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y 13th 2017

川普治理華盛頓的樣子,就好像他是國王,而白宮是他的皇宮。他看起來需要主導權、需要站在焦點的中心,他的不耐帶著亨利八世的味道(譯按:亨利八世因為想另娶妻子,與當時羅馬反目,成立英國國教;曾有六次婚姻,但其中兩位妻子遭斬首)。「他不尋常的掌權過程,是國會、官僚、媒體集體平庸的證明」,川普深信這點,攻擊任何擋在他面前的人跟想法。

他可以造成多大的麻煩,從本周轟動世人的事件可看的出來。他開除了聯邦調查局局長柯米(James Comey),而這也只不過是史上第二位被開除的局長。柯米犯了錯,而川普開除他也是在職權內。但川普只成功把外界注意力放在兩件事上,第一是他與俄國的關係上,第二則是他對拿來約束總統候選人準則的藐視。

然而,對一般美國人來說,跟上述事件一樣危險,但沒那麼重要的則是川普的經濟計畫。川普的經濟計畫,把傳統、準確性、一致性等事,講的好像是在一系列極為重要的協議中,經過交涉後被屏除的。雖然川普經濟學可能帶來小小的繁榮,但也可能對美國、乃至於世界造成危險。

川普經濟學101
Trumponomics 101

在與本報的訪談中,對於經濟的期望,川普給出了至目前為止最廣泛的敘述。他的目標是藉由提高經濟成長率,確保有更多的美國人可以得到報酬良好的工作。他的顧問談到要有3%的成長率 — 比多數經濟學家相信的、現今可維持的步調,還高出整整一個百分點。

在川普的心中,邁向更好的工作、更快的成長的路徑中,最重要的,就是更為公平的貿易協定。雖然他宣稱自己是自由貿易的支持者(如果規則是公平的話),但其實從他的觀點來看,他是經濟民族主義者。貿易只有在進出口平衡時,才算是公平貿易;而企業投資國內應該鼓勵、投資海外則要懲罰。

川普經濟學的第二及第三條,則是減稅及放鬆管制,這兩者則會促進國內投資。較低的稅賦及減少規定,將會讓企業家蓄勢待發,使得經濟成長更快、提供更好的就業機會。這是標準的供給面經濟學,但把川普經濟學看成是共和黨傳統的重塑,是個錯誤 — 且不只是因為川普的經濟民族主義,根本遠離了共和黨所高唱的自由貿易。

川普經濟學真正的不同之處在於,那根本不是一種經濟理論(比如說,跟雷根經濟學完全不同)。從最好的角度來看,也不過就是一群商人為迎合他們的國王,所提出的一堆建議。川普聽了很多執行長的話,但白宮幾乎沒有任何經濟學家。他對經濟的態度來自一種想法,也就是總是會有贏家跟輸家、而機警的談判者可混淆抽象的原則。可以稱之為董事會資本主義。

那樣的川普經濟學,是份商人的願望清單,能解釋為何左派的批評者,會對糟糕的分配不均結果、缺乏財政紀律,以及潛在的裙帶主義大肆批評。也解釋了為何商人、投資家興致勃勃,視這是給願意冒險又尋求利潤的人,一個突如而來的機會。股市接近歷史新高,商業信心指標也飆升。

短期來看,這樣的商業信心可能會自我應驗。美國可以藉由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來霸凌加拿大跟墨西哥。儘管共和黨大談財政審慎,也不太可能在國會中去否定川普的減稅政策。刺激跟減少管制,可能會帶來更快速的成長。而在通膨仍然停滯的狀態下,聯邦儲備理事會不太可能突然提高利率,來抑制這股成長。

鬆綁被箝制住的活力當然很好,但川普的作法可能會帶來兩種危險。川普經濟學隱含的內部經濟假設並不一致,且這些假設是建立在過去數十年的過時美國經濟圖像。

與川普團隊所斷言的正好相反,很少有證據能顯示,全球貿易體系或個別的貿易協定,對美國有系統性的偏見。相反的,美國的貿易赤字(也就是川普認為貿易協定不公平的主要理由),應用「美國人儲蓄了多少」以及「投資了多少」的觀點來看會較恰當。而貿易協定中的附屬條款,幾乎無關緊要。教科書預測,川普計畫增加國內投資,可能會導致更大的貿易赤字,正如80年代雷根時期的榮景。如果真是這樣,川普要不就得放棄他對公平貿易的看法,或是(更具破壞性地)試圖利用保護主義的關稅壁壘,來阻止貿易赤字擴大;這會傷害經濟成長,引發全球的不信任。

更深一層的問題,是川普經濟學對美國經濟的了解很狹隘。川普跟他的顧問群,著迷於製造業就業機會所帶來的影響(即使製造業僅占了美國8.5%的就業人口,以及12%的GDP)。服務業似乎根本沒被注意到。這蒙蔽了川普經濟學對今日最大經濟體的憂慮:經濟震盪來自於新科技。正在蹂躪美國零售業的,是科技不是貿易,但這個產業聘用的人多於製造業。經濟民族主義將會加速自動化:無法把工作外包的墨西哥的公司,將靠著在國內投資機器維持競爭力。產能跟利潤可能會提升,但這將幫不到較不備技能的勞工,而這些勞工是川普宣稱要放在優先順位的。

吠後之咬
The bite behind the bark

川普經濟學對長期繁榮來說,是個糟糕的處方。最後,美國的債台將會更為高築、也變得更分配不均。川普經濟學會忽略真正的問題,比如說如何培養技能已經變成多餘的勤奮人力。更糟的是,當矛盾變得明顯時,川普的經濟民族主義可能會得更尖銳,導致其他國家反彈 — 進一步引發美國國內的憤怒。川普經濟學即使能創造短期的成長,但對美國經濟沉痾並沒有提出持久的解方,還可能把路子導向更糟的那方。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