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15th 2018

自40年代以來,就沒有戰事比剛果戰爭更血腥,但卻更被完全忽略。1998年至2003年期間,估計的死亡數量從一百萬人到五百萬人都有 — 沒有人去清點屍體數量。即使取中間數來看,這場戰事的代價也高於敘利亞、伊拉克、越戰或韓戰。但外界幾乎不知道剛果戰爭在打甚麼,或是誰在殺誰。這是一場悲劇,因為這場位於非洲心臟地帶的大型戰事可能再度開啟。

大屠殺的原因
The cause of the carnage

要了解這場戰爭的起源,先用以下這種過於簡化的類比來想想。想像一座巨大房屋的木材已腐爛;這是暴君蒙博托(Mobutu Sese Seko)在1965年至1997年間統治下的剛果。接著,想像一發砲彈摧毀了這座房屋;那發砲彈,則是由剛果弱小動盪的鄰國盧安達所發出。現在,想想每個當地的武裝罪犯都急著進來搶珠寶,最後演變成暴力事件。最後,想像你是一位年輕、手無寸鐵的年輕女性,獨自住在這座破爛的房屋裡。這並不是令人舒服的想像吧。

蒙博托跟他的黨羽,把剛果掠奪到幾乎無法站起。當有衝擊發生時,就整個倒塌。這場衝擊是盧安達在1994年所發生的種族清洗事件。這場令人作噁事件的主事者在國內被打敗,逃往剛果。盧安達軍隊為了消滅這群人,入侵剛果。因為沒甚麼人願意為蒙博托而死,盧安達軍隊幾乎沒有碰到任何抵抗。紀律嚴明的盧安達軍推翻了蒙博托,以剛果境內的盟友卡比拉(Laurent Kabila)換下蒙博托。接著卡比拉又換邊支持,改支持種族清洗派,所以盧安達也試著推翻卡比拉,而安哥拉跟辛巴威救了他。為了掠奪,戰爭退化成血腥的鬥爭。八個外國,加上幾十個剛果民兵團體捲入。剛果豐富的礦產,讓混亂更加嚴重,因為擁槍的人不停地搜刮鑽石、黃金跟鈳鉭金屬。軍閥則讓種族分裂,迫使年輕男人拿起武器抵禦村落 — 然後去搶隔壁村落 — 因為國家完全無法保護任何人。強暴就像森林大火一般地蔓延。

這場戰爭最後會停止,是因為各方都筋疲力盡,也受到捐助者背後所涉政府的壓力。全世界最大的武力組織 — 聯合國藍盔部隊抵達。卡比拉的兒子約瑟夫,自其父在2001年遭刺後擔任總統;他也無法建立一個不掠奪人民的國家。重要官員仍然貪汙;軍人酒肉農民;公共服務幾乎蕩然無存。法律沒甚麼意義。最近一位法官拒絕對反對黨領袖判刑,暴徒闖入他家,強暴了他的妻女。

約瑟夫·卡比拉2011年時,最後一次當選五年任期的總統。他的任期原本到2016年,但時間到了拒絕下台。他非常不受歡迎 — 不到10%的剛果人支持他,他的權威正在消失。他仍可以在首都金夏沙(Kinshasa)用催淚瓦斯、子彈來驅離抗議民眾。在任何情況下,都很少有剛果人有時間花一整天在抗議上。但在剛果的廣大國境內,約瑟夫·卡比拉正失去控制。二十六個省份中,有十個正遭受武裝衝突之害。數十個民兵團體再度喋血。去年約有兩百萬剛果人逃離家園,讓流離失所的剛果人總數達到四百三十萬。國家動盪,總統缺乏正當性,種族民兵正在擴張,全世界礦產最富饒之一的地方被輕易掠奪。有充分的證據顯示,這個近期受到內戰所苦的國家會再次遭受內戰侵害。剛果已有回到大屠殺的徵兆。

除了非洲,世界其他地方為何要在乎?剛果距離很遠,對全球股市也不會有甚麼影響。此外,對外界來說,剛果的困境太過複雜,很難解決。一直以來,剛果的統治者就是掠奪者。從前殖民地時期做奴隸交易的剛果國王,到卡布拉家族都是。入侵的外族往往讓事情更糟,從十九世紀的貪婪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二世(Leopold II),到支持蒙博托來反蘇聯的美國冷戰英雄們。

然而,這個世界不只應該要關心,且也能幫上忙。剛果很重要,主要是因為剛果人也是人,值得更好的處境。剛果很重要的另一個原因,是它很大 — 領土是印度的三分之二 — 當剛果燃燒起來時,火焰會蔓延。暴力之火燒向鄰國的盧安達、安哥拉、南蘇丹跟中非共和國。研究顯示,內戰會對鄰國造成嚴重的經濟損害。以剛果的情形來看,這攸關兩億人。換句話說,如果剛果和平,能起作用,可以成為整個非洲大陸的十字路口,並可以利用雄偉剛果河域上的水壩,支援南部每個鄰國電力。

若外界現在介入,還來得及阻止戰爭發生。首先,應扭轉削減聯合國維和部隊預算一事,這有部分是出自川普總統的要求。藍盔部隊並非完美,也無法保護遙遠的村落。但他們可以保衛城市,也是剛果人相信不會進行屠殺、掠奪的唯一一股力量。第二,川普對卡比拉帳房所實行的制裁 — 與之前衝突礦物禁運有關 — 應該要延伸。捐贈者應要對卡比拉施壓,要求他履行承諾,在今年底前舉行選舉,而非公然違憲,自己再選一次。在這點上,他們應該與明智的非洲領導人共同完成目標。剛果反對黨應該參與投票,而非杯葛。

閃爍的希望
A flicker of hope

預兆也不全都是壞的。南非才剛罷黜了祖馬(Jacob Zuma)。卡比拉宣稱,西方世界要求剛果維持法律,是帝國主義的行為,而祖馬對此說法予以寬縱。(祖馬的姪子據報在剛果擁有石油利益。)祖馬的繼位者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誠實且務實。就像曼德拉被蒙博托厭惡,也加速了蒙博托的離去;拉馬福薩一定也被卡比拉厭惡。拉馬福薩對終結壞事物的談判很有經驗,包括種族隔離、北愛爾蘭的麻煩,以及祖馬的總統任期。他一定不會讓剛果回到地獄。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