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st Feb 9th 2019

如果中國統治者真的決定要侵略台灣 — 一種嚴峻但並非不可能的前景 — 他們會必須要知道兩個問題的好解答。第一個問題是,解放軍會贏嗎?台北的共識是,目標接近但不是「100%確認」能贏。第二個問題則是,台灣人民會屈服嗎?

中國領導人對台灣人的意見耐心有限。表面上,中國領導人提供給民主台灣的條件很寬厚。在「一國兩制」的口號之下,他們承諾台灣能保有很大程度的自治,且能進入中國的廣大市場。國民黨在國共內戰失利後,退敗到台灣,當時他們希望只是短暫的流亡。前述的條件,還伴隨著分離七十年後重新團聚的甜言蜜語。不過中國仍表示,會使用武力來阻止所有正式獨立的訴求。

中國的樂觀主義者說,時間是盟友,因為台灣的人口老化、經濟成長趨緩。本專欄最近造訪台灣;的確,中國閃閃發亮的沿海城市,讓台灣八零年代的摩天大樓顯得老舊。但搖滾明星、隸屬台灣傾獨的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說,時間也同時是中國的敵人。林昶佐引述民調說,台灣年輕人越來越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且認為中國是另一個國家,儘管喜歡在那邊做生意。

擁抱祖國,不然...
Embrace the motherland, or else

說實在,對許多台灣都市的年輕人來說,中國的提議真是毛骨悚然。實際上,他們聽到的是,要他們與嚴厲的表兄弟結婚,而這場婚姻是數十年前安排的:「我現在很有錢,讓我珍惜你吧 — 不然我就殺了你。」

台灣人的蔑視,也許會讓中國領導人憤怒。但他們並無法安全地忽略此蔑視。中國的任何勝利,都必須非常迅速,要讓台灣的反抗意志破滅,也因此讓美國的救援變得沒有意義。台灣的安全專家對於所恐懼之事非常坦白:大眾心理崩潰。比如說,在首幾波中國導彈攻勢消滅台灣大半的防禦,或是摧毀石油、天然氣站後失去電力供給的情況。那問題就會變成,中國贏得勝利的隔天會發生甚麼事?政治人物預測,台灣的幾座大城市將發生大規模示威行動。中國會派坦克來征討憂鬱的新領地嗎?

唉,中國已關閉回答這些問題的途徑。共產黨高層咆嘯說,他們只跟同意「台灣屬於中國一部分」的台灣人交涉。這就排除了蔡英文總統以及其所屬的民進黨。民進黨稱,他們執政的這個島嶼,是個擁有自身權利的國家,雖然民進黨也試圖隱藏他們真正想說的話以免危機發生。中國在蔡英文於2016年勝選後,就試圖排斥民進黨,想告訴台灣選民,民進黨的統治帶來痛苦及孤立。政府對政府的接觸,僅被侷限在某些技術性議題上,比如說空域管制、食品安全以及某些警察方面的合作,比如說遣返潛逃的殺人犯。訪台遊客銳減、短期交換學生的減少,都源於中國的壓力,雖說目前還約有三千五百名中國學生在台灣準備取得學位。即使是親民進黨的學者也被放入黑名單,不得前往中國,中華大學的曾建元教授是其中一人。他補充說,他認識數十年的中國學者,現在也被禁止與他聯絡。曾建元說,「我很擔心這種情況,因為如果中國政府只聽到想知道的,他們永遠無法了解台灣」。

中國也聽從國民黨保守派的訊息,這些保守派支持與中國更親近,雖然也許不是要統一。目前大約有三十七萬大陸人跟台灣人結婚,定居於此。那些人投票傾向偏向國民黨;同樣地,幾乎隨時都有一百萬台灣人在中國,包含四十萬長期居民。傳說中國官方會提供經濟紅利給為統一背書的台灣商人。

國防外交委員會的民進黨王定宇立委說,中國情報機關,透過在台的「一萬至十萬名」代理人及消息來源收集情報。他估計,只有不到五千人是專業間諜。中國的消息來源可能是在中國南方活動的台灣黑道,或是希望獲得好處的台灣商人。王定宇警告說,中國也許從這些人無法得到太多的資訊。(他指出,當他問台灣情報人員有關中國的事情時,無法得到令人印象深刻的情報,也許是因為這些情報人員不相信立委,或是他們「完全不知道」。)

一個很大的危險是,這樣的忽視可能會導致失去耐性。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有超過一百四十名學生,來自兩岸。廈門是個美麗的港市,與台灣有著地理及文化連結。陳先才教授說,許多來到這個研究院的學生,對對方所知甚少。大陸學生指出中國的強項並問:「為何我們還沒統一?」而他的台灣學生則反問:「你們急甚麼?」該學院的學者秉持專業精神,常造訪台灣進行田野調查。陳教授於2017年時,在台灣研究院中開設民進黨研究中心。但他避談這個研究,說這個研究中心專注於建立學術論文數據庫。儘管如此,他有時會受到網路民族主義者的譴責。他們認為民進黨應該被「消滅」,而不是被研究。

余姓台灣學生來自傳統國民黨家庭。她希望在中國工作,但仍然感嘆她那些接受沙文主義教課書、受審查新聞內容的中國同學,無法理解為何台灣人會支持民進黨或反對統一,堅持台灣人只是想羞辱中國。余同學認為台灣人只是想保有自由。當談到政治時,她通常由「我們」起頭,但難過地發現自己最後用的是「你」跟「我」。

原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lkj24 的頭像
mlkj24

mlkj24

mlkj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