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Dec 18th 2018

中國蘭州號驅逐艦的一名水手在9月30日那天,在無線電頻道喊著,「你正行駛在危險的航路上」、「如果你不改變航線,將遭受嚴重後果」。蘭州號加快速度,並超越了當時正在南海島礁(中國、菲律賓、越南都宣稱擁有主權)一帶進行「自由航行行動(五角大廈的用語是freedom of navigation operations,FONOPs)」的美國驅逐艦迪凱特號(USS Decatur)。迪凱特號堅稱,「我們正進行無害通過」,並響了五聲短促汽笛來警告越來越靠近的蘭州號,最後兩艦在41公尺的近距離掠過。「他們試圖把我們推離航線」一名美國海軍在講述事發時的影片如此說。若蘭州號判斷錯誤、撞上迪凱特號,有可能會有人命的損失。

如果兩船相撞,美中會怎麼反應?美中之間曾發生過幾次這樣令人感到緊張的船艦、飛機碰撞事故。過去的紀錄不太令人放心。時任第七艦隊副情報處長的James Fanell說,他無法忘記2009年時,接到報告說美國海軍一艘不帶武裝的研究船無瑕號(USS Impeccable),在海南島附近海域遭到中國船艦包圍之事。

美國人擔心普韋布洛號(USS Pueblo)事件會再度發生;這艘船在1968年被北韓軍隊擄獲。2001年時,EP3偵察機在海南島附近與中國空軍擦撞、緊急迫降後,機組人員被拘留11天。一位當時在無瑕號附近,準備調動船隻支援的上將問說,「我們準備好要讓中國人登艦了嗎?」根據Fanell的說法,對峙事件能夠結束,是因為一位派駐在北京的美國外交人員,在週日騎腳踏車時接獲通報,緊急回到大使館並設法聯絡到了他的中國窗口。幸運的是,那位窗口似乎是對的人。

無暇號事件後的十年,美中的船艦、飛機在亞洲水域上,接觸的風險更大。中國在南海充滿爭議的礁岩上動工,並把那些島礁變成軍事基地。美國已持續進行自由航行。兩國軍隊仍然未做好準備,無法化解任何意外危機,或避免軍事行動可能造成的誤解。

中美國防部之間的關係,並不像之前那麼崎嶇不平。過去往往最需要溝通的時刻,聯繫卻斷了 — 比如說1996年的台海危機、1999年美國誤炸貝爾格勒中國大使館事件,以及2001年的EP3偵察機事件。在那之後,就比較不常中斷了。部分原因是因為自那之後,就比較沒有這類規模的突發事件,但另一方面也歸功於美中軍方也努力讓關係穩定。2012年習近平上台後,雖然往南海發展,但也要求官方強化與美國對口的關係。

這催生了一些重要的協議。2014年,美中共同為「海上衝突回避規範(Code for Unplanned Encounters at Sea, CUES)」背書,過去中國並不同意此事。2014、2015年交換的備忘錄,則為與雙方船艦、飛機接近時,制定了更明確的規則。除此之外,也禁止飛行員從機艙內做出「不友善的手勢」。2011至2013年間常見的美國軍機被中國軍機攔截的情況,在2014年變得很少見。去年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哈里斯上將說,「海上、空中部隊彼此遭遇時,大體來說是安全的」。但迪凱特號事件說明風險仍然存在。



一個可以減少此類事件發生的機制是二十年前簽署的「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協定」。這個平台讓雙方的中階軍官,得以對發生的事件闡述自身觀點。一些美國官員抱怨說,這個場合淪為中國背誦政治觀點的地方。但多數人肯定這個協議有其價值。

請留言
Please leave a message

更緊急的問題,則有2008年建立的國防直通電話。曾擔任駐北京美國武官、美國智庫「國家亞洲研究局(The 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的Roy Kamphausen說,這並不是熱線。相反地,其實這是一個「我可以時會盡快打給你」的電話線。使用這個國防直通電話的程序已在2015年簡化,但美中官員仍用傳真給對方,在上面寫上我方要求及安排電話會議等事項,這可能耗時數日。

雙方的軍事制度,成為兩國試著溝通時,最根本的障礙。Kamphausen說,美國的方法是從底層往上建立信賴關係,而中國則是「贏得上面的信任,往下傳遞。」即使美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可即時與他的中國對口溝通,要解決危機,還是得採取其他步驟。因為中國海軍司令在未獲得政委同意時,不能採取行動,而那位政委可能也要諮詢其他人。

在貿易及其他事件造成情勢緊張的此時,要更認識對方是件困難的事。美國參謀長會議聯席主席Joseph Dunford上將去年造訪北京,原本想發起高階軍官的定期會晤機制,「中美兩軍聯合參謀部對話機制(Joint Staff Dialogue Mechanism)」,但第二次會晤都還未進行。在美國因進口俄國軍備而對中國軍事單位實施制裁之後,中國喊停了今年的會晤。

之前曾是美國國防部亞洲事務負責人、現於新加坡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任職的Drew Thompson回想,他曾聽過一個說法,與中國的軍事對話,就像是看著油漆漸乾。「其實我發現,更像是中式亮光漆,在一層外面又塗上一層。最後看起來很漂亮,但過程又緩慢又痛苦。」但另一場危機可能早在這個漆塗完前就已爆發。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