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Dec 10th 2016

 

當總統候選人川普上週在推特上寫說,他跟台灣領袖蔡英文通過話 — 台灣總統「打給我」— 時,幾乎所有華盛頓的亞洲專家都心悸了。這是自1979年「中美關係正常化」後,首次總統層級的接觸。當時卡特總統與「自由中國」(當時台灣較為人所知的稱號)斷交,改承認北京的共產中國。

在通話之時,美國國會正準備藉由繼續銷售武器給台灣,暗示如果台灣遭到攻擊,美國會力挺的行為,來讓台灣心安。但在中國巨大的壓力下,美國始終僅把台灣視為外交手段。中國視台灣為其一省,甚至拒絕稱呼蔡英文為總統。華盛頓長期以來都假設,如果改變現狀將會激怒中國,也許會導致戰事,而這可能會把美國扯進來。難道川普不知道他在玩火嗎?對華府的亞洲專家來說,這些問題的可能答案中,沒有一個是令人振奮的。

但接著,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甚麼事都沒有。北京沒有如許多人所預期的大發雷霆。中國外長王毅蔑稱蔡英文的電話是在搞小動作 — 以中國的標準來看,算是相當溫和的回應。這樣的氣氛下,一些亞洲專家得以放輕鬆些。也許,這也不是完全沒有前例。畢竟雷根曾經邀請台灣高階官員來參加他的就職典禮,但也成功過關。

也許,川普甚至得到一些尊敬,因為他提醒這個世界,台灣理應因身為一個和平、繁榮的民主國家,而獲得更多的認同。中國控制了這個世界對台灣的觀點,已經太久了。台灣不僅不是中國叛離的一部分,台灣自己的歷史中,被中國首都直接掌控的時間,不超過十年:僅有十九世紀後半段的短暫時間,以及1945到1949年間。而共產黨也從未統治過台灣,所以他們對台灣的欺凌,不應該更常被譴責嗎?中國共產黨所堅持的「一中原則」,美國從未承認;美國官方僅「認知」中國、台灣都認為僅有一個中國。這個認知是在70年代成形的,當時獨裁的北京、台北政府都宣稱擁有全中國的主權。而今日,民主台灣並沒有這樣的豪語,為何美國政策還是鐵板一塊?

現在,許多台灣人都沉浸在川普關注的喜悅中。他們希望,當川普成為總統時,還能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 也許是簽一份自由貿易協議,這是川普的顧問們,說積極想與台灣達成的協議,或是得到更多的美國武器。有傳言說,在就職前,川普正在策畫另一種可能性:1月時,在蔡英文造訪瓜地馬拉(少數承認台灣的邦交國)過境紐約時,與她見面。蔡英文辦公室則駁斥說,這是「過度臆測」。但如果這樣的見面發生了,這在台灣會引起震撼,在華盛頓可能會引起更大程度的心悸。

中國應該還是會冷靜對付。對一個希望外部環境擁有高度可預測性的國家來說,川普的美國突然變成一張鬼牌,甚麼都可能發生。但中國的官員用一句俗諺來提醒自己,以不變應萬變。一些中國官員對川普下的中美關係感到悲觀,指出他的保護主義觀點,以及川普想改善與俄國的關係,這可能會讓中國孤立。(川普的反中推特,強化了悲觀主義觀點。)其他人則是更抱有期待,交易型總統的川普,可能會想與美國分量相當的中國,達成各種協議,從貿易方面到安全議題方面。親中的愛荷華州州長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將出任美國駐北京大使,這是個刺激。現在,中國政權會耐心等待。

然而,風險不但遠遠稱不上降低,反而還增長。近期來說,其中一個風險是在川普團隊的本質上。幾乎所有共和黨經驗豐富的亞洲專家都不願意在川普麾下做事。所以處理亞洲政策的策士,顯然會是那些缺乏經驗,或是意識形態偏向台灣,而非偏向中國(他們蔑稱為「中共 ChiComs」)的那群人。

儘管台灣擁有種種美德,這還是值得擔心。美中關係更廣泛、更複雜,且跟美台關係比起來重要性高上許多。想與台灣建立關係,意味著無視更重大的關係。在許多全球重要議題上,中國都協助美國,包括反恐。還有一個急迫的需求,就是針對正急速發展的北韓核武計畫協定,只有中國能讓北韓回心轉意。找到哄騙、強制中國行動的方法,是美國的第一要務,=而美國其他的亞洲政策則應遵循此原則。但川普的團隊顯然沒太注意到這點。

制止住那隻老虎,我想下車了
Stop that tiger, I wanna get off

而川普任內,有增加中國對台灣神經緊張的風險。宣傳機器多年下來的「愛國教育」,在中國百姓中,點燃了針對台灣的非理性民族主義。習近平本人曾說,台灣「問題」不應該留給後代子孫解決。現在,民主主義還在控制中。畢竟,中國官員宣稱,儘管台灣分裂份子政客耍各種把戲,但一般台灣人還是真正的愛(中)國者。但如果川普打破現狀,中國人可能會發現官方說法不是真的,台灣政治人物推動法理獨立,正是因為這是台灣人民想要的。如果大眾的憤怒滋長,習近平可能會騎虎難下。到那時候,就不可能再等著瞧了。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