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30th 2017

她是那位用決心讓軍方挫敗的女性。1990年,緬甸軍政府拒絕承認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的壓倒性勝選後,翁山蘇姬遭受迫害長達二十五年,包括十五年的居家軟禁。2015年年底,在多次試圖詆毀她、邊緣化她的舉動失敗後,軍頭們終於放棄,並舉辦了一次相對自由的大選。全民盟再度獲勝,一樣壓倒性勝選。而這次,軍方承認選舉結果。翁山蘇姬對軍方統治的莊嚴抗爭,讓她成為世界性的英雄 — 她也值得這樣的讚賞。但過去支持她渡過漫長抗爭的自力、頑強,在全民盟上台一年多來,似乎沒有讓她在這個位置發光發熱。

軍政府的臨別禮物,是禁止翁山蘇姬擔任總統(因為她兩個兒子是英國公民)的緬甸憲法。她在總統位置上安插了忠實的親信,並授予自己「國家顧問」的稱號,同時擔任兩部會的部長。國會議員抱怨,他們在政府中沒辦法扮演甚麼角色;所有重要決定,都由翁山蘇姬裁示。

但遺憾的是,這些決定當中,許多都令人質疑。翁山蘇姬決定要將注意力放在邊疆地區的和平上,那些地區的少數族裔民兵,數十年來與中央政府交戰不止。這個目標是好的 — 但翁山蘇姬並沒有達成目標所需的權力。軍政府下台前所實施的憲法,除了不讓翁山蘇姬當上總統外,也讓軍方能指派國防部長及內政部長,並擁有國會四分之一的席次。沒有軍方的合作,國家與叛軍間,不可能有和平存在。不只如此,最近軍方還變得侵略性更強,引發更多衝突。

翁山蘇姬在其他領域有更多權力 — 多數是在經濟方面 — 但還沒有做出甚麼成績。全民盟的首份預算,跟軍政府的最後一份預算,並沒有太大不同,表示緬甸人沒辦法看到明顯的改革進程。軍頭們的裙帶朋友仍主掌著大企業,隨著邁入民主的幸福感退色,外資也隨之減少。翁山蘇姬也沒有努力重整充滿舊政權腐敗產物的法院,或是讓法院更平易近人些。如果要告政府,原告仍必須獲得檢察總長的同意。

在此同時,國際上對新政府的善意,正因為翁山蘇姬可恥地對羅興亞人遭遇保持沉默而浪費掉了。羅興亞人是被迫害的穆斯林少數民族,住在與孟加拉相鄰的國界一帶。軍隊持續肆虐羅興亞村莊、偷竊、強姦和殺戮,一如往常。但翁山蘇姬甚至說不出羅興亞人這個字眼(緬甸政府把他們當作來自孟加拉的入侵者),更別提會去譴責軍隊的做法了。

沒學習的女士
The lady’s not for learning

如果期待全民盟在一年內就能改正軍政府半世紀所造成的傷害,那是太天真了。也可以理解,翁山蘇姬被孤立、迫害了二十五年後,不願意授權,或對外部人士的建議有所懷疑。但拒絕承認軍隊近期的暴行,翁山蘇姬可能會變成在為那些長久以來迫害她、迫害緬甸的人辯護。而放錯優先順序,她可能會破壞她耗費一生所追求的事物。如果對大多數緬甸人來說,在軍政府跟文人政府統治下並無太大差別,那長久以來追求民主的意義又在哪?政府治理,需要許多不同的技巧,而不只是抵抗某種事情。為了她自己、為了緬甸好,翁山蘇姬必須要去學這些東西。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