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Sep 15th 2018

中國資本主義辨識度最高的一張臉,是電商巨擘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以電商的規模來看,能與阿里巴巴相提並論的只有亞馬遜。1999年時,馬雲在杭州的一間小公寓中創辦了阿里巴巴,這是中國不凡經濟轉型的象徵。馬雲在本周宣布,他將在一年後離開董事會主席的位置,專心致志在慈善事業上。投資人對這份聲明的反應看起來還算冷靜。他在2013年就辭去執行長的位置;而阿里巴巴的股價跟2014年剛上市時相比,已上漲超過兩倍,這是全球最大的上漲幅度。但這也帶出了另一個問題:中國還有辦法創造出另一個跟馬雲相當的故事嗎?這個答案很明顯 ー 幾乎不可能。

有幾個非常好的理由可說明原因。中國本身的崛起就無法複製;當還是英文教師的馬雲創辦阿里巴巴時,中國才正準備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當時的人均GDP,以購買力平價指數(purchasing-power parity, ppp)來看,還不到三千美金;而現在是當時的六倍強。當時的網路,也還很年輕。當時只有不到1%的中國人能接觸網路,而在同個時間,有36%的美國人可以接觸到網路。隨著所得的增加、網路的普及,馬雲善用了這些優勢。

成千上萬的微商,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綻放。約有一百萬間店鋪在阿里巴巴的虛擬商場中交易。中國經濟朝向以消費為主的成長發展,阿里巴巴也推了一把。在類似美國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的雙十一購物節中,阿里巴巴僅在那天就完成了價值兩百五十億美金的銷售額(而美國人在黑色星期五僅花了五十億美金)。阿里巴巴改變了物流、金融以及零售業。阿里巴巴在去年,平均每天需要送出五千五百萬個包裹;旗下的螞蟻金服,在中國廣大的手機支付市場中,市佔超過一半。阿里巴巴的觸角之廣,讓許多新創公司決定與阿里巴巴合作,而非單打獨鬥。

但中國經濟結構、以及類似阿里巴巴的數位巨頭,產生的改變更多,政治上也有變化。阿里巴巴的成功,有一部分要歸功於馬雲與共產黨打交道的高超技巧。他與共產黨打交道時,同時培養了親密度及距離感(有次他談到政府時,他說「企業應當與政府談戀愛,但可別結婚」)。但在習近平的領導下,中國的政治制度對過大、過有破壞性的私人企業越來越有敵意。官方限制老闆們的自由,做出詭異的交易。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是一間於2012年成立的新創公司。這間公司被官方控制,並被迫下架其app。在被政府嚴厲抨擊後,跳動科技的創辦人發表了公開致歉聲明。而在此同時,螞蟻金服想與國營銀行競爭的渴望,也被金融監管機構阻攔。

中國把國內各行業的領頭羊,放在競逐全球高科技業野心的藍圖中。阿里巴巴的任務,是利用人工智慧來改善城市。透過國營的創投基金,中國政府對這些應屬於私有部門的企業挹注資金。不時有謠言指出,中國政府打算取得大型科技業的股權與董事席次。這使得中國越來越被各國懷疑,尤其是被美國懷疑。在川普勝選後,馬雲是第一批能向他祝賀的人之一;今年,美國以國家安全理由,禁止螞蟻金服收購匯款公司MoneyGram。現實永遠更複雜,但馬雲擁抱著一種意念,認為中國是市場導向、是開放的。而這個意念已漸漸模糊。

靈活的馬雲
Jack be nimble

這並不是說中國的企業以失望、失敗坐收。事實上,馬雲的遺產之一,是讓整個文化轉向更珍惜新創公司。他的個人魅力、草根性的建議,讓他在中國企業家圈中,贏得類似神祉般的地位。從生物科技到電動車,創投基金向數百間新創公司挹注資金。小型私人企業會繼續蓬勃發展。

但在今日,很難像馬雲在二十年前一樣充滿破壞性。部分原因也是歸咎於他的創造太過宰制一切。但最大的的阻礙,還是在中國的統治者身上。共產黨在其認為重要的行業上,過早地想在發展階段發表指導意見。而結果就是,中國很難再看到一個能與馬雲匹配,具有勇氣又生氣勃勃的企業領袖。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