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Nov 26th 2016

日本總理安倍,不太可能是女性賦權的提倡者。他是終其一生的保守派,同時也是與女性主義奮戰數十年之黨的領導人。在日本令人震驚的人口統計學下,他出現了轉變:在2060年前,勞動人口可能會減少兩千五百萬,超過勞動力的三分之一。高盛的松井凱西說,在此同時,數百萬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呆坐在家,白白浪費了她們的才能。「增加女性的勞動參與一事上,日本可做的地方,比其他國家更多。」

松井女士在十七年前就提出「女性經濟學」的說法,但在安倍執政四年下,日本政府仍為了要讓女性在職場閃耀傷透腦筋。在職場「閃耀」,是日本政府想要提升女性職場地位的笨拙口號。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公布了最新的性別差異指數,日本在144個國家中排名111,比2015年還低了十名。日本眾議院中,僅有9.5%是女性,女性國會議員比例在世界排名155。在安倍執政下,企業中女性董事的比例有非常些許的增加 — 到達2.7%。

有村治子是負責女性活躍、男女共同參畫(男女平等)的特命擔當大臣。她堅持,政府在改善婦女就業環境上,做的比數據顯示地更多:「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討論的不是女性是否應該當家做主,而是如何當家做主。」去年,有村協助通過一項指標性法案,旨在結束企業的性別歧視。人數超過三百的企業跟官方機構,必須揭露他們所聘僱的女性員工、經理人人數,以及對她們的升遷計畫。她說,這個法案的目的,是要讓男性上司感到不好意思,督促他們做的更好。

輿論顯然也轉向了。多數日本人同意母親應能持續職涯,這是第一次出現這樣的調查結果。在媒體上,也出現一連串過去被忽略的「懷孕騷擾(マタハラ maternity+harassment)」事例。在擁有小孩後離職的婦女中,約有47%出現憂鬱的狀況。而世界經濟論壇指出,這對日本婦女尤其不幸,因為她們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婦女更健康、教育程度更高、更長命。

有村女士是兩位小孩的母親,她回憶起,當選擇政治作為職涯時所受到的輕微騷擾:「他們說為我的丈夫跟小孩感到遺憾。」她相信,這樣的態度,會因為公眾領導人、國家支持而改變。日本政府已承諾在明年底前,要解決長久以來兒童照護不足的問題。但她也承認,更棘手的問題,可能是很難改變的工作場域行為。

在日本企業中,男性勞工仍佔據著最重要的全職工作。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因為過長的勞動時間,根本不可能照顧小孩。在此同時,十年前開始的勞動改革,加速了契約勞工的數量,而女性佔了契約勞工的絕大多數。東京都議員塩村文夏說,在安倍政府下,兩極化(多肇因於性別)的職場趨勢還是沒改變。

企業和工會不願意廢除日本的就業制度,但卻無更有彈性的作法。社團法人會社役員育成機構代表理事Nicholas Benes警告,女性經濟學將會崩壞。他希望能看到一種新型態的混和契約,在一般標準雇員之外,也能為母親安排休假和替代職涯。國會正在討論工作場域的改革,但結果會如何還未知。松井女士說,一些亟於留住員工的企業,已經將非典型雇用的契約改成全職工作。她說,無論如何,安倍政府的成就,在於把「女性賦權(female empowerment)」從人權議題轉成經濟上的急迫需求。「這是很大的轉變。」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