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Dec 4th 2016

美國要與台灣這個擁有兩千五百萬人、喧囂、友善、充滿動能,並展現民主可與中國文化共存(即便一黨專政的支持者喜歡宣稱這不可行)的島嶼深化關係,有許多完美的理由。但有一個令人心碎跟嚴重的原因,讓美國無法加深關係、進一步承認台灣是個主權國家 — 起碼只要在中國大陸是由現在專制、激烈的民族主義者(雖然表面上是共產主義者)統治著,就不可能。

問題就在於中國,以及中國堅持台灣只是個叛離的省分,有一天必須回歸祖國,若有必要將動用武力。在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中(也許也永遠不會成真),台灣的獨立,也不過就是正義及常識的問題:畢竟台灣從來沒有被北京的共產黨統治過,且每一新世代都更趨向擁有獨特的台灣認同。但這個世界不是如此運行,且更糟的是,不是只有共產黨的官員跟將軍反對台灣獨立。部分原因,要感謝中國數十年來的民族主義教育,以及從幼稚園開始的實務上觀念灌輸。中國大眾對於任何外國勢力可能威脅到歷史課本、媒體上所說的「領土完整」一事 — 而這總是會跟帝制中國晚期的羞辱時刻相比,當時列強瓜分中國,把如香港、澳門等地割給自己 — 反應都會非常激烈。換句話說,當共產黨領導人欺壓、不斷嘮叨他國,要求他們用無止盡的羞辱方式孤立台灣、進行頻繁的海上入侵演習,或佈署對準台灣海峽另一端的飛彈時,這些共產黨領導人不只是表達自己的看法,也是在順從輿論。

這樣的背景下,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會打破三十七年的外交慣例,在星期五接受台灣民選總統蔡英文的恭賀電話,並在推特上說「台灣總統今天『打給我』,並祝賀我贏得總統選舉」— 為自己的行為辯護,是多令人意想不到,也讓許多亞洲專家感到吃驚。即使是台灣的好友雷根總統,也不曾在贏得總統選舉後,與台灣的領導人通電話。自美國在1979年,與台灣島上的政府斷絕外交關係後,所有的美國總統都接受外交上的虛幻故事,也就是「一個中國」,且大陸跟台灣的政府,爭相要榮耀地統治一個統一的國家。即使是蔡英文,也沒有使用「台灣總統」的官方名稱,而稱自己是中華民國總統,讓她自己取得國民黨領導人的合法繼承地位(國民黨領導人在1949年輸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毛澤東後飛往台灣)。這也許是個保全面子的虛幻故事,但也能保命。中美兩國可能開戰的理由,都與台灣有關。1995年與1996年間,在美國核發時任台灣總統簽證,讓他在康乃爾大學演講後,大陸以飛彈試射威脅,迫使柯林頓總統派遣航空母艦到台灣海峽、展示武力。

川普的盟友稱讚他,說他藉由在1月就職前引發一場小小的危機,挺身對抗欺負人的中國,讓他在就職後,在貿易議題,或中國協助北韓核武問題上,能與北京有更大的合作空間。本文作者在星期六時,於加州的雷根圖書館的一場國防與安全論壇進行報導,與小布希時期的一位鷹派資深外交策士面談。他說雖然他的外交同僚在台灣熱線一事上「非常生氣」,但他本人對於總統當選人繼續這樣「踩中國痛腳」,完全沒有意見。此外,這位鷹派策士也說對了,截至目前為止,中國官方的反應顯然虛弱。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僅批評台灣領導人的這通電話是「小動作」。

國務院發行,用來對外發聲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在12月3日以專欄「不需過度詮釋蔡英文與川普的電話對談」為文,大力抨擊川普,並說「對川普來說,這只不過展現了他以及他的交接團隊,在外交事務上的缺乏經驗。」

所以川普支持者稱蔡英文此舉是靈巧的舉動,又是否正確?我曾拜訪台灣數次,也非常喜歡那個地方,但我懷疑川普跟他的團隊,幾乎是為台灣挖了個墳墓。這是因為,如果任何一位美國總統被迫要在「與中國維持和平關係」以及「與台灣保持友誼」選其一的話,沒有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會選擇台灣。且中國絕對會要求川普總統作出選擇。某個時間點他會把台灣當作燙手山芋丟掉。

這位總統當選人了解嗎?我們完全不可能知道。自從熱線後,他的推特顯示出一種被惹毛的語調,好像在抱怨中國在台灣一事上的野蠻程度是不合理的。一則推特上,他寫說:「真有趣,美國賣了數十億美金的武器給台灣,我連通恭賀電話都不能接。」中國不合理,這點他是對的。但有時候,外交政策的語彙,反映了真實世界的對峙狀態及承諾。只要問問看,美國官員在形容耶路撒冷的地位,或者如何形容巴勒斯坦自治政府與一個國家的不同之處時,用的是怎麼樣的確切字彙就會知道了。

有些人則認為川普受一小群親台幕僚影響,才有了這通電話。台灣媒體舉出了前副總統錢尼國安顧問的葉望輝(Stephen Yates)為例。葉望輝否任安排這通電話,但在為福斯新聞的一篇線上評論中,他為這場越洋連線辯護。在那篇線上評論中,他做了一些概論。他寫說,蔡英文是台灣的總統,「對一般美國人、台灣人及中國人來說都是明顯的事實,但外交官卻假裝不是」。雖然外交政策場合常被批評,但這句話毫無道理。一般美國人對台灣的法律地位並沒有明確的意見。而一般台灣人跟中國人,對這個問題則有自己的意見 — 但都知道如果正式宣布獨立,可能引發戰爭。

「一通簡單的禮貌性電話,會引起如此的震驚、屈服於過去美中間的外交禮節,正凸顯了美中政策變得多荒謬。」葉望輝還如此寫道。「如果如那些專家所說,一通來自民主友人的電話、一些來自台灣的事實,真的會威脅到太平洋的威脅,那我們必須重新評估區域防衛,做出更好的準備。

這聽起來有點吃驚,看起來像是有某人在思考,如何利用軍事力量,作為改變對中政策的後盾。這是川普所想的嗎?應該可以確定不是。川普真的有聽取葉望輝,或是其他倡議對抗中國之顧問(比如說也在這篇文章上掛名的前美國駐聯合國常任代表波頓)的意見嗎?沒有人知道,因為川普的交接是黑箱作業。跟所有其他現代的總統當選人不同,川普很大程度地避開了政府架構。他從他曼哈頓的辦公室打電話給外國領袖,有時候還用手機。仰賴的是外國政府的口譯員、記事員,而非有良好機制的國務院。很難得知他的外交政策顧問是哪些人 — 許多人都被認為能給川普意見,但在訪談中,這些賢能之士卻承認他們其實很少碰到川普。

如果以一通電話來說,這一切看起來有些過分計較,沒錯。但這也是對一個即將治理全世界最有權力國家之人的計較,他做了衝動的行為,卻似乎不了解全面性的意義。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