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Mar 1st 2018

上個周末,中國從專制走向獨裁。習近平已是世界上最有權勢的人,而他讓人們知道,他將改變中國憲法。只要他想當,愛當多久就當多久 — 可以預期是終身的。自毛澤東後,沒有任何一個中國領導人如此公開地在揮舞權力。這不只對中國是個大改變,也是西方世界二十五年來,錯賭中國的鐵證。

在蘇聯解體之後,西方世界歡迎下個共產大國加入世界經濟秩序中。西方領袖相信,讓中國在如世貿組織的國際組織內擁有一席之地,將能讓中國融入二戰後西方基於規則建立的體系之中。他們希望經濟整合能鼓勵中國演變成市場經濟,變得更富裕後,中國人民會渴望民主自由、權利及法治。

跟把中國擋在外面相比,這是個值得的願景,也是本報所抱持的。中國達成的富裕程度,超出任何人的想像。在胡錦濤統治時期,你還可以想像這個賭注有了回報。當習近平五年前上任時,中國充斥著他會讓中國走向憲治的傳言。今天,這個幻想已經破滅了。實際上,無論是政治面還是經濟面,習近平都走向壓制、國家控制跟對抗一途。

習大大萬歲
All hail, Xi Dada

從政治面開始說。習近平利用他的權力,重申共產黨以及他個人在其中的地位。作為反腐行動的一部分,習近平剷除了潛在的敵人。他也重整了人民解放軍,部分理由是要確認軍隊對共產黨以及他個人的忠誠。他監禁了擁抱自由思想的律師、撲滅在媒體或網路上抨擊共產黨或中國政府的聲音。雖然民眾的個人自由相較之下還算自由,但他正在創造一個監控國家,隨時掌握不滿跟偏差。

中國過去對其他國家怎麼運作並不感興趣,只要沒人管它就好。但中國越來越把專制視為自由民主的對手。在去年秋天的19大上,習近平提供了其他國家「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習近平之後說,中國不會輸出這樣的模式,但可以感覺到,美國現在不只是中國在經濟上的對手,也是意識形態上的對手。

對中國融入市場的賭注則比較成功,中國整合進全球經濟中。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出口者,佔了全球超過13%的出口額。中國富有企業家精神、也非常創新,更擁有十二前全球前一百有價值的公司。中國為自己、為商業夥伴,創造了無與倫比的繁榮。

然而,中國並不是市場經濟,按照現在的進程,也永遠不會是。相反地,中國益發地用國家權力來控制企業。中國將廣泛的行業都視為戰略性企業。比如說,「中國製造2025」計畫,就打算利用補助跟保護,在十個產業中創造世界龍頭,包含航空、技術、能源,這些產業的產值,總共佔了中國製造業的近40%。雖然中國不再那麼明目張膽地使用商業間諜,西方企業仍抱怨中國國家贊助的企業,對智慧財產權的侵襲。在此同時,外國企業仍有利可圖,但卻有些悲慘,因為商業條件似乎永遠照著中國的意思走,舉例來說,美國的信用卡公司,在付款轉移到手機支付後,才獲准進入。

中國採用某些西方的規則,但看起來也同時拉了一條平行系統。拿一帶一路來說,這個承諾要對海外市場投入超過一兆美元的計畫,最終想讓馬歇爾計畫看起來像個侏儒。這個計畫的部分目的,是要發展中國充滿問題的西部,但也創造了中國資金網絡的影響力,幾乎涵蓋所有參與一帶一路計畫的國家。這個倡議要也求各國接受以中國為基礎的爭端解決方案。若今日的西方準則能挫敗中國野心,這樣的機制也許能成為另外的作法。

此外,中國也利用商業來對抗敵人。中國試圖直接懲罰企業;最近德國車廠奔馳,在未加多想的情況下,引用了達賴喇嘛的話,不得不為此道歉。中國也會懲罰他國的政府行為;當菲律賓挑戰中國對黃岩島的主權宣示時,中國以健康理由,立即停止購買菲律賓的香蕉。隨著中國經濟迅速成長,這樣的壓力也隨之增加。

這樣的商業「銳實力」,是軍隊硬實力的補足。在亞洲,中國像個區域超級強權,想把美國趕出東亞。除了黃岩島,中國還佔據了許多小礁岩、小島,並加以建設。中國投資軍隊、以及軍隊現代化的腳步,讓美國遭受懷疑,是否能保有長久以來在此的主導地位。人民解放軍還無法在戰鬥中打贏美國,但力量跟決心一樣重要。即使中國公開挑戰,美國也不願意、或無法阻止。

深吸呼
Take a deep breath

要怎麼做?在西方國家本身民主也遭受信心危機時,就已經輸掉壓在中國身上的賭注了。川普早先認為中國是個威脅,但只從貿易赤字的角度切入,而非視中國本身為威脅。貿易戰會傷害川普本來該保護的準則,並在美國與其盟友應同陣線抵禦中國霸凌時,傷害到美國的盟友。且無論川普如何抗議,他誓言「讓美國再度偉大」,要縮回單邊主義的味道,都只會助長中國的聲勢。

相反地,川普需要重新審視中國政策的範圍。中國及西方國家,必須要學著忍受彼此的差異。忍受今日的不當行為,希望參與能讓中國明天變得更好,這種想法不切實際。西方世界勉強自己接受中國的陋習越久,之後要挑戰中國時就越危險。因此,即使西方世界堅持所稱的普世價值,在各個層面上的政策都必須更硬。

為了對抗中國的銳實力,西方社會應要尋求釐清獨立基金會、甚至是學生團體,與中國國家間的關聯。要對抗中國對經濟實力的濫用,西方世界應對仔細審查任何中國企業對擁有敏感科技的國營企業之投資。一些組織捍衛西方世界所欲保存的秩序,西方世界也應該力挺這些組織。這幾個月來,美國妨礙世貿組織官員的會議。川普應藉由重新考慮TPP的會員資格(一如他曾暗示的),展現他對美國盟邦的承諾。為了對抗中國的硬實力,美國必須投資新的武器系統。最重要的是,美國應確保自己更貼近盟邦 — 這些國家眼見中國的決心,自然會把目光轉向美國。

現任強者以及新興超級強權彼此間的競爭,不一定會導致戰爭。但習近平對權力的渴望,讓產生毀滅性不穩定的機會增加許多。也許有一天,他會藉由奪下台灣來取得榮耀。記住,中國限制領導人的任期,是為了確保永遠不會再經歷毛澤東獨裁統治時期的混亂和罪行。西方當時賭的,不是中國最終變成一個強大而脆弱的獨裁政權。但一個強大而脆弱的獨裁政權,已成為那場賭注的結果。

原文

創作者介紹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清六
  • 萬歲習包子皇帝。
  • 范國
  • 歷史不斷重演,二戰前西方國家鄉愿以為向德國退讓,可以保全自己,但最後還是引起大戰,或許世界再毀滅一次是人類註定的悲劇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