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Jul 12th 2018

1995年3月20日的早晨,記者抵達工作崗位,卻看到辦公室外的人行道上,被中毒的通勤族占滿了。有的已失去意識,有些人正在抽搐或窒息,就像威爾弗雷德·歐文(Wilfred Owen)詩中的士兵一樣。到處都是穿著防護衣的人,上班族坐在附近的公園,嘴巴不斷念念有詞重複說:「實在太可怕了。」

這是日本近代史上最可怕的恐怖攻擊。奧姆真理教是個末日崇拜的邪教,該宗教在東京地下鐵釋放神經毒氣。他們目標是通往日本政府機關聚集之地霞關的擁擠電車。目的是要在官員上班途中將他們殺死,並加速世界末日。二十三年之後的7月6日,留著大鬍子的教主麻原彰晃以及六名同夥被絞死。

他是近代第一位真正的恐怖份子。正如卡普蘭(David Kaplan)與馬歇爾(Andrew Marshall)在「世界末日中的邪教(The Cult at the End of the World)」一書中指出的,真理教是第一個沒有國家支持大規模製造生化武器的團體。 「大學教育,機上一些實驗室的基礎設備,從網路上下載製作方法 — 首次有一般人能創造出不尋常的武器。」

麻原的追隨者包括科學家以及工程師,其中一位曾任職於武器製造商三菱重工,並幫真理教從中偷取機密。真理教在富士山附近的本部建造了一個武器工廠,在那裡儲存了足夠殺死數百萬人的沙林毒氣(一種神經毒劑)。只是因為剛好執行力不足,使得死亡人數只有十三名,另還有六千多人受傷。這些恐怖份子使用袋裝的液狀沙林,並用銳利的雨傘將其戳破。液體沙林需要時間蒸發跟擴散,這讓數千人有機會逃脫。這場攻擊,讓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擔心,有一天某個同樣擁有殺人能力、但執行力更強的恐怖組織,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結果 — 這樣的恐懼也導致了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

麻原的教義顯然很愚蠢。他擷取了佛教、印度教的片段教義,混了一些諾斯德拉達姆斯(Nostradamus,法國籍猶太裔預言家)預言,為自己增添威望,並讓信眾把終身儲蓄拿出來買他的錄音帶、書及指南。麻原在信眾身體衰弱之前指使他們做事,在信眾感到身體不適前要求他們喝自己的洗澡水,並要求信眾頭戴電極修行帽,說這樣他們將可以受到啟迪。他常預測世界末日是由沙林毒氣,或是美國對東京進行核武攻擊而造成。

在奧姆真理教最高峰期,大約全日本有一萬名信眾(海外還更多)。有些人會懷疑為,為何那麼多聰慧日本年輕人會落入這麼明顯的騙局?原本是在賣假藥的麻原彰晃,要求他的信眾靠水煮蔬菜過活,但自己則吃炸蝦天婦羅跟開著白色勞斯萊斯。社會學家推測,因為日本社會的空洞唯物主義,以及令人窒息的團體至上主義,讓身處其中的日本年輕人尋找代替品。大師的教誨可能是胡說八道,但當代日本社會「有辦法提供..更可行的觀點嗎?」焦慮的村上春樹如此問到。

恐怖分子偽君子
A terrorist Tartuffe

然而,日本人與奧姆真理教之間則沒那麼獨特。人類一旦富足到不愁吃穿,往往開始擔心生命的意義。魅力大師提供了解答。 「麻原大師就像佛陀一樣」,一位信徒在神經毒氣攻擊後告訴專欄記者。 「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感受到別人的痛苦,他可以教你逃避人類慾望所造成的痛苦。」

所有國家都有邪教,即使有受過良好教育,也不保證就能不受洗腦之害。 奧姆較使用的技巧 ー 將人們隔離在單人房中,讓他們生理受到壓迫、剝奪睡眠,把信眾剃光頭、要求他們拋棄舊身份,告訴他們將思想清空,並無止境地重複神秘的吟唱 ー 歷史上已被無數團體使用過,打破他們對於領導者抵抗的意志。他們一旦臣服,有時候信眾會犯下駭人聽聞的罪行:想想被吉姆·瓊斯(Jim Jones)殺害的兩百七十六名孩童、伊斯蘭國把異教徒溺死在籠子中,或是幾個世紀來以耶穌、阿拉,甚至佛陀名義犯下的暴行。

麻原一案中,日本最獨特的地方在於如何將其繩之以法。最初,奧姆真理教並沒有被制裁。由於過去軍事政權時期,日本政府有迫害虔誠教徒的紀錄。顧慮此點,日本警察單位長期以來對待宗教團體較寬容。即使一些證據指出奧姆真理教有綁架人、謀殺批評者的行為,也一直沒被處理。地鐵攻擊案發生時警察花了不少時間才準備行動,且只有部分人力是要阻止奧姆教。(警察廳就在離霞關不遠處。)

警察廳終於動起來時,他們以壓倒性的力量出擊。在地鐵攻擊案的兩天後,兩千五百位警力帶著鎮暴裝備、防毒面具及告密者進攻了奧姆教的數個基地。(一位發言人帶著嚴肅的臉說,他們在調查綁架事件。)他們以闖紅燈、偷竊腳踏車的罪名逮捕奧姆教信徒,並花了數周詰問他們有關麻原的下落。(日本法律規定起訴前嫌疑人可以被居留二十三天。)最後,日本警方在一個他們已經突襲檢查過好幾次的大樓夾層中發現麻原。

花了二十三年才絞死麻原彰晃。他的審判結果一點也不令人意外:日本法庭的定罪率超過99%,且實際上有滿屋的證據指向他。但他的一審還是花了七年 — 跟日本許多案件一樣,案件並不會在連續的日子中審理。2006年他的上訴被駁回,又花了另外十二個年頭才處刑,每天早晨他都不知道今日是否是他的行刑日。這是日本對待死刑定讞者的方式;即使是像麻原彰晃這樣的怪物,也不應該被如此對待。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