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an 4th 2018

25年前,當國際社會把焦點放在巴爾幹半島上的血腥衝突時,另一個歐洲的多民族國家悄悄地分裂成兩個。1993年1月1日捷克斯洛伐克分裂成兩個國家,當時用「天鵝絨分裂(Velvet Divorce)」的名稱來形容,呼應了1989年捷克斯洛伐克發生的反共產無流血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這意味著捷克斯洛伐克的分離是和平的。但事實上,雙方都只有少數的人支持分裂 — 37%的斯洛伐克人以及36%的捷克人。革命英雄哈維爾(Vaclav Havel)當時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總統,他非常氣餒,導致他直接辭職下台,並沒有主導分裂的過程。赤裸裸的民族主義是南斯拉夫衝突的火種,而經濟跟領導無方則是捷克斯洛伐克分裂的主因 — 這樣的情況,預示了當代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的獨立行為。

這兩國的人民都經歷過分裂。儘管過往兩國都是哈布斯堡帝國的一部份,但捷克人由維也納所治理,而斯洛伐克人則是歸在匈牙利下。捷克斯洛伐克本身就是在一戰後,從奧匈帝國中獨立的。在二戰時,斯洛伐克宣布獨立,建立了一個親納粹的魁儡政權,而捷克則被德國佔領。共產黨在1948年占領後,曾是奧匈帝國工業中心的捷克領土,因為蘇聯對重工業的重視而得利。但重分配的國家政策,試圖刺激多山且多為農業發展的斯洛伐克經濟。到了1992年,斯洛伐克的人均GDP已經進步到約是捷克的四分之三了。但在捷克的眼光來看,對這樣的支出心生不滿,而在斯洛伐克人的眼中,他們的命運掌握在布拉格官僚手中,被野心勃勃的政客利用。雖然哈維爾是後共產時期捷克斯洛伐克的全球性代表人物,但聯邦式的政治制度,也製造出兩位強大的地區領導人:捷克總理克勞斯(Vaclay Klaus)以及斯洛伐克總理梅洽爾(Merciar)。

克勞斯是一位自由市場的理想家,迫切地想希望母國成為席捲歐洲自由主義的先驅國之一,希望把權力集中在布拉格。而梅洽爾是位傳統恩庇-侍從主義的政治人物,希望斯洛伐克能自治,並讓自己的力量進入國家資產中,以維持自身的政治權力寶座。在1992年中時,分裂的跡象已經很明顯,兩位總理同意在7月正式分裂。在那之後,克勞斯尋求快速的私有化,讓捷克成為中歐的經濟新星;但大眾也產生不滿,因為前共產時期的消息靈通人士、跨國大公司,在私有化的過程中,獲得了不成比例的利益。而梅洽爾則緊縮統治權,以半威權強人之姿治理著斯洛伐克,放緩斯洛伐克進入歐盟的進程,並短暫地讓該國成為中歐的不受歡迎國家。這個情況一直持續到1998年政黨輪替,梅洽爾下台後才改變。

現在,捷克跟斯洛伐克都是北約、歐盟會員國。歐盟的成立,讓1993年匆匆建造的海關檢查哨變得沒有意義。除了偶爾在體育賽事表現不佳後產生悲鳴,以及在老派流行文化之外,沒甚麼人嚴肅討論兩國統一的事。自分裂後,斯洛伐克藉由擴大製造業基地、稅賦減免帶來外資等行動,更進一步地縮小財富差距,正在邁向全世界汽車人均製造數量最高的國家。現在,斯洛伐克的人均GDP,已經是捷克的九成了。過去被認為是捷克的窮酸兄弟國,現在的斯洛伐克,可以當作常常被蔑視的南義人、瓦隆人(比利時),以及其他被捲入區域鬥爭歐洲人的打氣筒。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