塞西將軍(Abdel Fattah al-Sisi),或是敘利亞的阿薩德。他們很高興見到一位對倡導海外人權、民主不關心的美國總統。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